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颜悦的父母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爸,爱情这东西,只有身处其中的两人才能体会得到,姐姐在萧家的生活,我也一一的看到了,她很幸福,这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见柳随风还在沉思,柳嫣虹又一次的开口,替姐姐开脱,因为在萧家呆了这么长的时间,她也感受到爱的幸福,并不希望因为老爸对大姐的不满,而造成了萧家的困挠,她希望这种家庭的生活,能继续,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柳随风看着两个女儿执着的表情,幽幽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嫣月,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,爸知道,也没有办法劝你,不过既然选择了,不管对与错,未来的日子,将由你自己承受,你要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明白,我也相信,风会照顾我一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事,我这老头子就不说什么了,只要你过得好,就可以,小虹,你也长大了,你姐的选择不后悔,那你呢,难到真的要在萧家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一愣,没有想到,才说到姐姐,就又扯到了她的身上,闻言不解的说道:“爸,这里过得很舒服啊,就算是真的在这里过一辈子,又有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温情一笑,说道:“小虹,你傻了吧,爸的意思是说,你早晚也得给自己找个归宿,就像姐姐一样,找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,找一个疼你,爱你,怜惜你的男人,知道么?”

    柳嫣虹脸一红,说道:“姐,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运气好,碰到了姐夫这样的男人,一生无忧,我呢。不要提了,那些追我的。都是一些连自己也养不活的公子哥,算了,慢慢来吧。缘份这东西,也不是我想就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柳随风轻轻一笑,很是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听说你与你姐夫相处不是很好。你怎么还这样称赞他?”

    在自己家人面前,柳嫣虹也没有好意思说谎,嘴巴一嘟,有些不爽的说道:“他是很好,很优秀,但是谁叫他看我的时候。都是斜着眼睛看地,总是把我当小孩子,真是烦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。你看我的生日礼物,很爽吧,听伯母说,这还是姐夫让她不要吱声,不然来地人还会更多,有时候我就想不通,姐夫每天吊而郎当的,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给他面子。”看到老爸与姐姐都好奇的望着她,她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这都是伯母说的。她说家里来给我过生日的人。都是来巴结姐夫地,我也只是沾了他的光而已。”

    柳随风今天也见识过了。就算是亲戚,如孙庆煜这样的市局长,能来送份礼就已经很给面子了,不会大早的就过来,一直玩到深夜才走,像他们这种人,想玩牌,哪里没有人相陪,说不定有些人想找关系送钱,还正愁没有门路呢?

    “嫣月,秋风现在又没有在风正帮忙,他这么多时间究竟在忙什么呢?”这一点,不仅柳随风好奇,就算是柳嫣虹,也不经意的问起来,但是一向对她很是疼爱的田芙却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姐,姐夫他经常地外面,几月不归,他究竟在做什么,我看他好像混黑社会的,听我那几个八卦室友收到的消息,今天在家里当侍众端茶送水地李兴,好像是上海的黑帮老大,我越看越不像,他在姐夫面前,就像是龟孙子。”

    柳随风瞪了柳嫣虹一眼,喝道:“小丫头,说话文雅一点,嫣月,你知道小风在做什么么?”

    柳嫣月虽然不管这些事,但是她毕竟是萧秋风的女人,有些事,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“爸,小妹说的没有错,秋风的确在做大事,小小一个上海,对他来说实在太小,当初东南的铁血团,因为敛收财富,想吞并风正集团,就被秋风给收拾了,这些事,我以前也不知道的,偶而与凤姐聊天的时候,偷偷地说起,秋风他一般地时候,不告诉我这些事,就是怕我担

    “凤兮是秋风的女人------”东南一姐,柳随风当然听闻过,这并不是一般地女人,黄金水城的红楼在东南响当当的,却没有人敢轻意的得罪她,就知道她手里拥有的能量了。

    柳嫣月也没有隐瞒,轻轻的点了点头,或者这一刻,柳随风已经明白,萧秋风把女儿放在风正集团,正是因为不想她接受黑暗的世界,如果他没有猜错,黑暗的东西,由凤兮在为他管理着。

