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六十三章 沉重的思考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重生之前,萧秋风是一个战士,而战士最厉害的就近身攻击,一米六身高的富林巴,在萧秋风的面前,就如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手杖几次举起,但是皆没有使用的机会,因为咒语一动,无形的刀气就已经临至,他就算是有再大的胆子,也不敢硬接这种刀气。

    胸口已经中了一拳,这一拳,让他五脏六腑都在烧痛,猛吐一口鲜血,他知道,自己已经受伤了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此刻异能组众人乱战一团,根本就没有人过来救援,更何况在他们的心里,富林巴有异能之父的称呼,此刻还盼着他干掉对手,去帮助他们呢?

    萧秋风看着富林巴有逃走之意,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,而且远处的枪声雷动,军队的人马,已经就要赶到了,他没有太多的时间纠缠。

    龙变对他来说,那是随手而来,并不像异能之器一样,需要借助,龙身一现,富林巴已经惊了一跳,手中的杖开始急念咒语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萧秋风的太快了,那瘦小的身体,已经被整个的提了起来,如甩动的稻草人一般,疯狂的抡着飞舞起来,血如水,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一声连着一声的惨叫,从这影子般的飞舞身体里传来,等到萧秋风停下来的时候,瘦小的身体,已经变在鲜血染尽的一条烂肉。脑袋都已经被抡掉了半边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用尽了全力。终还是干掉了这个强悍的异能者,身形一定,一个惊雷霹雳就已经迎头而来,一个雷力地异能者。愤怒的袭来,因为他离萧秋风最近,看清了,他们的组长富林巴很是惨状的死态。

    萧秋风冷哼一声,有了对付富林巴地经验,他知道如何对付这种异能高手的方法,身形最快,雷力未至,他已经掐断了惊者雷的脖子。**J首发**连人都死了,惊雷不挡自散,就像是从来没有响起过一样。

    十几个异能者,此刻在萧秋风的震撼下,一下子死了好几个,露丝一直担心气环中的心爱男人,此刻见他脱险。手中的余劲更强,剑飞如霞光四贱间,那名狼人的整只利锋之手,已经被整个的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且剑提凌然,瞬间穿透了他的喉咙间,鲜血暴射,几声听不太懂地“吱”音。这个狼人异能者,无力的倒下死去。

    “走-----”随着一声轻喝。仅剩的三个异能者,不敢再战,准备遁地逃走,李强兵与铁柱强力迎击,追身而后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异能者好像忘记了,在这战场四周,布防了韧性的结界,他们三人一冲之下,身形突然的停止。而且反身后退。正好迎上李强兵的重脚之力,一记后背。当场就被打得碎尸三分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被铁柱重拳掏心,没有声音,却立刻从嘴里吐出了浓浓的血汁,眼睛愤意,慢慢地倒下,估计所有的内脏在这一拳之下,成了粉沫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最后一个异能高手,惊慌得都忘记异能的使用,被三个神兵围攻,当场被乱拳打死。

    “包围庄园,任何人都不要放过。”外面已经响起了军队的杂声。

    萧秋风身体如风般的飘起,刀身合一,所有的力量融于四肢之上,幻化成一柄绝世天刀,刀身一过,所有地防护结界,已经被割开,随风飘散。

    “强兵、铁柱,你们随我来,露丝,带他们走。||首-发||”

    神兵战队里,只有两人的力量最为强大,就算是对着千军万马,也不需要担心,只要想走,却没有人可以留得下他们。

    露丝点头,手一摆,几个神兵已经跟在她地身后,悄然的退走,而萧秋风盯着那冲进来的大队士兵,很是冷血的说道:“先杀几个再走!”

