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六十八章 无法抑制的情爱之心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林秋雅脸上淡淡的一笑,装着很是平静的说道:“没有,小月是我最疼爱的小妹妹,她能找到一生的依靠,我这个姐姐哪里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卓凝雪并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女人,但是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不然也不可以继承金手指的衣钵,成为他最满意的一个徒弟。

    “秋雅姐,那个男人你应该认识吧,给我介绍一下可以么,其实我很疑惑,义父为什么会这么帮他,据我所知,这个男人应该是一个纨绔子弟,被人称为风流公子,不会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转过身来,脸上的表情好像陷入一种梦幻般的迷境,因为这个问题,让她回想起了与那个男人交往的所有经历,以前,她对他的认知,似乎与眼前的卓凝雪并没有太多的差别,或者还更是不堪。

    “天颜悦我见过,很美丽的女人,以她在世界的名声,想嫁入豪门应该不是难事,她选择这样的一个男人,还是一个有妇之夫,秋雅姐就不担心么?”

    林秋雅抬头看了卓凝雪一眼,说道:“凝雪,你说的没有错,他的确是一个纨绔子弟,但是这并不掩盖他的优秀,也不能阻挡女人爱他,其实在他身边,并不仅仅只有柳嫣月一个,但是该爱他的女人,却没有一个离开,因为他是一个值得任何女人都全心为他付出的男人。卓凝雪回头四周的看了看,一抬手就已经拉住了林秋雅的手,迫不急待的说道:“秋雅姐,你说的我还真是好奇,走。咱们回房间里说,免得被义父知道,又说我不专心了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有些哭笑不得,这个凝雪小妹被称为天才也不为过,对商业与经济地把握力,真是连林秋雅这个曾经的商业女强人,也敬佩几分,但是对爱情,却是一片空白,所以。()很喜欢听一些情情爱爱,生死相许的故事,那一刻,她就如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。卓凝雪已经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秋雅姐,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与他一定有故事吧。说不定你也是暗中喜欢他的女人之一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卓凝雪当然不笨,只是情商有些浅薄了而已,跟在金手指的身边,全都是一些高鼻黄毛蓝眼的老外。她也没有兴趣,而林秋雅。却是她接触最多的东方人。

    林秋雅的心扉,陷入一种尴尬的情绪,是地,这份沉重的感觉,随着她的离开,随着这种分别之后的距离,她越来越清楚地知道,爱的种子很早就已经种下,而且已经发芽冒出了地面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里。她的心里几乎已经忘记了以前地所有。全部精力投入龙腾的准备工作,可是唯有那个男人的脸庞。每夜在脑海里出现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轻轻的点了点头,林秋雅没有否认,因为沉积在心里的感情,她需要找一个渲泄地渠道,叙说出来,或者能减轻几分那种思念的煎熬。

    “你猜地没有错,我的确与他有一段无法忘记的经历,就像你此刻的感觉一样,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,也曾以为他就如传说中那样纨绔子弟,只知声犬色马,寻花猎艳,但是那一天,他在大庭广众下,为了柳嫣月把一个搔扰的男人打成了猪头

    接下来的故事,很轻很柔,也很温馨,但是随着林秋雅的叙说,卓凝雪已经沉淀到这种很幸福的邂逅中,就好像这种场景,是她亲自经历一样,时喜时忧,时悲时乐,投入深情地倾诉,地确可以感化任何少女人纯美的心扉。: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我说呢,秋雅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又喜又忧,就是担心,自己没有机会了是么?”

