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九十二章 每个人,总有些秘密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凤兮醒了,柳嫣月也醒了,但是她们皆闭着眼睛,不是不想起床,而是羞得不敢彼此面对。

    萧秋风左拥右抱,当然无所谓,看着两女那装作的表情,他很爽快的伸了伸懒腰,戏笑的说道:“看样子今天天气不错,干脆呆在床上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夜的羞涩,却还未够,二女哪里还受得了,凤兮最先的睁眼,慵懒的风情里,带着妩媚生香的体态,眸扫而瞪,嗲声喝道:“昨夜,我的脸都丢光了,你是不是这大白天的,也不准备放过我们啊!”

    天柳嫣月也不好意思再装了,羞愧的看了同样赤身**的凤兮一眼,道歉的说道:“凤姐,对不起啊,都是为了我你才变得这样的,放心吧,只有三个月,真的只有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柳嫣月还没有清醒,凤兮有些无奈的摇头,这个嫣月妹妹,也太好骗了,有了这第一次,第二次第三次,也就不奇怪了,何况是三个月,唉,这上一辈子,她们姐妹真是欠这个男人的。

    顾不得羞涩,眼看天色大亮,二女一边抗拒着萧秋风的搔扰,一边穿衣起床,花色飘香的两具各俱特色的身体,**裸的在眼前展现,光是这种欣赏,就已经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但是柳嫣月与凤兮却没有想到,在门口,四个小丫头站在了一排,等她们逃避萧秋风的魔手侵占,开门出房的时候,她们已经齐声的叫道:“凤姐、嫣月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、你们怎么都在这里?”嫣月有些惊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施艳狡猾的说道:“我们是来请两位姐姐吃早餐的。伯母已经等很久了,没有想到凤姐也在房里,大家说奇不奇怪?哦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凤姐与月姐是好姐妹嘛,一起聊聊天,谈谈风花雪月,是很正常的事啊!”林玉环也开口。很随意的应道。

    昭慧叫道:“喂,你们也太老土了吧,难道不知道什么叫3么?就是不知道萧少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昭慧,去帮月姐收拾一下床铺,你不是一直最勤快的。”玉婵地话一落,那一向最懒的昭慧已经准备开房门了。

    凤兮与这些小丫头相处了多年,哪里不明白她们的性格。见她们联合起来戏弄自己两人,就知道这一切,估计已经被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小慧,你真是勇敢,大姐支持你,你进去吧,说不定今晚就会变成了4P了,只是声音不要叫得太大了,影响我们吃早餐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昭慧一听,真是被吓到了。这羞人的事,她可不敢干,一推身边的施艳说道:“艳姐。这种光荣的事,当然由你去做,去吧,去吧,你作了这么久的准备,应该也差不多了吧!”

    柳嫣月似乎也明白了凤兮的意思,竟然放下了心中地拘谨与紧张,拉着凤兮的手,已经笑道:“要不然,你们一起进去吧。几位小妹妹,勇敢一点,我们就不当电灯泡了。”

    林玉环看着三个姐妹一齐望着她,立刻笑道:“不要看我,我是不会进去的。”然后很小声的说道:“萧少说过了,今晚会来找我,我才不会自找没趣呢?”

    三个小女人。终是没有人敢进去。因为凤兮的话真是很有威胁性,这样私进萧少的房间。要是被他抓了个正着,说不定要赔了夫人又折兵,那才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几女下了楼来没有多久,萧秋风下来了,看着一脸兴趣的几个小丫头头,很是有些婉惜的说道:“施艳,你们几个胆子真是太小了,刚才我还以为占占便宜呢?”

