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九十一章 生孩子的办法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件事,之前的时候,萧秋风自己也不知道,但是看了大伯给的那套萧家龙变三绝心法之后,他才明白,步入先天之境的高手,气劲与筋脉处在一种炼化的阶段,所以连身体里孕育的生命精华,也全被吸收成能量,根本无法让女体受孕。

    而现在,修练龙变三绝,还有武之魄的触动,他已经步入无锋之境,这样想要让女体受孕,就可以自我控制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两女沉闷的表情,萧秋风心里升起了一种邪念,其实只要两女身体正常,想要让她们受孕,现在对他来说,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走进了卧房,故意的发出脚步声,两女惊叫,一人叫老公,一人叫风,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怎么从这里进来,你去做贼了?”柳嫣月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,拉住萧秋风的手,左看右看,好像有些担心,这个男人是不是跑出去做采花贼了,现在住在萧家庄园的,可不仅仅是她与凤兮,还有林玉环几女与小妹。

    凤兮也站了起来,一脸的狐疑,问道:“老公,你不会真的去当采花贼了吧,怎么,没有得手,还是小悦妹妹害臊没有答应啊?”

    萧秋风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你们还真是会想,我有这么坏么?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不止啊,老公。”柳嫣月一笑,有了几分婉柔的温情脉动。

    萧秋风用手捏了捏秀丽的小鼻,说道:“嫣月,我白天的时候,发现你好像不太高兴,所以想过来看看,从这里过来。不是挺方便的,所以就懒得敲门了,当然,顺顺采采花。也是少不了的,世上还有比你们更美的鲜花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说话就是这么不正经,老公,刚才你是不是听到我与凤姐说话了,我们正担心着呢?”柳嫣月一想起这种烦心事,就已经没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咱们再努力努力,一定会有地,老公向你保证。”既然两女都渴望到如此地步。萧秋风觉得应该满足她们的心愿。

    一旁的凤兮很是媚态风情的望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好了,嫣月妹子,你们继续努力,我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柳嫣月羞涩地投到萧秋风的怀里,春意萌生,凤兮又不是傻子。这个动情时刻,她当然知道要给他们独自的空间了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却已经叫道:“凤兮,你今夜可不能走,不如一起陪我吧!”

    腰间的软肉已经传来手掐的疼痛,不用说,怀里的柳嫣月反对了。

    凤兮一惯的风情与嗲柔,也只有在萧秋风的面前无所顾忌。当然很是爽快的挑逗道:“老公大人,如果你想让我留下来,那当然没有问题。只要嫣月妹妹答应就成。”

    虽然凤兮也并非真地浪女,但是在萧秋风的几个亲密接触的女人中,唯有她在床上的时候最让人爽快,说她是优物,绝对没有夸大。

    而且她很清楚柳嫣月的个性,就算是放任萧秋风找别的女人,她也不会抛开脸面,与别的女人同睡一床地,所以。这不是没有问题。而是铁定没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柳嫣月羞得粉脸俏红,娇不可耐的骂道:“你想得美。想要我就留下,想要凤兮姐,就去她的房间,隔壁二楼第三间,不要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邪邪的笑了笑,装着一副很是诚恳的样子,说道:“嫣月,你不是想要孩子么,我让凤兮留下来,可是为你着想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孩子,柳嫣月脸上羞红的样子就冷静下来,问道:“老公,你胡说八道,凤姐留下来,我就能怀孕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嫣月,不要听他乱说,他这是想占我们地便宜,哼,你想得到美,有了我们不够,还想我们在一起陪你,是不是想试一试3P的滋味啊?”