    话声一落,身形就在这里消失,铁柱与李强兵已经知道这个萧少的意思,两人不敢怠慢,在大军里杀戮,这却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一万多全副武装的士兵,已经把庄园前门包围,快速的向着后院涌动,萧秋风一马当先,身形如影子般的出击,动作之快,绝对不会让人看到他的样子,立刻,六个士兵已经惨叫一声,仆地而亡,这些人,对他来说,真是如踩死蚂蚁般地简单。

    听到惨叫,四周地士兵已经围涌过来,让露丝与神兵战队有了离开的机会,而铁柱与李强兵如两只老虎,纵入人群中,血腥地屠杀着那些连开枪都来不及的棒子士兵。

    只乎在几分钟时间,人越涌越多,但死亡的却已经超过了百人,这些人与异能高手实在没有可比性,每一拳下去,都会有一个血水喷涌,成为死人。

    慢慢的士兵都不敢冲前,慢慢后退,新加入的不再是士兵,而是棒子政府国安部的高手成员。

    萧秋风知道今夜的目的已经达到,轻喝一声:“走-----”两记刀心之力,已经劈开了围着李强兵与铁柱的人群,身体踏着他们的肩膀,飞身而起,一闪一没之间,那些才把枪抬起的士兵,连眼睛还没有适应过来,三人就已经失去了影踪。

    这****,整个汉城都热闹非凡,政府军开始大规模的戒严与搜查,在汉城警局被毁之后,又一起暴力的杀戮发生,让整个城市的气息,都带着缕缕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李强兵与铁柱已经藏了起来,而萧秋风回到酒店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两点多,相信没有人能察觉到他的形踪。司马洛还没有睡着,一个人枯守孤灯,默默的抽着烟,因为这****,对他来说,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。

    从心里,他还真是希望那个男人失败,那样,就表示,他并不是无敌,仍有对手可以控制,但是当他很是沉闷的抬头,却发现,在他对面的沙发上,已经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着我回不来?”萧秋风很是意味深长的一笑,说道:“异能的确有些真本事,多担搁了一点时间,这一次来的人也挺厉害,富林巴,你听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以司马洛的身份,却还不够资格知晓,摇了摇头,说道:“能被你定为厉害,当然说明不是一般人,不过,终非是你的对手,来,秋风,我敬你一杯,我就知道,你一定可以胜利归来的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枪声,整个汉城都惊动了,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男人安全的回来,那就表示,一切都没有问题,M国支持的异能高手,已经败了,至于具体的结果,不需要问,明天他自然会知道。

    萧秋风喝了一杯酒,润了润喉咙,笑道:“司马,希望我们能一直作朋友,你准备的酒,的确不错。”

    两杯酒下肚,萧秋风已经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晚了,该睡觉了淡然的情态,平静的语气,但是司马却从这种静静的平和中,感受到一种沉重的压力,有些东西,大家都心知肚明,这个男人,根本已经没有给司马家任何选择的机会。

    顺我者晶,逆我者亡。

    虽然都在笑,但是笑容里暗藏着无尽的杀机。

    单独的卧居里,司马洛接通了家里的电话,虽然此刻已经是深夜,太爷并没有发怒他的打扰,而且如此时刻的惊扰,当然不是一般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太爷一惯的冷漠,但是语气里,分明多了几分迫切。

    “他回来了,如果我没有猜错,M国佬的异能高手,估计死亡怠尽。”不需要等到明天的通报,司马洛都可以想象得到,因为这个男人,竟然连一丝受伤的模样都没有。

    太爷沉思了片刻,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看样子,打败龙枪的一战,并不是虚构,这个男人拥有这种实力。”

    与老喉这一战,在暗底下流传,但是知道的人并不太多,太爷听闻了,但是这种神乎其神的事,没有亲眼目睹,他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太爷,你有没有听说过异能高手里有一个叫富林巴的人?”司马洛轻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富林巴------”太爷一向稳重,泰山崩而不动,但是此刻,却是有几分惊讶的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说为了对付这个人,担搁了一些时间,而且说这个人很是有些利害。”

    太爷苦笑一声,然后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如果只算厉害,那也算不上是异能之父了,这个萧家的男人实在太强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