    众女的谈话,他当然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占我的,人家还没有成年呢,萧少,要占就占艳姐地吧,她都二十三岁了,真是思春的时候,保证她不会反抗,也不会喊救命的。”

    最小地昭慧一向不择言的,但是这话一出,全场皆惊,施艳已经追着她就戏闹,早餐尚没有进肚,但是众人心里已经满都是温馨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的融合,此刻萧秋风可以全心的对付林家,大早,他就已经收到了很多有用的情报。****

    林太爷这一次,看样子下了老本,再一次结集了林家强大的资本,当然也发现了上次林北民亏损的帐目,但是对萧家的愤怒,已经让他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,打败萧家,此刻是第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林家一向是东南的商业航标,林太爷地这些动向,早就引起了很多商人的关注,现在东南,已经有些风云涌动的势态漫延。

    “嫣月,你也让人散布出去,这一次萧家与林家,会是不死不休,同时让冷锋加强攻击,不要让林家有歇气的机会。”既然林太爷这般的努力,不玩大一些,也不够格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柳嫣月点头,有了三虎小秘书,什么样的八卦都可以满天

    萧秋风又看向了凤兮说道:“凤兮,你可以动手了,顺便监视一下,与萧家关系密切地人,只要他们有异动,这一次,就一并铲除,也可以一劳永逸了。”

    凤兮也冷冰地点头,对萧家不利的人与事,她当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萧家地消息一放出去,整个东南的局势就变得很是诡异起来,萧秋风与林家,哪个都不太好惹,先前答应过林太爷的人,开始纷纷的退缩,大家又不是傻子,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谁愿意干。林家人第一个倒霉的当然是林凯跃,相对来说,林北民虽然自私自利,生平最大的心愿就是赚取巨额利润,但没有林凯跃这样浮躁,喜欢流连烟花之地,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话,从来都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他的两条腿已经断了,而且是终生粉碎性的骨折,不用睡在床上,不过轮椅是有得坐了。

    对所有的人来说,林家已经是敌人,因为林家是萧少的敌人,对敌人,不需要手软,何况像林凯跃这样的人,仗着林家,已经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,此刻有机会教训他,当然没有哪个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连同陪他一起的八个保镖,也一起被废。

    扬州的警察收到消息,赶到现场,也只是收拾残局,这种打架斗殴的事,致人伤残,本就很难处理,现在更是连一个证人也没有,这种事,哪个吃了撑着,没事找事作证的。

    “太爷,太爷,是萧家干的,一定是萧秋风干的,我要报仇,我要报仇——”抱着没有知觉的双腿,林凯跃不敢接这个事实,痛声大哭,或者只有这种痛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时,他才知道什么是痛。

    以前,他也打伤过不少人,但都只是花钱就摆平了,根本就没有放到心里去。

    林太爷枯瘦的老手紧握成拳,发出“咔咔”的声响,昨天联盟的几家有实力的集团,今天已经退出了,他也没有想到,这些人一听到要对付的是萧家,就已经有些畏缩,而且劝说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这种事和解最好。

    就凭萧家高傲气势凌人的态度,他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,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林家,才是东南商业霸主。

    “老爷,京城来电话了。”老管家伍伯轻轻的走了进来,禀报道。

    林太爷一惊,然后一喜,喝道:“北民,好好的看着凯跃,你也小心一些,这几天没事不要外出了,你们放心,萧家蹦不了多久,我会让他们连本带利,一次利还清的。”

    京城里来的电话,当然非同一般人,这个是林家的秘密,或者整个林家,也只有林太爷才知道,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,他不会索要这份人情。

    “说吧,想让我帮你做什么?”一种很冷漠,但高位者气势横生的语调,从电话里传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林太爷,也变得很是恭敬,不敢有稍稍的放纵。

    “东南萧家,我要你帮我对付东南萧家。”林太爷也没有掩饰,马上就提出了条件,这二十多年前的一份人情,今天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声音又传来:“又是萧家,老林,你果然是有些老糊涂了,知不知道萧家究竟有多大的力量?如果有那么容易对付,何须等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以林太爷气做的个性,别人的话他可能不信,但是这个人的话,他却不能不相信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才知道,原来他一直都小看了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