    凤兮果然不愧是红楼的老板,对这种事,知道地,绝对要比柳嫣月多得多,对男人的心理,当然也了解得很是透彻。

    萧秋风急忙辩解道:“两位美女,是真的,你们想想,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反应,就是因为我从小修练功法,固本培元,你们连我的阳精也泄不掉,哪里可以生孩子,嫣月,你每次可都是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,是不是不太正常?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萧秋风也只是随口胡编,但是两女也不太懂,而柳嫣月羞红的脸上,好像有些相信了。

    拉着凤兮退到了一旁,似乎说什么心里话去了。

    凤兮真的没有想到,这么天真的柳嫣月,竟然被这种渴望忘记了羞涩,求凤兮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兮姐,求你了,风说的好像是真地,我们试一试吧,反正便宜都被占完了,再多占一些,也没有关系,只要让爸妈能放下心来,丢人就丢人了,谁让我们是萧家地媳妇,这是我们的责任哦!”

    “嫣月,你不要被那坏家伙骗了,他一定看了什么变态地东西,现在想这些变态的法子来戏弄我们,千万不要上当。”

    “凤姐,老公说的没有错,我真的是受不住,每一次他要的时候,我都不知不觉的累得睡着了,也许这就是原因,不管如何,我们也要克服,凤姐,你就当为萧家牺牲一样,大不了由我先来,反正我也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很久一段日子,柳嫣月就处在这种煎熬中,田芙盼望的眼神,就如一把刀,让她有着不知然的痛楚,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她已经很是疲惫了,心力憔悴,所以,再羞她也试一试。

    凤兮的心也是狂动不已,与这个男人在床上,什么样的姿势与体位,什么样的融合,她都极力尝试,但这姐妹同居一室,春光欢爱,却被第三人盯着,那种滋味,还真是让人羞愧得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“你这坏人,说的倒底是不是真的,如果我与嫣月妹妹一起陪你,真的可以?”凤兮此刻都有些沉不住气了,说实在话,如果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,就算再羞,她也会去做的,就怕这个坏人故意的玩这种情爱游戏。

    萧秋风举手发誓道:“一定管用,这可是我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凤兮咬了咬樱唇,片刻之后,已经低声的叫道:“嫣月,关灯,咱们今夜一起陪他,如果他敢骗我们,到时候,也让他睡三个月的空房。”

    这种好事,萧秋风想了很多次,但是一直不敢轻意的开口,在他的心里,一向以为凤兮应该是最开放的一个,柳嫣月是最传统的,可没有想到,现在怀况反而倒了过来,是柳嫣月乞求凤兮的配合。

    不过谁求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一箭双雕的心愿得偿。

    这一夜,柔情蜜语的哀怨缠绵声,声声不绝,惊得四周的几女春梦连连,似乎一夜未休,而床上的三人,却陷入人世间最狂乱的欲海中,萧秋风尽情的喷发,生命的能量,化成了孕育的种子,涌入二女的体内。

    早上,林玉环按以往的习惯,去叫凤姐起床,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是明白,晚上哪个房间最吵,那个房间就是清晨的禁区,而林玉环推开房间的时候,这里静悄悄的,甚至连床上的被子也是整整齐齐,根本就没有人动过。

    “糟了,糟了,凤姐不见了。”立刻,四个小丫头就已经凑到了一起,相互询问,却都没有看到凤兮的形踪。

    天颜悦也起床了,看着众女一副紧张的样子,有些好笑的说道:“萧家这么多保镖,还有人敢夜闯进来不成,放心了,说不定凤姐去花园晨练去了,看把你们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四个小丫头很快的冲出去,但是很快的又都冲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外面都没有,我就说了,昨夜我看到凤姐的时候,她说过要与嫣月姐聊天的,你们偏偏不信。”施艳嘟着嘴,很是不爽的开口,她都说过了,凤姐在嫣月姐的房间里,竟然就没有一个人相信她。

    昭慧说道:“施艳姐,不是我们不相信你,你也知道,昨夜这房里可是春叫连绵不绝,连道你想说凤姐在这里当了一夜的观众?”

    玉婵眉眸一动,嗲声的耳语道:“各位姐姐,会不会是两位大姐一起,嗯嗯,那个一起陪萧少了?”

    三女一听,惊声齐叫道:“不会吧------”

    这种羞人的事,不要说听,光是想到,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