    “爸,我虽然不知道姐夫在做什么,但是他真的很厉害的,你是没有见过,他一个单挑上百个壮汉,哇,现在想起来,都让人热血沸腾,如果他不是我姐夫,也许我都想反过来追他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,正因为那一场强悍的挑战,让萧秋风成了众位小女生心里的偶象,连丁美婷这个校花都想以身相许,如果不是他家里人反对,也许此刻,萧家更多了一个位小女主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,小丫头,年纪越大,越不害臊。”柳随风喝着,又放缓了语气,说道:“好了,太晚了,你们都回去休息吧,既然你们都觉得萧家过得舒服,那就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,不论是何时,何地,只要我这老头子还活着,你们都可以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姐妹不约而同,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谢谢你,爸!”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柳随风就起身告辞了,有些人,并不会因为幸福,他就喜欢这种环境,对一个很早就失去妻子的男人来说,这么多年,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孤独,何况他身体还没有到走不动的时候,只是临走前,交待柳嫣月两女,经常的回去看看他。

    才吃过了早餐,众人正商量着,昨天玩得太累了,今天不上班,也不出去逛,好好的休息一天,却被保镖的声音打乱了计划。

    “少爷,有客人来了,他们说是天小姐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正与柳嫣月一起,帮着玉婶收拾着碗筷,闻言脸上一喜,叫道:“我爸妈来了,那、那个萧大哥,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出去迎接他们?”

    萧秋风还没有开口,田芙就已经吩咐道:“是应该的,颜悦就算要住在这里,也要让她的父母知道,不然岂不是言不正,名不顺么?”

    凤兮更是过来,把萧家拉了起来,笑道:“去吧,说不定颜悦妹妹真的决定当萧家的媳妇,他父母可就是你的岳父岳母了,不能这么失礼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看了一脸期待的天颜悦,有些无奈的站了起来,说道:“小悦,走吧,有道是来者是客,欢迎一下,总是没有错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等见到了天颜悦父母,却并不如想象中的美好,因为他们好像不是来看女儿,而是来找碴的,怒气冲冲的样子,看着萧秋风,有种毫不掩饰的恨意。

    中年夫妇,保养得相当的不错,那美妇更是风韵犹存,天颜悦有着她的三分影子,而那个中年男人,想来就是天颜悦的老头子,此刻腮帮鼓起,好像很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天颜悦幸福而羞喜的脸上,在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,已经惨然有些变色,父母似乎为她私自住进萧家很生气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心情也一下子被破坏,倒不是因为天颜悦父母的冷落,而是跟她父母身后的那个男人,那个很熟悉,但让人很讨厌的男人,林凯跃。

    有些人就是那么奇怪,虽然长得一副相当不错的脸,但是那气质,猥琐得很,让人一见,就没有缘故的显得很是厌恶。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来了,快,进来坐!”

    也许今天会是一个不开心的日子,但是天颜悦慢慢平静下来的心里,已经知道,既然已经选择,那么就算是发生再困难的事情,她也不可能退缩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她一生的幸福,她已经认定了。

    “颜悦妹子,伯父伯母过来,可不是来做客的,他们是来带你回去的,我家老爷子已经向你们家提亲,你爸妈已经答应了,现在,你可以算得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了。”

    世上有很多无耻的人,但是像林凯跃这样无耻的,却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天颜悦与林秋雅是好朋友,所以对林凯跃并不陌生,不过大家也仅仅只是认识,并没有什么交情,因为林秋雅本就对这个堂弟,没有什么好感,当然不会让纯善的天颜悦接近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,请注意你的言行,我已经是萧家的人,我男人就在你的面前,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,他的脾气可不是太好的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十分的不悦,这个男人真是脸皮厚得可以,不仅脸皮厚,性格更是无耻,随口一张,就把她变成了未过门的妻子,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,长得什么德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