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八十九章 悔悟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天颜悦一走进病房,就已经凄声哭着冲了上去,急切的叫道:“爸,爸,你没事吧,没事吧!”

    就算父女再不合,他们之间的血脉亲情,却是没有办法抛却的,看着老头子如此心伤莫大于死的模样,天颜悦真是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天母把她慢慢的扶住了起来,轻声的安慰道:“小悦,你不要担心,你爸没事,医生刚才已经帮他洗过胃了,只要好好的休息几天,就可以康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,女儿来看你了,你就开口说说话吧,不要总闷在心里,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,总归要解决的,我嫁给你的时候,也不是一无所有,没有关系,什么样的日子,我都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的善良,在天颜悦的身上得到了继传,无论这个男人犯了什么错,她都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“是啊,爸,我们是一家人,有困难应该一起承担的,公司的事,你不要担心,风说会帮天家的,天发集团,一定不会倒闭的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已经拉住了老头子的手,很是真情的叙说着内心的关怀,他们是一家人,永远都是,所以应该相扶相持,共同面对一切的风雨。

    天父慢慢的睁开眼睛,他只是看着自己的妻子,相濡如沫的相处几十年,这一刻,他才真正的体会到,这个世上,对他来说,最珍贵的就是这份平淡如水地关怀。

    “老婆,对不起。是我错了,我真的罪该万死,不听你的劝告,还打你的耳光,我这只手,应该剁掉才好,不,我根本就没有脸求你的原谅,让我死了,是一种解脱。”

    人知错而改。就绝对不会太晚。

    如果经此一事,天父能明白,自己最珍惜的东西,重新来过。对他来说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老天,你说什么呢,我们老夫老妻的生活了几十年,我什么时候怪过你,真的,我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,一家。平平淡淡、相安无事的过日子,其实也是一种幸福。”妇人的淡然,真是有些超脱地境界,正是有她这样的母亲,才能培养出天颜悦这样善良的女儿。

    天父有些激动的吼道:“一千二百亿,这可是一千二百亿。老婆,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用,还能为你们做些什么,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看着天父地暴躁。萧秋风急步的上前,手一用力,已经把他的身体制住,厉声的喝道:“既然知道错了,就要想办法去弥补,你以为你死了,颜悦母女就会快乐起来?你错了,她们也会跟你一样,背负着这种失败沉重的屈辱。一生苟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当天家的家主。你不过是一个懦夫!”萧秋风一点情面也不留,说的声音越来越大:“你更不像个男人。什么叫男人你知道么,敢于承担一切,阿姨为你忍受了几十年,你连这小小的一个坎都承受不住,如果你不是颜悦地父亲,你就算是死了,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面色煞白,猛然的拉住了萧秋风说道:“萧大哥,你不要这样说我爸,他,他其实是一个好人,真的,这一次只是被林家那些坏人骗了,他已经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说道:“被人骗过一次,就要寻死寻活的,实在是有些窝囊,小悦,把支票给他,如果他还要自杀,就随他了,不必救了,你不要担心,以后我会承担起照顾你与你妈的责任,绝对会比这个懦夫要强。”

    天父也是脸上铁青,他一生孤身奋斗,建立了天发集团,虽然辛苦,但是这种成绩,却已经让他十分的骄傲,一惯听到地是奉承拍马,什么时候,听过这种凌然重击的狠话,一下子整个人都有些蒙了。

    痛哭的声音一下子传扬开来,天父捂着脸,投入妇人的怀里,终于不顾男人地尊严,哭得像个孩子,但是这一哭,妇人却已经放心了,人遇到压力,总是需要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天颜悦正想开口劝解,但是萧秋风拉了她一把,摇了摇头,这一刻,实在没有必要打扰,人总会有想哭的时候,男人也是人。

