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六十二章 异能与中国武术的较量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浓浓的鲜血一现,空气中就多了一种腥腥的气息,刺激着这种杀戮,更是狂动,神兵战队当然谨记着萧秋风命令,一刀可以杀死,绝不用第二刀。

    因为有许多异能高手每次力量的勃发,都需要时间,虽然这种特别的力量不容易对付,但是却可以让他没有机会发出异能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中,有两个五行异能者,身影速变,虚无飘缈间,紧紧的缠住了李强兵与铁柱,倒不是这些异能的力量很强大,而是因为捕捉不到他们的身影,每每出拳,都攻不到实处。

    一种乳白色的光芒,如水般的慢慢轻泄,把富林巴瘦小的身子裹了起来,就如一尊白玉的雕塑,而他手中的灭世之器带着强大的毁灭异能力量,凝固着空气的流动,恍若让人有种要窒息的不抑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客气,身子一靠近,两记刀心之力,已经随手而出,富林巴手杖抵挡间,虽然的确没有受到伤害,但是他的身体,却已经禁不住的后退了三步,看样子,如果不是靠着异能手杖,他却并非如此的可怕。

    场间,已经传来了一声嘶吼声,表明某个异能高手,被毁灭。

    富林巴似乎也感受到了,哼了一声可恶,挥舞着手杖,掀起了滔海般的异能之力,如鼓风机一般,把这整个庄园都带入了飓风的巅口之上草皮被掀起。树被刮倒,连最近地几扇门,也被风浪袭击,破得粉碎,萧秋风身体逆向而动,武魄之力。已经注入手臂,连袖子也被金光笼罩,紧握成拳的力量,散发着惊天动地的庞大。

    这一拳,又一次结结实实的攻在了手杖之上,手杖的确是极品。抵御能力非凡,但是萧秋风使用的妙劲之功,却没有造成反弹,而是如天盖顶般地,这股强大的力量,从手杖渗下,全部传到了富林巴的身上。

    双脚已经陷入了草地之下。富林巴虽然没有后退,但是双腿已经有种麻木的感觉,萧秋风的力量,永远都不是李强兵可以相比,这一拳的承受,富林巴立判高下。

    手中地异能之器挥动间。已经变成了剑,变成了绳。它可以变成了你能想象到的任何武器,让你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受伤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萧秋风,还真是没有人可以从他的手杖下逃得性命,这个老头子的厉害,几乎已经超出了异能的范畴,被称为异能之父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奔雷炸响,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狼籍,声音也传得很远。萧秋风知道。不需要多久,大量地军队就会赶到。而富林巴的纠缠,的确很是让人致命,更何况此处被元素之网阻拦,非一般人可以突破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尽快的收拾他们,那等下将会陷入军队的包围,更难脱身了。

    “龙破天!”萧秋风大吼一声,避开了风雨相加的手杖攻击,迎天而起,这个早该见上帝地老头子,仗着异能配合,身法之快,几乎有种御风而动的迅速,是萧秋风生平所见最厉害地人之一。

    龙变三绝心法一动,化身神龙之体,追击不让的富林巴被这种金光闪动的热能灼伤到了眼睛,双手挡在了眼前,身形一退,就已经抬头昂望,一只幻化的金龙,挥舞着狂爪,厉声吼动,咆哮如雷的向他袭来。

    “龙神------”东方最神秘最强大的三龙之一龙神,竟然会出现在这里,看着这个年青人的模样,绝对不是龙神,但是这种强大的力量,却已经比龙神只强不弱。

    作为世界上最神秘的异能存在,他当然需要知道,世界上有哪些力量可以对他造成威胁,神形一出,他就已经收起了轻看之

    虽然没有机会与龙神一战,但是关于龙神地传说很多,他一直都相信,龙神,绝对是他最大地对手,而现在,所有的奇迹,竟然都依附在这个年青人身上。

    手中地武器又变成了手杖,手杖一掀一提之间,变成了一根三丈之长,杯口大小的树条,而树条就在眼前变成了绿叶葱葱,神龙未至,那就已经变成了树,而富林巴却在这种绿意中,失去了身形。

