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八十七章 越合越结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就静静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,腿翘着,手里端一杯浓浓的茉莉花茶,茶香飘散四溢,让整个大厅都染上了茉莉花的香味,很清爽舒服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,然后闭上了眼睛,细细的品味着那种花香的气息,就如身处百花园中,享受阳光的温暖,这一刻,他的心情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小风,林太爷过来拜访了,还不快上来见见礼。”抛开两家的恩怨,林太爷也是一个如此年纪的老人,尊老爱幼这种最基本的传统还是需要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很温和的站了起来,很是亲切的叫了一声:“林太爷,你好,请坐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特别的热情,但是基本的礼貌,他却已经做到,而且说实在话,看到背后跟着的林北民父子,实在有些倒胃口。

    “林叔,你请坐,欢迎你过来做客,刚才我与小雅通过电话,她让我向你问好,你与阿姨不需要担心,她一切皆好。”

    对林北强的客气,还真是让他有些不太好意思,今天,林太爷才是主客。

    “小风,今天太爷过来,是想和解咱们两家的争斗,大家同属东南一脉,实在应该和平的相处,同舟共济,共同发展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一笑,说道:“林叔说是,那当然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林太爷对萧家人的态度有些不太舒服,更对萧家人对林北强的热情,心里有些不平衡,怎么说,今天也是以他为主导的,再说了,以他林家太爷的身份。不管在东南哪里,都是焦点,但是来到萧家,他失去了那种光环。

    “萧老板,今天冒昧的上门,实在是咱们之间有些误会,不如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就这么算了。”林太爷立刻开口,而这话。却是对萧远河开口的。

    萧远河有些一愣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林太爷,真是不好意思,你说什么,我真地不知道。现在萧家都由小风处理,如果你们有事商量,那就与小风谈吧,我现在是个实实在在退休的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兄,你还没有这么老吧,正是老当立壮的时候,你能激流涌退。实在是境界非同凡响,一般人还真是做不到萧兄这样的坚定。”

    既然来了,当然需要好好的谈,而要谈正事,林北强想着最好先把气氛弄得融洽一些,这样谈起来,大家有商有量的。会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林太爷却有些不耐,身后的林北民觉察到了,立刻就喝道:“老三。我们今天来是和解,不是来攀交情的,如果你有兴趣,等事了,你们可以坐下来,慢慢的谈。”

    本来好好的气氛,立刻变得有些浮躁,萧远河立刻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小风,既然你们要谈公事。那就没有我这老头子什么事了。林老弟等下留下来吃顿便饭,大家联络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没有等林北强再开口,他已经转身离开了大厅,这里只剩下林家四人,还有萧秋风一人。

    气态依然平静,萧秋风慢慢的放下了茶杯,很是默然的扫了四人一眼,不同的神态,一一的映入他地眼帘。

    “萧秋风,这一次你攻击我们林家的商业链,让我们林家损失严重,但是太爷看在大家同属东南一脉,实在不想弄得大家两败俱伤,所以只要你们萧家赔些钱,这件事就可以既往不究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,是林凯跃,不过他不敢上前,就站在太爷的背后,似乎对萧家这个男人的暴力,心有余悸,如果没有太爷作后盾,他却是什么话也不敢说的。

    “小跃,不要这般无礼,我们林家还会在乎一点点赔偿么,太爷一直教导我们,钱乃身外之物,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,只要萧公子用这些钱能多做些善事,相信太爷也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林凯跃一说完,林北民就已经插嘴,一边讨好着林太爷,一边鄙视着萧家。

    林太爷发话了:“萧公子,赚偿地事,就不必提了,那点钱,我们林家的确不在乎,只希望以后不再发生这样的事,林家与萧家,都是大家,一旦相斗,谁也讨不到好处,不如把这个过节,就放过了,大家同处东南,其实应该相守相望才是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笑了笑,看着林太爷,柔声的问道:“林太爷,你们今天,真的是来和解的么?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们林太爷何等身分,亲自上门和解,给了你们萧家多大地面子,你不会认为这样还不够份量吧!”林北民立刻不悦的喝道:“你要知道,我们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,真的斗起来,我们林家并不怕你们萧家。”

    林北强在一旁干着急,老大真是太不会说话了,这个时候,大家好言相商,有什么事不能解决地,你要在这里比狠,可真是来错地方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是连看也没有看他,慢慢的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林太爷,你什么事都没有弄清楚,就来谈和解,说实在话,你是小雅的爷爷,本来我的确要给你几分面子,但是你实在不该把他们两人带来,因为看着他们,很是影响人的食欲。”

    “人做错事,总要接受惩罚,不管这人是一个平民老百姓,还是你林太爷的儿孙,当日,你林家联合庞家还有项家对付我萧家,逼萧家到绝境,落井下石,因为秋雅,我也只是小惩,估计林大老板损失几千亿,也不会太在乎的。”

    林太爷回头看了林北民一眼,似乎有话要问,而林凯跃已经急躁的喝道:“萧秋风,你不要血口喷人,我们林家一直堂堂正正,岂会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,你与庞家的恩怨,皆因为秋雅堂姐而起,与我们林家何干?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生气,真地没有生气,与这种跳梁小丑动怒对骂,真是有**份,大不了踢他一脚,或者打断他地狗腿,这样还实惠一点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你们利用天家的信任,要天家家主投下一千二百亿帮助你们阻截风正,而且还说过,不管赢输,都会归还这一千二百亿,不知道有没有这样地事?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话一出,所有的人都变色,林北强已经转身,有些气极的问道:“老大,真的有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萧大公子,这些没影的事,你说起来,倒像真的一样,做生意,玩股票,那是有赚有赔,纯看天意,天家家主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,难道我说说,他就相信,你也太小看天家老家主了吧!”

    这件事,当然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,林家现在在东南已经一败涂地,如果再赔出一千二百亿,不需要说,东南的产业,铁定会结束,而他,当然也会被太爷冷藏,永远都没有出头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其实你承不承认都没有关系,这一千二百亿,已经到了我萧家的口袋里,还给他就是,不过利息,我当然要在林家身上收取。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,有道是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又何必逼人太甚?”林太爷知道这两件事,绝对有可能,但是从心里,他还是护着自己的家人,这是作为家主的责任,就算是有什么错,也要回到家里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“井水不犯河水,但是有人让我不痛快,我也不会让他好过,相信你们已经收到警告啊,你们如果明天还在东南,也许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太爷与林北强皆是不懂,但是林北民却已经暴怒,一下子冲上前来,大声的喝道:“是你,是你做的,哼,你以为找人威胁让我离开东南,我就害怕了,我林北民现在可以告诉你,你休想,你有种,就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杀你?那也不过像是踩死一只蚂蚁,如果不是给林秋雅机会,你认为你现在还可以站在我的面前大声的说话,你放心,我不会杀你,但是要让你一辈子躺上忏悔,却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萧公子,你太放肆了。”

    林太爷已经站了起来,脸上怒容毕现,这一切,似乎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,林北强没有站起来,但是坐在那里,却已经心死如灰,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事,终于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太爷,你老了,而且有些老糊涂了,连是非曲直也分不清楚,实在也该歇歇了。”萧秋风还是坐着,脸上带着一种荣辱不惊的表情,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暴怒的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