    果然,哭声慢慢的变轻,天父抬起头来,但是脸上浮现的神态,却比刚才面如死灰好很多,也许想通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谢谢你,谢谢你一直支持我,对我的不放弃,我向你发誓,以后我会好好的活着,听你的话,不再让你伤心了。”天父的话有了一种男人背后的温情,妇人虽然受了很多苦,但是此刻,依然有些感动地眼眶莹光溢动。

    身体靠在了床头上,他已经抬头看了看天颜悦与萧秋风。

    “小悦,这一次是爸地错,误信林家的叫唆,差点闹得父女相残,虽然这一刻,我仍不愿意你找个有妇之夫,但是,爸爸能理解你,只要你坚持这就是你地幸福,爸也不会再反对了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心中大喜,有些兴奋的拉住了天父的手说道:“爸,谢谢你,有了你的祝福,女儿会更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亲情与爱情,是人生不能缺少的两部分,他们融合在一起,无法割舍,如果天父一惯的反对,就算是最后有了心爱男人的疼爱,一生无忧,但是心中依然会有某种隐约的遗撼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种问题已经不会再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萧少------”刚一叫出口,也许觉得并不太妥当,立刻说道:“既然小悦都非你不嫁,我也改口叫你秋风吧,秋风,谢谢你,你说的没有错,我的确是一个懦夫,可笑以前一直狂妄自大,看不清楚自己,现在我才知道,自己的内心是如何的懦弱,你这一顿骂,还真是让我清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样的事,以后不会再发生,这些钱,我也会还给你,虽然你可能成为我的女婿,但我天家的女儿,却不是用钱来衡量的,所以,我不会占你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能这般的说话,大家当然已经放心了,萧秋风也很是欣慰的说道:“行,算是借给你的,不过不用算你利息,利息我自会向林家讨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天父当然知道,这一次被林家利用,作了一回棋子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们萧家与林家是不是有什么恩怨,不然林北民也不会这样的恨萧家?”

    “这事一句话也说不清楚,不过天叔你能看透林家人的卑鄙个性,就知道,林家实在不配拥有东南商业王者的称号,这件事还没有完,我要把林家扫出东南,而且也不想再看到林北民父子,林家或者正是有他们这种人,才变得如此的没落。”

    天父听了萧秋风的话,也被吓了一跳:“秋风,你要对付林家?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林家在东南,的确只是一般,但是他们在全国,拥有着巨大的后盾,实力不可估计的,而且我还听说,林家上面有人照看着,你还是先与你爸商量一下吧,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吃了这种亏,还能保持这种冷静,除了天父真的清醒,还因为林家的确非同一般,他担心萧秋风一时意气用事,自找麻烦,给萧家带来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用替风担心,这种事,萧家的两个老人才不管呢,你不要问了,风自已会打算的,再说了,还有凤姐与嫣月姐姐帮他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也不知道萧家究竟有多大的实力,但是东南第一集团的风正,怎么说也不会弱到哪里去,再者,她对萧秋风有着盲目的祟拜,更加的认为,世上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得到他的。

    见女儿开口,知道萧家与林家已经没有和解的余地了,天父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秋风,你现在要与林家竞争,却又借我这么多钱,哪里可以周转得过来,不如你把钱拿回去,等这件事稳定了,再借,想来天发集团,还能再多撑几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天叔,你不用担心,对付林家,没有你想的那样可怕,只要你不再听人叫唆,来阻击我们萧家的资金,只要小悦不要再向我哭鼻子求救,只要你们能平平安安的,这一切,都不成问题的,我自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,你就不用瞎操心了,这种事,我们帮不了忙,就听秋风的,再说了,咱家的女儿看中的男人,总得有几分本事吧,你也应该相信。”

    天父叹了口气,点了点头说道:“秋风,那你自己可要小心了,林太爷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,如果你需要帮助,只要我老头子能做得到的,你就不要客气,知道么?”

    天父能这样的接受萧秋风,接受萧家,最高兴的当然是天颜悦,扑到天父的怀里,天颜悦开心的说道:“爸,你真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