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六十五章 血染汉城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棒子之所以有商谈的意思,皆因为几天的杀戮,让他们有恐惧的惊吓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出面,但是司马洛提出的要求,却并没有被答应,棒子还是很注意脸面的,说是最底线只能在报纸上发布公告,帮天颜悦澄清这件事,连那些涉及性门事件的官员,都不拘禁审查,总统更不会亲自公开道歉。

    既然萧秋风交待过了,司马洛当然毫不退让,那政府官员,只有无果的扫兴离去,相信他们的要求,很快就会传给能够作主的最高掌权者。

    此刻,需要给他们一点点时间,萧秋风并不是一个善于等待的人,此刻的那些政府官员,绝对想不到,这个时间对他们来说,会是如何的宝贵,但是很显然,他们放弃了。

    商谈没有结果,反而是对酒店的监视,却又更增加了人手,从汉城暴力事件的升级,这里已经三次增加人手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据司马洛的情报,进入汉城的军队人数,已经是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,那些人受到的教训还不够,端掉了警察局,干掉了M国的异能高手,却让他们感觉不到肉痛,也许刀只有刺入他们的身体,他们才知道,痛是一种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紧张的气氛中,各大报纸谣言满天飞,汉城已经处在一种人心惶惶的境地,许多工厂与学校,都已经暂时关闭,等待政府对事态的控制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感受到了,棒子似乎想孤注一掷了,众多兵力的兵署,已经把汉城围成了铁桶,每一条重要的街道,每一个重要的部门,都加了双倍的人手,只为应付都市行踪不定的杀戮人群。

    李强兵已经打来电话。棒子三次搜查到他们的藏身处,很是有些狼狈。他已经迫不急待的询问下次行动安排了。

    司马洛有些急切的冲了进来,这一次脸上地铁青表情,似乎发生了什么很是严重的问题,萧秋风挂断了电话,还没有发问,他立刻就说道:“秋风,这一次棒子把事情做绝了。我刚收到消息,总统亲自签字,下达了绝杀令!”

    “对象就是天颜悦与她身边地所有人,而我刚才收到汉城市政府的限时离境书。他们要我在下午五点之前,离开H国国境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被逼急了,竟然准备湮灭一切证据,不留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一丝的紧张,看了司马洛一眼,问道:“你的话还没有说完,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?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消息,当棒子来说。是绝对保密的,司马洛能知道。当然是因为那个合作的伙伴,总统虽然是H国第一人,但那个人,也势力滔天,在政府占有相当的席位,不然他也不敢奢求那总统地宝座。

    M国异能组的全军覆没,让那个人心惊的时候,更觉得机不可失,所以当总统签下了这个行动计划的文案那一刻。这个消息。就变成了政权变化地导火线。

    他很明白,对方有这种强大的力量。根本就不畏任何人,任何事,激化的矛盾既然没有办法化解,那么杀戮已经是无可避免,而他,却已经想到了一条可以从这场都市战争中获利的方法。

    司马洛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秋风,你说的没有错,我的确与人有约定,他给了我一个建议,可以让汉城,让整个棒子国变天,但这却是对你的一次利用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人与人之间,只有在相互利用地时候,才可以成为朋友,他们利用他的时候,他何曾又不是在利用他们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字,杀------”

    杀,地确只有一个字,但是狂乱的杀戮,却可以让汉城全民恐慌,战争的气息一旦散布整个汉城,那么政府的警戒令,将陆续的升级,当到了战争状态的时候,政府的威信,已经变得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而那个人就会趁势而起,宣布成立临时政府,解决目前的危机,当然除了萧秋风他们,在那人的背后,当然也不少军方力量地支持,但不可否认,杀戮,带给他很好地上位机会。

    “只要他答应我的要求,那就没有问题,把目标给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心里很清楚,如果说H国黑道地力量,未来的日子属于他,但是司马洛从这件事情上,将到得更大的好处,至少把一向心怀诡异的H国变成依附,这个功劳,可以抵得上他十年的功绩与资历。

    这种大家都好处的事,他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,萧秋风并不担心那个所谓的伙伴失约,他既然知道利用如此机会上位,那么,他也很清楚,只要他不合作,在他的下面,会有另一个人,同样有机会占据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司马洛更不是蠢人,他当然也留着相当的把柄,这一点,应该不需要他来教才是。

    目标已经确定,在汉城市郊,有一处很小的军营,说是军营,是因为这处位置属于军方,但是人数并不太多,只有三四百人,但它最重要的作用,是作为军方物质的集合点,很是重要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所需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踏平这座军营,然后烧毁所有的物质,然后引开汉城内的军队,扰乱正常的秩序,杀人放火,抢劫勒索,占地为王,只要是可以让人恐慌的事,都可以做。

    虽然萧秋风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,但是当看到那份计划书的时候,他也不得不说,这个人果然是枭雄人物,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对此刻的汉城来说,护域最严的当然是总统府所有的位置,几乎占据了大半的兵力,而市郊,却变成了空城,萧秋风一声令下,所有的染血之战,都从那个小小的军营开始。

    兵分两路,李强兵带人强攻军营的时候,铁柱已经在城中搔扰,而这些地方,正是兵力空虚的所在,如果没有内部的人员合作,的确也达不到如此轻便的效果。

    萧秋风哪里都没有去,只是在酒店里遥控指挥,不管那个绝杀令是不是真的,天颜悦的安全,绝对排在第一位,所以除了他,连露丝也留在了酒店,以应付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枪声在汉城响起的那一刻,司马洛也密切的关注,这个时候,他根本已经无视那限制离境的通知单,这一仗不仅关系着萧家男人,更关系着他未来的政治生涯。

    成与败,影响着他的一生。

    二三百人的小军营,几乎就没有费什么力气,除了几十个士兵逃走,大部分在枪战中被击毙,鲜血染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,随着一把大火的熊熊升起,汉城半天边,都变成了浓烟滚动。

    物资被毁,枪械被抢,倒是被佣兵们捡了些便宜,装备更是精良。

    铁柱已经涌进占据了三条街,汉城最繁华的三条街,对他们来说,所需要做的,就是蹂躏,尽量的蹂躏。

    铁柱并不是冷血动物,但是对棒子,他一向没有好感,而且数次的国家冲突,这些棒子卑劣污辱的污陷,早就像是一团火,此刻被触发点燃,不停的对着佣兵下达杀戮的命令,而佣兵却真正的是冷血的杀手,他们只会执行命令,而从来不管,所需要杀的人是谁?

    连自己都是一个没有命的人,他们又哪里顾得上去怜惜别的生命。

    事态的更进一步升级,总统府里已经是一片惊慌,几个秘书处的人员,执着刚刚收到的信息冲进了总统办公室。

    总统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模样看起来很是平庸,说实在话,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平庸,他也坐不上总统的位置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也只是一个傀儡,一个只有少许范围下自由的傀儡。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三六九军营被焚,死伤三百六十九人------”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西街被爆徒侵占,死伤无数,具体数字目前还无法统计-------”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上千市民已经涌到总统府前,强烈要求政府尽快的处理这件事------”

    总统已经满脸是汗,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,然后很是有些小声的问道:“事情真的闹大了么?”

    几个秘书都露出几分同情的眼神,一个国家的总统,做到如此地步,真是太让人辛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