    林秋雅摇了摇头,说道:“凝雪,你误会了,我没有想这些,只是有些失落罢了,相比颜悦,我只是一个感情上地懦夫。”

    卓凝雪立刻劝道:“秋雅姐,你这么优秀的女人,何必也钻牛角尖呢,只要你开口,还怕没有男人喜欢你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为什么不找个喜欢的男人,好像我没有听说你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卓凝雪脸上马上出现了一种尴尬,扭捏的说道:“追我的人其实不少了,但是没有人能像秋雅姐说的那样让我感动,再说义父不准我暴露自己的身份,而且当年我向义父承诺过,这一生做萧家人,永不背叛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一惊,问道:“凝雪,那你不就是一辈子没有办法嫁人?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也这么想过,但是义父认我作干女儿的时候,就告诉我,给我订了一门亲事,但我到现在,还没有见过那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更是惊奇,问道:“你答应了?要是那个男人很差劲怎么办?”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卓凝雪笑道:“怎么会呢,我就算是不相信自己,也会相信义父啊,他被称为商业之神,眼力之准,岂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,他看中的男人,哪里会差,放心吧,我敢打赌,义父看中的人,一定不比秋雅姐看中的男人差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笑道:“在我的心中,已经不可能会有比他更优秀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但是卓凝雪却并不赞同,那个男人被说得这般好,也只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罢了。

    那个记者会结束的第二天,萧秋风与天颜悦回归上海,而露丝依依不舍的离开,虽然情爱融合,不忍离别,但是她也明白,此刻不是团聚的时候,中东还有很多事需要她去做。

    只要是为了这个男人,就算是再辛苦,再煎熬,她都心甘情愿,不觉得苦。

    不过离开之前,她特别的交待天颜悦,能帮她的事,都已经做了,剩下的就要靠她自己去争取,无论如何都不要退缩,结果一定不会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到了虹口机场,众人下了飞机,萧秋风已经提前开口说道:“小悦,很久没有回家了吧,赶快回去吧,咱们以后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表现的深情柔意,让他有些很不好的感觉,没有下定决心去接受这份情感之前,所有的艳福,都显得有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颜悦小姐,你不是已经高调的宣布与秋风的关系了,怎么都得先去萧家上上门吧!”司马洛这一趟立了大功,受到了老太爷的表扬,心情当然很是不错,天颜悦的表现,他看在眼里,当然已经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萧秋风瞪眼的表情还没有散去,天颜悦已经很是脆声的说道:“是哦,司马你不说,我还真是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转身吩咐道:“小琴,小芳,走,咱们先去萧家,把行礼都运到萧家去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急了:“小悦,这不太好吧,就算是有什么事,你也要先与你家里说一声,不然他们还以为我拐卖他们的女儿呢?”

    天颜悦家也在上海,而且也算是富华商人之家,与林家有生意上的来往,所以才会与林秋雅交了朋友,很多年的交情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萧大哥,等下到了你家,我再与家里打个电话,通知他们一声就可以了,,而且我已经决定了,我既然已经宣布了,这件事,我要亲自给嫣月姐姐解释,免得到时候,她责怪你。”

    而心里却是哼了一声,想到:你还不承认,就是你把人家女儿给拐了,不然她能不知羞涩的送上门去么?

    也不知道露丝姐姐说的计策好不好用,也不知道萧家的人欢不欢迎,其实天颜悦心里也是没谱。

    不过都已经走到这一步,她还能想什么,就算是萧家有个巫婆,她也只能往火坑里跳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,秋风,我就先走了,不打扰你与天颜悦美女的相亲相爱,过两天我会去你家拜访的。”司马洛戏谑一笑,已经不客气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萧秋风,看着天颜悦那倔强的表情,真是什么反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去我家玩几天,玩厌了再回去吧!”

    我才不会玩厌呢,还想着在那里呆上一辈子。

    天颜悦脸上多云转晴,马上很贤慧的挽住了萧秋风的手臂,却不知道,在一旁,几个暗藏的境头,却已经让他们亲密的身影成了明天八卦杂志的头版。

    “走吧,萧大哥,咱们回家吧!”这种感觉真的挺好,或者说回家的感觉真的很幸福,因为他们回的是那属于彼此共同拥有的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