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十六章 金融风暴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有些事情平日里没有人注意,但是一旦真正的去研究,却有很多的发现。

    舞看着两人的资料,隐隐的感觉,这在人们眼中纨绔的四大公子,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,相反,他们很聪明,隐藏得太深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突然对这一次的东南之行,充满了一种忧虑,这里的水很深,要找查到那组ID,又不让任何人发现,估计很困难。

    “影,你在哪里,知道我在苦苦的追寻着你么?”

    双手托着脸,舞陷入思念的狂潮,在意识之海中迷失了思绪。

    时间已近六点,快要下班了,萧秋风正在仔细的审阅着上一周的发展模式图,看着那上扬的绘线,集团业绩与利润很是不错,门口却突然的响起了清脆的脚步声,穿高跟鞋,凭着声音就可以判断出来,应该是女人,接着,敲门声响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门被人急切的推开了,柳嫣月一脸焦忧的冲了进来,跨步虽小,但是步行及快,似乎有小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总裁,出问题了,刚才我收到市场金额部传来的消息,今天有三大基金对风正集团的股票进行冲击,到收盘一刻,我们损失了将近十三亿。”

    “十三亿?”萧秋风也是一惊,自他这三个月将风正集团改革之后,工作模式越发的适应,利润也由以前的八百之十二上升到百分之十八,这十三亿,可是他数个月的努力,一下就泡汤了。

    心中不由一怒,喝道:“这么重要的事,为什么我没有收到消息?”

    柳嫣月连忙说道:“风正股票一向很平稳,而且这三大基金似乎是有某种默契,整个过程只有半个小时,金融师想狙击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召开金额部紧急会议,嫣月,你也参加。”

    连想都没有想,柳嫣月点头应是,马上出去通知了,风正集团出了这种事,她真的很担心,为那个总裁担心,他真的会在一年之后,被赶出去么?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总管理室会议大厅里,出现了十几个人,这些除了三个金额部的经理,其他的都是高级理财师,负责风正集团储备基金的运作,而有几个,更是股票操作的高手,被风正集团高薪聘请的。

    “总裁,三大基金这一次相当的联合,他们在五点三十分开始攻击风正的股票,一连抛出了超过两百亿,我们虽然有超过五十亿的后备资金,但是连投入的机会都没有,股票就下降了百分之十,如果没有料错,明天早上开盘,这个势态还将更一步的扩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总裁,如果股票落差达到了百分之三十,我们风正集团的股票大盘,有可能全部崩溃,那样后果不堪设想,这一次三大基金联手,来者不善良,所以我们一定要准备充足的资金,应付这一战。”

    对股票,萧秋风并不精通,但是一般的运作程序还是知道的,三大基金这一次的联手,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,而且相信与当日的绑架事件有关,那个人已经开始对付风正集团了。

    接着,那些高级操盘手,都已经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,像这种庞大资金的运作,对他们说,每一次对垒,都是如打仗一般。

    柳嫣月一直没有说话,待到这些人议见都发表完毕,才开口问道:“谢经理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谢东,金融部的最高主管,也是在东南最为精明的理财师与股盘操作手之一,加入风正集团六年来,为集团带来了丰富的利润,在这方面,他的意见,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而他,却是刚才唯一没有开口说话的人,他一直在沉思。

    听到柳嫣月的问道,谢东抬起头来,五十岁的年纪,身材偏瘦,戴着一副眼镜,显得很是犹豫的样子,脸上更是多了几分沉重。

    “副总,今天这只是一个前兆,说实在话,明天我没有必胜的把握,虽然只有半个小时,对方却是有统畴的规划,而且他们的操作手实在精明,如果我没有猜错,他们一定有拥有国际上高明的捞手。”

    捞手,是一种喻称,但是这里的人都能够明白,所谓的捞手,就是国际上一些着名的操盘手,接受邀请,为公司进行一次股票的运作,然后赚取其中差价比例生活的人,这些人,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他们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,就会闹得狂风暴雨,破釜沉舟,往往用尽一切手段,让对手全军覆没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所以捞手,也是杀手的一种,而是最没有人性,让人自毁生存希望的一种。

    “现在公司还有多少可以拿出运作的资金?”萧秋风轻轻的开口,打断了所有人的沉思。

    那中年财务女经理兰芳马上回到:“总裁,现在帐户上还有一百五十亿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经理,这是你明天可以动用的全部,我不论你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保护风正集团股盘的正常运作,就算不能打败他们,也需要守住自己的阵地,如果连这点也做不到,你明天早上可以把辞职书交到我的桌上,明白么?”

    解释得太多,萧秋风并不想听,他要的是结果,如果身为操盘手,却连集团的股票都掌控不了,那还留着有何作用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冷冰语调,让谢东心里惊了一跳,也许是在这里的太平日子呆得太久了,他已经没有以前的冲劲,此刻连话也不敢再说,但是很明显的,那种压力,已经让他不堪,额头上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总裁,一百五十亿比起三大集团的联合,实在并不算多,但是如果交给我,我可以向你保证,不管三大基金投入多少,我一定可以稳住三天,总裁,我的能力只能做到这里,如果三天后,三大基金还有大批的投入,那么就需要追加更多的金额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一个很年青的操盘手站了起来,身上带着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韧劲,眼里充盈着渴求,希望有一个可以表现自己的机会,他也知道,这个机会,生死也只是在一瞬之间。

    但是人生如果能这一次的机会,那死也死得其所,没有遗撼了。

    “冷锋,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,你进公司还没有一个月,连最基本的都没有弄清楚,还敢在这里放大气,这是一百五十亿,不是一百五十块,你最好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马上,另一个中年的操盘手,有些冷冷的开口,语气里很是不屑,这种机会谁都想有,但是一百五十亿的重担,却不是每个人可以有勇气挑起来的,他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你叫冷锋?”萧秋风看着他,审视着,嘴里淡淡的问道,虽然不知道这人有如何的才能,但是那种勇气,总是比较让人赞叹,在萧秋风的眼里,这个年青人,比谢东有用多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总裁。”这一刻,冷锋没有年青人的含蓄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有这么大的自信,我可以把这个机会给你,只要你守住三天,金额部经理的位置就是你的。”既然谢东已经老了,这个职位的确需要换换人了。

    冷锋深深的吸了口气,眼里有着坚决的光彩,此刻从萧秋风的身上抬起头来,扫过了这会议室里的所有人,朗声的说道:“如果我失败了,我会从金融室的四十六楼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惊,知道这个年青人,说的并不是狂语,从他的眼睛里,他们都可以看得出来,他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谢东悠悠的叹了口气,却突然笑了笑,他知道,他真的老了,有些事,的确需要年轻人去做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早,当萧秋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桌上已经多了一封辞职信,谢东的辞职信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不能胜任,的确有几分自知知明,萧秋风心里的火气散半,并没有立刻签下,而是想到,虽然金额部这具有挑战性的职位,他是无法胜任,但是集团旗下那么多分部业务,总会有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调调职就好了,想想他年纪也不小了,再想找份这样的工作,估计也不容易了,他也需要养家糊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