    萧秋风想都未想,身体绕着树条,灼热的火焰,焚化着每一抹绿的生机,绿叶一片一片的飘落,春在这一刻,变成了深秋,空气里有了几分萧条寂谧,似乎两人存在的空间被隔离,外面的吵杂与杀戮声,他们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这里仅仅属于他们。

    绿叶飘尽,这里唯有树枝条条挺直,而萧秋风准备把这颗代带着富林巴生命之树铲除的时候,那些树枝竟在变成了一柄柄的剑,迎风而动,飘扬溢动,形成了剑河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萧秋风第一次看到如魔术般的异能力量。

    实在算不上强大,但却相当的诡异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龙爪舞动,空间里传来“叮当”不断的声音,那些剑河之剑,皆已经被劈落,变成了枯枝,片片而化成灰烬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龙灭天的强大气息,吞噬着所有生命的迹象,萧秋风爆发的武之魄力量,融入龙形幻体之中,龙遨游天际,虚空舞动,神龙的力量,已经被全部提升,每一招,每一势之间,皆在无尽的增强自己。

    这就是武之魄的潜在特点,可以从任何的战意中,吸取自己所需要的进境力量。

    刀海被劈散,那颗树立刻消失,站在眼前的,仍是富林巴与他手中所握的手杖,但是此时的他,脸色相当不好,那长长的头上,已经被烧焦了部分,散发着浓浓的焦味,显得很是有几分狼狈之态。

    但是眼里的恨意,却是更浓,萧秋风却没有时间理会这种怨恨,龙灭天的力量,滔涌而至,向着富林巴袭来,万丈高浪,一波高过一波,在这一瞬间,把这矮小的老头子淹没。

    但手杖化小舟般,富林巴竟然来了一个苇渡江,站在手杖之上,凌然不动,不过他忘记了,萧秋风已经化形成龙,这里的一切,皆由他掌控。

    浪起,竟然可以不落,那无形的滔浪,竟然就如被钉子强行的固定,富林巴整个身形,从这海浪下掉了下来,重重的摔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而萧秋风龙变三绝的第三绝,龙变,已经形成了水火之龙,左右相夹,气势强悍的袭来。

    手杖变成了护遁,富林巴一直安然的情绪变得烦躁起来,厮声厉吼,爆出了彻斯底的嚎叫。

    一声轰天的巨响,两人的空间被炸开,气浪袭散,几个最近的人都已经被掀飞,连李强兵也退却了六七步之多,可见他们形成的力量空间,是如何的强悍。

    萧秋风迎面相对的时候,富林巴已经身形不稳,嘴角溢出了紫红的血痕,那无珠的眼睛,如恶魔的黑洞一般,形成了诡异的神态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个老头子想干什么,但是可以确定,接下来,铁定是不要命的一击,因为这种疯狂的神态,已经让萧秋风深深的知道,危险气息临近。

    影子身法已经运了极限,萧秋风已经见识了这个老头子异能之器的厉害,根本就不想再给他这个机会,对异能高手来说,近身的搏击,与他们这些搏击高手相比,就如小孩子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富林巴正在小声的念着咒语,一种泛蓝的力量,很是轻柔的从四周涌动,但是萧秋风影子身法运用的瞬间,力量融合的刀心之力,已经如飘落的桃花,染红了五颜六色的刀形,一波又一波的化出。

    富林巴闪避间,已经没有时间再念咒语,那蓝色的光芒,淡去消失,而萧秋风已经到了他的眼前,最本原的力量,最直接的攻击,连环不绝。

    异能是一种借用的力量,所有的使用,都需要一个过程,就算是有了异能之器的作用,富林巴也没有可能像萧秋风一样的快捷,只是几招下来,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嘴角的血流得更多,脖子下面,都染满了鲜血,样子更是狂暴不安。

    而刚才的刀心之力,更是在他的身上,留下了道道伤痕,他手中的护遁,连挡也来不及,除开了异能,他也只能算是一般的高手,或者这个老人忘记了,真正战斗的时候,根本就不会有人等他念咒语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