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八十一章 东南又起风波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天父气极败坏而去,林凯跃也不敢多嘴,随后而走。

    妇人脸上泛着几分委屈,但是看了看满是担心的女儿,强装的露出了笑脸:“小悦,不要担心妈,妈会照顾自己的,只要你能幸福,妈就会很宽慰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要不你就在这里陪我好了,相信秋风不会介意的。”天颜悦真的不想让妈离开,强烈的恳求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妹子,小悦是萧家的媳妇,咱们也是一家人了,你如果愿意,就留下来吧!”田芙也立刻开口,媳妇的事,当然也就是萧家的事。

    妇人摇了摇头说道:“谢谢你们,不用了,老天还是需要我照顾的,今天,他只是有些气不过,没事,没事,你们不用替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妇人已经转身,对着萧秋风说道:“萧少爷,既然小悦选择了与你一生相伴,我这个做妈的也不再说什么了,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待她,这小丫头一直没有吃过什么苦,如果有娇惯,你一定要多多体谅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,我会好好的照顾小悦,不会让她受委屈。”萧秋风的话就是承诺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就放心了,小悦,你已经不再是一个人,记住以后可不许任性了,听公婆的话,好好的与家人相处,知道么,你爸的事,妈会慢慢抚平的,很快有一天,你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殷切地说完。就已经离开了,虽然受到了不公平待遇,但是这么多年的相濡以沫,她已经抛不开这分融合,就算再委屈,天家仍是她终生的归宿。

    看着妇人离开。众女都很是感叹,的确,女怕嫁错郎,相对天父。萧秋风的确已经给了她们太多。

    “老公,以后你可不许这样的对我们,不然我们铁定离家出走。再也不理你。”柳嫣月很是担扰地开口,因为成为萧家人的那一刻,她也如天颜悦一样,没有退路了。如果有一天,真的遭受如此的委屈。她担心自己会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放心了,你们这么多人,我现在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合起来欺负我就好了,哪里敢对你们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嫣月,你在萧家这么久,又不是不了解秋风地个性,他不是这样的人,你们爱他。就应该相信他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田芙很是关切的安慰,像天颜悦父母地这种家庭暴力。绝对不会发生在萧家。

    “姐夫他敢么,姐,你不要怕,我会帮你看着他,哼,谅他也不敢造反。”本没有小虹这丫头什么事,但是她偏偏充大头,让萧秋风很是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倒不会造反,但是说实在话,他倒有些担心,这个小丫头自己造反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风-----”凤兮轻轻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也相信萧大哥。”这当然是天颜悦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远河说道:“好了,没事了,大家回屋休息,还有小悦,你不是说还有最后一场演唱会么,记住,不要太劳累了,到时候,全家都去给你棒场。”

    “爸,谢谢你。”天颜悦俏脸扉红,虽然与父母闹得有些不太开心,但是她的确已经喜欢上这个新地家庭。

    萧远河开心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,不错,这被人叫爸地感觉,我老头子就是开心,小悦,不要客气,你想要什么见面礼,就直说,只要我老头子能给的,绝不吝啬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捂摸着玉腕处的镯子,很是幸福的说道:“不用了,爸,妈给我这个手镯,就已经很珍贵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镯子本身并不值什么钱,但是它蕴含的意义,却非同寻常,这代表着她美梦成真了。

    “爸,小悦说的是,我们能成为萧家人,遇到你们这种好的父母,就已经是一种幸福,不会再有别的奢求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与凤兮都有这种感受,萧家的人,地确都可以给人带来幸福,可以抚平任何地不愉快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嘻笑嘻闹着回屋,大白天的,就各自回房歇息,在萧家,这倒是一种很平常地事,就像是田芙说的,没有戒条,困了,当然睡觉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却没有睡,而是去了凤兮的房间,凤兮正卧在床头,修饰着自己精美的指甲,看到了萧秋风,却没有惊奇,而是淡淡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要来找我,说吧,你准备如何对付林家?”

    林秋雅的事,萧秋风已经很不高兴,但是林秋雅临走前,特别的交待,这是属于她的私事,不需要萧秋风处理,她一定要凭自己的能力,重返林家,让林家所有的人,包括太爷,都知道,谁才不愧是林家的子孙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切,又是林凯跃,这个看着人,真是***讨厌,虽然现在不能杀他,但是至少也要把他踢得远远的,眼不见心不烦,等林秋雅成长起来,再让她狠狠的踩吧!

    “老婆就是聪明,有这样聪明的老婆,真是一种福份。”萧秋风戏笑着,往床上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凤兮妩媚的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好了,不要捡好听的,你心里是不是在想,女人太聪明了很麻烦,以后在外面泡妞,会很危险啊!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尴尬,老婆太聪明,这男人总会有些不自在的,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,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,放心了,我还没有这样无聊,不会用我的天网去搜罗你的艳史,嫣月妹妹都不介意,**哪门子的心啊,说吧,想到如何对付林家了没有?”

    萧秋风脸色一变,冷冷的说道:“虽然我答应秋雅,不伤害林家的人,一切由她回来处理,但是在东南,我不想再看到他们林家父子,不管用什么办法,让他们滚到北方去,以后一起来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到正事,凤兮也变得冷艳起来,看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这么简单,我会让嫣月全力的收购林家在东南的产业,萧家在东南,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敌人,这个险我不能冒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般人不懂,但是凤兮能懂,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:“你放心,东南我会照看的,任何生的面孔,也靠近不了萧家,但是这种事,让嫣月负责,她能处理得好么?”

    倒不是说柳嫣月没有这个能力,商场上的厮杀与现实相比,并不逊色,以柳嫣月柔弱的性格,她能下得了这种狠手么?

    “风正集团的冷锋,也学习了不少时候,现在都有东南小财童之称了,不给机会让他练练手,岂不是埋没了他的才能,放心吧,只是东南而已,他可以搞定的。”如果连小小一个东南也处理不了,那会让他很失望的。

    虽然东南的风正集团,对萧秋风来说,只是一个艘小舟,但是也不能让它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任何决定,柳嫣月当然都不会反对,而冷锋接到这个命令之后,兴奋不已,从中东回来之后,他发现,自己与以前相比,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,虽然每一次操作都很完美,但是却没有经历过如此大型的攻击。

    林家商业巨无霸,虽然上次事件,他们损失了不少,但老树盘根,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。

    这种大战,才是他扬名立万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风正集团的这种动作,林家当然感受到了,而且林北民还不敢告诉林太爷,因为几千亿的资金亏损,这么些日子,他已经尽力在隐瞒了,而且也用力在回笼,但是数额的庞大,也不是一月两月的事。

    “爸,萧家真是太可恶了,竟然敢对我们林家动歪心,这一次,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。”在林凯跃的心里,一直很是自豪的记着老太爷的话:东南的商业,是林家的天下,所以,他很自信,林家在东南,可以左右任何集团与企业的生死存亡。

    但是林北民却并不轻松,如果以整个林家的财力,与萧家相斗,他当然不怕,但是上次的亏损,让他惊心失措,此刻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他很是担心,被太爷发现帐面的假象。

    “你个废物,上次亏了几千亿,你就不长个脑子,现在林氏正在回笼资金,哪里有这么多钱动用,再说了,风正总资产已经超过了五千亿,你以为是对付一个小工厂啊,说让他倒闭,他就倒闭了。”

    林凯跃被骂得低下了头,却又突然抬起来说道:“爸,不如利用天家吧,那老头子不是在萧家吃了鳖,气得病倒了,如果我们联合对付萧家,他一定会答应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