笔趣阁

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是从医院跑出来的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女人的话一出,司马洛就拉长了脸,他怎么说也是风度翩翩,俊男一个,竟然被这个女人说成了不顺眼,他哪里不顺了?

    萧秋风感受着四周环境的压抑,并不想惹上这种麻烦,但是这个女人很显然的自来熟,让他心里微微的留意了一下,她想干什么?

    “小姐,你去哪里,我们送你。”既然都上车了,不管如何,礼貌上,他都需要问一声。

    但是女人的话,让两个男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去你家,住几天吧!”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,连眼珠子也没有动一下,脸上随意的表情,好像说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而且语气就像是他们是很熟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司马洛看着萧秋风有些怪异的眼神,讨好的说道:“小姐,不如去我家住几天吧,我这位老大的家里,可是有母老虎,免得惹误会。”

    这位司马公子还真是不怕危险,陌生的女人也敢往家里带,不过说实在话,这个女人看起来,好像在哪里见过,也许只是要是漂亮的女人,大多男人都会这么想的,梦中见过。*****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你确定你没有说错?”萧秋风问道。

    女人转头看了他一眼,有些疑惑的眼神,反而好像觉得萧秋风有问题,然后点了点头说道:“是的,你没有听错,我说去你家住几天,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小姐,但是去我家之前,我能不能问问。你从哪家医院里跑出来的?”半夜三更的在高速上压马路,而且很随便的与一个陌生男人回家,这并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她不像是有神经病吧!”这样漂亮地极品美女如果是白痴或者神经病,他司马会遗撼终生的。

    卓凝雪并不太懂萧秋风的话,此刻却从司马洛的问话里领悟到了其中的意思,一下子整个人都转过身来,冲着萧秋风就骂道:“王八蛋,你才是神经病,你才是从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。你们两个都是,混蛋,我被害得这么惨,还不都是你害的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心里暗暗的叫道:“又不是我说的,你骂归骂,干嘛扯上我啊!”

    萧秋风隐隐的有种感觉,这个女人好像认识他,但是把所有地记忆翻动。**他可以发誓,这个女人,他一定没有见到过,如此极品的女人,只要见过一次,就不会忘记,这一点,只要是男人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小姐,是不是我们这位老大泡了你。然后又抛弃你,你回来报仇来了?”

    对司马洛投去了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,卓凝雪此刻真是又累又饿又困。没有空与他们扯嘴皮子,说道:“我不认识你,但是听说过,你叫萧秋风是吧,我好像认识天颜悦,你们不会不认识天颜悦吧!”

    “你-------”司马洛又想再问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又累又饿又困,没空回答你的问题,而且我也不想回答你的问题,萧秋风,我们回家。你有问题,等我吃饱了再问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撇了撇嘴,***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,明明是他看中的妞,转眼就拉着秋风这丫的回家了,这样地美女与男人回家,明天铁定就没有剩下的。\\\

    偷偷的对萧秋风送出中指。浑然就不知道。如果刚才不是萧秋风的车子挡住了枪口,他也许会变成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是一个有太多问题的人。但是既然这个女人知道天颜悦,而且知道天颜悦是他的女人,估计还真是有些来历,也许她的说真的,行礼真的被人给抢了,不过这种倒霉事也能发生,相信这女人也并不太聪明。

    “不要送我了,你们回去好好的沟通吧,老大,记住,你欠我一个妞,下次有合适地,一定要留给我一个,这个就当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------”也许是遇到的倒霉事,让卓凝雪没劲叫骂,只是吐出了两个字,靠在座靠上闭眸养神,不过想想也挺走运了,走投无路的时候,竟然碰到这个男人,这一次,她一定要好好地看看,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不一样。^^  虽然不认识萧秋风,但是平日里听到关于他的事,却已经够多,反正也没有地方去,就暂且相信秋雅姐一回,把这个男人当成君子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过了十二点,实在应该是睡觉的时候,萧秋风的车子一停,卓凝雪就已经自己下了车,四处展望,然后有些怪调的叫道:“你们萧秋风果然是有钱,难怪住的地方这么奢华。”

    每次只要萧家有事,义父都是把好处留给他们,说不定,这里就有她的一份功劳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萧秋风没有理会她的话,这个女人如此神秘,既然把她带到萧家来,他当然要审问清楚,等下还要让天颜悦出来认一认,不要真的带了一个从医院跑出来地人回来,虽然萧秋风也知道,这个机率并不太大。

    女人似乎也不太理会他的话,问道:“天颜悦有没有在这里,或者柳嫣月也行,反正与你在一起,总归是不太安全,谁知道你是不是人面兽心,色中饿狼?”

    萧秋风差点一脚就踢过去了,丫的,他要是大色狼,半路就把她先奸后杀了,还用得着把她领到家里来。^^

    灯开了,厅里走出了一道身影,披着长衣下的身态有几分慵肿,却正是田芙,这也是一种习惯了,只要儿子外出,就算不说,她也会默默的守到很晚,如果没有人的声音,她估计在看到萧秋风回来的时候,就已经悄悄地回房了,但是这种声音,让她很是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这半夜三更地,回来了不去休息,在与谁说话?”

    “妈,你还没睡呢,这么晚了,快去睡吧,没事,我刚才在路上捡了一个女人,正准备让玉婶来安排她呢?”

    田芙听到这话,所有的睡意一下子散了,在路上捡了一个女人,这儿子真是地,哪里都可以带女人回来,不会是哪里的夜莺,被儿子带回来了吧,这可不能被嫣月与凤兮她们看到,不然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卓凝雪随在萧秋风的身后,从阴暗处走了出来,田芙定眼一看,也惊了一跳,这个女人长得真是漂亮,也难怪儿子会把她带回来了,简直一点也不比家里的几个媳妇逊色。

    但是再好的女人,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带回来,何况还是不清不楚的。

    “小风,这位小姐是谁啊,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------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位就是萧家伯母吧,伯母不要误会,其实我只是受人之托,来探望你的,秋雅姐说是你干女儿,不知道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林秋雅?”田芙也有些愣了,这女人认识秋雅,应该不会是坏人吧!

    而这一刻,萧秋风终于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一见面,就有种熟悉感,好像在哪里见过,这并不是男人看到女人都有的特征,而是他确确实实的见过,只不过见的是她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是卓凝雪?”萧秋风轻声的开口说道:“你就是东南三花之一的郁金香卓凝雪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一说起林秋雅,当然就让萧秋风想到大伯,但是能与大伯熟悉的人并不太多,而上次凤兮曾经说过,郁金香当年就与大伯有过交集,那张照片虽然是她大学时代的,但那种神韵,却还是印入他的心海,只是刚才一时没有想到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你其实很聪明的嘛,我还想等见到了颜悦再告诉你,没料到你已经猜到了,你应该有搜查过我的资料吧,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啊!”

    这女人说话,真的太直了,直得让萧秋风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真的是朋友,卓小姐,快请进,不好意思,我刚才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进厅,楼上就响起了很是轻柔的脚步声,柳嫣月与凤兮已经并排着走了下来,自从那一夜,现在大家都已经接受了同宿一床的羞涩,反正为了完成自己身为媳妇的责任,她们也霍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从出现的那一刻,眼睛就盯在了卓凝雪的身上,一股浓浓的惊奇神色,浮现在她们的脸上,因为这一次萧秋风带回来的,的确是一个不同凡响的女人,那傲人的姿色,似乎并不比她们差分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