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各怀心思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冷锋没有让萧秋风失望,三天的时间,他掀起了东南资金股市的狂风暴雨,所获得的利润,至少已经超过了八百亿。

    为了对付隐藏在背后的林家,他着实花了不少功夫,没有大规模的攻击,而是改成不经意小股的渗透,等林北民查察到的时候,损失已经无可避免,林家在东南的几条产业链,一下子被打破。

    天家全军覆没,林北民也没有讨到好处,因为冷锋时刻记着萧少的提醒,这一次要对付的是林家,而且还要把林家赶出东南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的攻击,至少让上百家集团或者公司受到了影响,东南商业势力的排名,不需要说也要重新设制了,发生这种大事,林家在东南基本上已经是一溃千里,这个时候,林家太爷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太爷,萧家狼子野心,妄想着霸占整个东南,你一定不能让他得逞,不然不知道有多少小公司小企业会受到他们的迫害,太爷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林北民还振振有词,把自己的自私说成了天下大公,一副正气凛然的表情,林太爷手中的拐杖已经挥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住嘴,北民,你到如此地步,仍不知错,私自调集林家的庞大资金,损失了几千亿,这种大事,竟然还敢瞒着我,现在整个东南的产业,已经面临着倒闭,唉,我真是信错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大儿子自私自利,这一点,他不是不知道,但是除了人有些自私,他还是有很强的商业操作能力,所以,从心里。林太爷还是希望他能撑起整个林家。

    林秋雅也很不错,但可惜,她是女儿身,早晚也是人家的,作为林家的太爷,他不希望属于林家的东西,落到别姓人的手里,所以,林秋雅最后的作用。也只是联姻,提升家族的竞争力。

    “太爷,萧家在东南耀武扬威。不可一世,而且排挤中小型的集团,弄得民怨沸腾,我爸这也是替民请命,想教训教训萧家,没有想到,他们卑鄙无耻。会偷袭我们地产业链,其实这真不是我爸的错。”

    林凯跃开口,却让太爷重重的喘了一口气,他不怪任何人,只怪自己,因为这些废物,都是他的子孙。

    “太爷。你不要气坏身体,事情已经发生了,总是需要大家想办法解决的。”林北强虽然一直闲暇。也不想管林家商业上的事情,但是看着太爷如此的气怒,这大把年纪的,实在不妥,马上开口劝慰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太爷,你看,整个林家。就只有我们家的男人拼死拼活地为林家打拼。就算是偶而的失策,损失了一些。也比其他光吃闲饭不干活的人要强得多。”

    能这么说话地,当然是林家的大妇,林北民的老婆了,说的时候,还不屑的看了老三林北强一眼,当作暗指。

    林北强的妻子,一向身体不好,对林家的事,从不过问,但是看到大嫂针对自己地男人,当然不太舒服,立刻叫道:“北强,你不要操心了,这些事,老大与太爷自然知道如何处理,我有些饿了,咱们去吃些闲饭吧!”

    林家老大,利用各种手段,在林家夺权,这一点,几个兄弟都心里有数,不是他们不想管,而实在是林北民太会挑刺,所以每每开家族会议的时候,他们总是被太爷骂得一文不值,久而久之,大家也不想管事,索性把林家的事务,都交给了老大一个人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同为妯娌,但是林北民的妻子与林北强的妻子相比起来,却一个是贵夫人,一个像是乡村里的贫妇。

    手里戴着两个手链不说,还戴着两枚戒指,脖子上当然也挂了两串,而另一个,除了手上那枚结婚戒指,几乎是一贫如洗,连身上穿着,也朴素简单,没有一丝的奢华。

    “三妹,话可不能这么说,这一次可是你好女儿做出来地事情,你们怎么能说没有一点责任呢,虽然她辱及林家门风,被太爷赶出了林家,但是总归是林家的血脉,不知感恩图报,竟然还给林家找不自在,真是不知道,什么样的人才能生出这种不要脸地种。”

    林北强脸上已经愤怒,但是妇人却拉住了他的手,说道:“大嫂,你这话说得真是太对了,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嘛,我家秋雅虽然不孝,但好歹也实实在在的找了个男人,可是有些人,连肚子大了,都找不到是哪个经手的,如果有这样的女儿,我早就去自杀了,哪里敢出来丢人现脸。”

