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十四章 舞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远河在集团里巡视了一圈,并没有处理任何事务,倒是有几个高级经理把文件递上来,他只是一句话:“交给总裁处理。”

    风正集团由他一手创建,到如今已经四十年,能到今天这个地步,除了他的深谋远虑,更带有运气的成份,对这里,他有着如老朋友一样的依恋,所以才会在这种特别时期,仍一周回来看一次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次由四个保镖护着,李强兵与铁柱,还有其中两个最优秀的军人组成,皆持有枪牌,在萧远河的关系运作中,风正集团拥有了六张枪牌,为携带枪支,带来了很大的便利。

    柳嫣月远远的走了过来,一看到萧远河就已经亲切的叫道:“萧伯,你好,有什么事需要嫣月做么?”

    萧远河温和一笑,明媚春风般的小丫头,的确是长得漂亮,但是可惜,小风这小子没有这个福份,有些事,他也应该去做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萧伯只是过来探探,看看小风这家伙,有没有弄得风正鸡飞狗跳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神情一凝,脸上泛起了莫名的**,却又在瞬间散去,很是淡然的说道:“萧伯,这倒没有,虽然他有些不务正业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但是总体方针还没有问题,风正最近运作得很顺畅。”

    这事萧远河当然知道,当下点了点头说道:“那就好,有嫣月你这么聪明的小丫头帮忙看着,我也就放心了,嫣月,等下我去你家,与你老头子谈谈你的事情,不过萧伯希望,就算是结不成亲家,你也能留在风正集团帮忙,可以么?”

    柳嫣月的脸上又冷漠了几分,轻轻的应了一声,心里知道,那个男人,真的已经不在乎她了,拖了这么久,他就没有表示过任何亲腻渴求的行动,也许,在他的心里,真的有一个女人占据了位置。

    这门婚约,真的就要这样的了结了么?双手抱着自己的头,柳嫣月心里充满着不舍的无力。

    对萧远河的来访,柳随风很是有些意外,他们本是肝胆相照的兄弟,但是因为子女的婚事问题,平日里也很少见面,免得大家尴尬。

    “远河兄,真是恕罪,其实应该是小弟去拜访你才是,太失礼了。”抛开儿女的私事,他们之间的情谊却还是很深厚的。

    萧远河瞪了柳随风一看,骂道:“你这人,怎么也变得女人来了,这么虚伪,怎么,不欢迎我上门啊!”

    “汗,不要乱扣帽子,远河兄能来,小弟求之不得,今天,咱们好好的喝几杯,唉,一个人喝酒,乍喝乍不是滋味。”柳随风笑脸迎人,把萧远河接进了厅里,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萧远河却知道他心忧女儿,才会发出这般的感叹,当下就接口说道:“好了,我知道你担心嫣月,今天我也是为这事来的,当然,虽然有事而来,但是这酒还是要喝的,去,把你的珍藏拿出来,不许吝啬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嫣月的事?怎么,那小丫头又给你添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小丫头,我老头不知道多喜欢她,只是今天来,我知会你一声,我已经与小风商量过了,准备把这门婚约解除了,以前小风不懂事,把嫣月这小丫头困住了几年,好在现在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柳随风一惊,问道:“远河兄,小风他、真的同意了?”

    其实柳随风已经听小女儿说过,但是他认为这只是个玩笑,女儿这般的国色天香,在东南可是被誉为三花之一的清纯百合,萧家的风流公子,会愿意?

    萧远河见他不信,连忙解说道:“小风自从车祸之后,已经浪子回头,这也是我深感安慰的事,随风老弟,大哥不会骗你的,只是婚约虽可解除,但是我已经与嫣月说过了,让她在风正帮忙,这点还请担待一二。”

    柳随风心里震惊不已,为了这件事,他苦恼至极,甚至有时也想为了女儿与萧家恩断义绝,但是人性上,却让他没有办法这么做,此刻这种消息,还真是一种良药,让他所有的心里压力瞬间全消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,惊喜的他不由的想起了女儿的话,当下在心里沉酿了一会儿,说道:“远河兄,咱们两人本就情同兄弟,亲如一家,这件你们既然都决定了,我当然没有话说,不如这样好了,这件就先这样了,大家知道就好,等以后小风或者嫣月有了相好的人,咱们再即刻宣布就好了,如何?”

    萧远河想都没有想,见到柳随风一脸的沉重与郁闷皆散,就知道压在心里的担子已经卸掉,笑道:“行,这事就这样说定了,走,咱们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这几年来,所有积压的情绪与隔阂,在这一刻尽然畅然开朗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赵若辰在生气,虽然上次的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,但是每当坐在了办公室里,她就不由的生气,因为这个办公室会让她想到不爽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天,她是真的哭了,从小老头子就对她特别的严格,就如对待自己属下的士兵一样,从不循私,她也很争气,从不向任何人任何事低头,更不要说无力的哭泣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哭泣是弱者的表现,她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这件事,她只是被上面训了顿,倒没有给什么处分,不过那张戏谑可恶的脸庞,这些天的夜里,却把她折磨得半死,这一切,皆为那个王八蛋的风流公子。

    大批的军火流入东南,她身为市局局长,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立刻把这一情况,向上面汇报,请求指示。

    指示已经回覆,上面已经派人下来,专门就此事,成立破案小组,侦察军火的去向,消除隐患。

    “咚咚-----”清脆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-----”

    李海斌探头进来,禀报道:“局长,有位小姐找你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这个美女局长脾气很大,没有人敢随意的进她的办公室,就算是李海斌这个刑警大队长,如果不是有事,他也不敢,所以此刻说完,人站在门口跟本都不准备进去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。”赵若辰坐正了身体,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局长,得给市民一些肃穆而沉稳的印象,尽管她心里不这么认为,但也是工作需要嘛。

    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,但是门被又一次被打开了,一个很年青的女人,戴着深色的墨镜,慢慢的走了进来,抿着的小嘴,似乎带着微笑,但很可惜,赵若辰看不到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------”赵若辰感受到一种风情,一种冷艳而妩媚的魅力,就算是墨镜掩饰了太多的东西,但是这个女人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诱惑,却显得高贵而冷艳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。

    长发飘柔淡然黑漆如墨,简单的衣裙在她的身上,却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,都尽是如此的完美,这个女人,充盈着都市的时尚感,却又有着自己独特的个性,特别她身上带着的那种神秘感,会让人着迷。

    没有说话,玉手轻抬,墨镜取了下来,媚眸含柔,淡染着春意,但是赵若辰的脸上,却是从惊讶转为惊喜,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冲着来人就一个厚重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舞姐,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,我真的没有想到,你会来东南,见到你,若辰真是太高兴了,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能不高兴,这个舞姐姐,是她唯一的朋友,唯一真正的朋友。

    她就是舞,龙组里唯一的舞神,妩媚苍生的绝代妖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