    这大嫂可没有林北强夫妻这般的修养,女儿未婚而孕,甚至连是哪个经手的都不知道,这的确是林家最大的耻辱,她说别人,有多丑就说多丑,但是别人却不能揭她地疮疤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不要脸地女人------”大嫂气极败坏的,就要开口大骂了。

    “住嘴,都给我住嘴,你们想干什么,干什么,我还没死呢,都给我滚,给我滚。”太爷终于压不住了,拐杖在地上敲得“咚咚”作响,气得浑身发抖,还好后面有人搀扶着,不然,他铁定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林太爷是老了,但是他地余威仍在,只要家产没有分配,谁也没有胆子在他的面前放肆,所有的林家人都不敢吭声,已经悄悄的溜走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留下!”很是出奇的,太爷竟然叫住了林北强,要知道,林北强在林家是最闲人的一个,如果不是因为有个女儿林秋雅,性格坚毅,他也许是林家最受欢迎的人,与世无争,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向妻子轻轻的点了点头,林北强应道:“是,太爷。”

    林北民却在眼睛里闪过了一种阴色,心里很是不悦,因为对林家的主权,他势在必得,不允许任何人沾染,如果太爷真的对老三有心,那他就得早作预防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已经离去,除了太爷与林北强父子,只有一个老仆,林家的伍伯,与太爷一起长大的林家老佣人。

    “爸,你有什么事吩咐么?”林北强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,大家都知道,他没有争夺之意,更不在乎太爷能留什么东西给他,对太爷的恭敬,也皆因为这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太爷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,问道:“北强,小雅最近过得可好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事情涉及萧家,这个问题,或者他永远都不会问,这个孙女是他最疼爱的,却也是让他最失望的。

    “太爷,我也很久没有与小雅联系了,不过听说她不在国内,出去已经有大半年了,具体的情况,我也不太了解。”其实也并不是他不关心,而是女儿只是告诉了他们夫妻一些最基本的,其他的事,一概不谈,也让他们不要问,只要知道她平安就好。太爷却是一愣,问道:“去国外?萧家难到在国外还有什么产业不成?”

    林北强回道:“太爷,不要说我骗你,这我没有听小雅说起过。”

    太爷点了点头,说道:“行了,老三,你的个性我最清楚,就是软弱善良过了头,唉,如果小雅是孙子,说不定我就不需要这样的操劳了,可惜,可惜啊,我林家后继无人了。”

    林北强很想说:孙女又有何妨,世上皆是能者居之,如果小雅真的有这种本事,就算把林家交给她,又有什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说出来,太爷的坚持就与他的人一样,很顽固的,劝也没用,他又何必多费唇舌。

    “太爷,你身体硬朗,长命百岁,我们这些没用的后人,还靠你庇护呢,再说有大哥支撑,林家一定会辉煌依旧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都是太爷喜欢听的,林北强倒也是倒背如流了。

    说些老人喜欢听的话,他这也不算是虚伪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跟我说实话,与萧家的恩怨,究竟要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林北强沉思了片刻,有些很是无奈的说道:“太爷,如果你问我的意见,我只能说冤家宜结不易解,不如大家坐下来谈一下,同属东南一脉,实在没有必要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太爷脸无表情的问道:“老三,你说是要我们林家低头?”

    以林家在东南的地位,林太爷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头,而林北强的话,却是要让太爷抛却林家一惯的强势,低下头来,低调处理此次相斗。

    说几句题外话:这两天更新不准时,实在是猪肉减价惹的祸。

    我家老头子退休了嫌闲得慌,养了几头猪,猪仔都是十六块,养了都差不多一年了,三百多斤,最近也许是猪流感的原因,猪肉大减价,我也不会做生意,被老头逼着请假去找销路。

    昨天找了个酒店要猪肉,宰了一头,去头去尾,二百四十六斤,七块一斤,卖了一千七百块多。

    汗了,不要说给我车马费了,成本也许刚够,我也被累得够呛,所以更新才会有些晚。

    不过-----今天更新也会有些晚,我说的不过,是指今天总算有些补偿,卤了些猪头肉,炖了一只蹄子,再搬回了一箱碑酒,楼下有香味了,估计还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