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六十章 不退缩的爱意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有些事情,萧秋风早就已经知道,天颜悦那份依赖之心,早在香港的时候,他就已经感受到了,但是那一刻,有舞与柳嫣月的存在,他不敢有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爱与不爱,萧秋风自己从来没有想过,只是那天,听到性门事件的主角是天颜悦之后,他根本就忘记了,他们只是很普通的朋友。

    那份关心,或者已经超出了朋友的界限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杀戮,皆因为这个女人受到了委屈,萧秋风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的恼火,想杀尽这里每一个污蔑过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悦,你已经长大了,不要像小孩子一样的随意开口胡说,免得大家误会。”他可以接受露丝,可以接受凤兮,甚至可以接受香港仅仅一面之缘的青萍儿,但是天颜悦,太纯真善良,他不想负她一生。

    虽然有一瞬间的被诱惑,但相对一生来说实在太长了。

    泪水已经不抑的溢动,看着萧秋风一脸平静的冷静,天颜悦实在想不通,她都已经如此抛却女人的羞涩,坦坦然然的告诉他,她爱他,他为何没有一丝的感动,或者惊喜,难道她真的不值是他爱么?

    她是天皇巨星,深受粉丝的追棒,无数的鲜花与祟拜铺成了她人生的路途,但是在她的心里,却是孤独的,午夜的梦幻里,皆只有一个身影,这一年多来,她从来都是在这种幻想中,苦苦煎熬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我已经长大了,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你可以不爱我,但是没有权力阻止我爱你,萧大哥。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,就算不能留在你的身边,我的心里。永远都只会想念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努力的没有让自己的泪流下来,凄婉的表情,有着几分悲伤的无力,慢慢的离开这个温暖地怀抱,勉强装着一副笑脸:“你们一定有事要谈,我先进房了。****”

    那一转身的黯然失魂,让萧秋风差点都想开口安慰,但他终是没有开口,看着这小女人的背影,被门挡住。清香地气息仍在,但心境却已经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众人都觉得有些尴尬,而露丝第一个开口:“老公,颜悦妹妹有什么不好,你为什么让她这么伤心?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确是她最爱的,但是很可惜,这个男人太不了解女人心了,有时候,让人爱得如此的痛苦,却又爱得更深。也许这一刻的天颜悦心情,她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司马洛皱着眉头,脸已经成了苦瓜,扪心自问。如果有一个像天颜悦这样的女人说爱他,不要说有老婆。就算是全天下的人都不答应,他都不会拒绝,哪怕是失去一切,天颜悦,本就是一个可以让男人付出一切的女人他有些想不通,也有些婉惜,这个萧家男人,为什么会拒绝。

    李强兵与铁柱他们也有同样的感叹,但是他们没有开口的权力。

    萧秋风很是洒脱一笑。说道:“就是因为她太善良。太好了,所以。我希望她能平安幸福一生,露丝,你也知道,我地女人已经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,如果这样的理由,放弃一个如此的女人,并不是一般的男人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们这一次来了一千多人,分三批进入,最迟的那批人,明天下午就可以到达汉城,你需要我们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铁柱已经开口,以前满身的杀气,渐渐的消融,这代表着他又进步了。()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回头,看了司马一眼问道:“地点找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司马洛应道:“当然找到了,不过听说那些人很强,秋风,你真的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世上有什么事是绝对的有把握,萧秋风轻轻的说道:“去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露丝见萧秋风如此地铁石心肠,很不爽的哼了一声,不参与讨论了,直接就敲门走进了天颜悦的卧房。

    天颜悦孤坐在窗户边上,背对着门口,此刻娇弱的身体,在无声地搐动着,并不需要上前,露丝就知道,她在伤心的哭泣着,其实遇上这种事,就算是她,也会控制不住地伤心流泪的。

    开门的声音,天颜悦已经听到了,很是快速的擦拭着脸上的泪痕,她不想让萧大哥为难,只要他开心,她可以承受所有的痛苦。

    但是她转过身来的时候,脸上的泪痕却在这种擦拭中,变得更是狼狈不堪,而她强装的一笑,更是让人心怜不已。

    “露丝姐,我没事,你放心,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地。”

    露丝有些无奈地摇头,轻轻的走到她地身边,说道:“好了,颜悦,想哭就哭吧,看你的脸,还能骗得了哪个,当年我也是被这可恶的男人,折磨了好些年。”

    想想他们从对手变成最亲密的爱人,这其间,走过了多少风风雨雨,只到拥有了,露丝才真正的明白,原来很早之前,在她的心中,就已经有了这个男人的影子,只是可恨,傲气的个性,让她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天颜悦重重的摇着头:“我不哭,我不哭------呜------”

    她已经努力的忍耐,但是终是没有控制住那悲呛的心扉,就如快乐的天使,在拒绝的那一刻,被沉重的打入了地狱,未来的日子,将是一片黑暗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露丝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道:“颜悦,不要伤心,其实他并不是不喜欢你,只是觉得给不了你所需要的,他还没有了解,你真正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微微一顿,她所需要的?爱得如此的辛苦,她还能奢求什么?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他家里有了柳嫣月,这里还有我,听说还有一个叫凤兮,一个叫舞的女人,我是不会在乎,但是你确定不需要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天颜悦泪依续渐流,慢慢的抬起伤态的脸庞,说道:“露丝姐,从我喜欢萧大哥以来,我一直没有奢求过什么,只希望他多看我一眼,而我也能时常的看到他,留在他的身边,照顾他,就够了,我真的没有想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会后悔------

    “我又怎么会后悔,不过现在,后不后悔,还有作用么?”萧大哥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,一直以来,都是她自作多情。

    露丝笑道:“还有机会的,颜悦,如果你真的决定了,那就用让自己没有退路的一招吧!”

    当露丝把想的说出来,天颜悦已经很是吃惊的问道:“这样,真的可以么,萧大哥会不会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他只是偶而脑袋有些上火,想通了就好了,再说,这件事,那个老头子一定很愿意帮你,他是老公的大伯,很有分量的,不过颜悦,这样一来,你可能会牺牲许多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已经点头,她知道这样做的后果,说道:“没关系,其实我已经有些厌倦了,如果真的能跟在萧大哥的身边,我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平凡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打电话与那个老头子商量一下,等这里的事解决之后,就把消息放出去,然后你一定要死皮赖脸的跟着他,最好赖在萧家不走,反正不成也成了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倒没有再哭了,但是这种事,是不是太羞人了,而且要是让家里知道,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而自动送上门,不知道会不会骂她不知羞耻呢?

    想了很多种可能,但是那种诱惑,却还是让她点头答应了,这是用她的未来作赌注,在她的心里,有一点很是肯定,萧大哥非常非常的关心她。

    门外,司马洛已经拿出了份手画的草图摊铺在桌子上,这就是M国异能高手居住的所在地,路径与门道,都标识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其实当司马洛暗示,准备对付这些人的时候,那合伙的伙伴,也很是兴奋,如果拥有可以与异能组较量的高手,那这一趟浑水,就会越来越深,最后的结果,总统把事情越闹越大,失去民心。

    所以除了画出地图,还给出了相当的建议,司马洛当然一一的说给萧秋风听。

    要不要按照这样说的做,当然也就看萧秋风自己心中的判定了。“异能组绝对都是高手,他们拥有的力量,都很神秘,所以对敌的时候,你们一定要很小心,能一刀了结,就不要用第二

    近身搏击,这些异能者也许并没有太多的作用,但是被M国视为最严密的异能,却的确很厉害,就如有些人身轻如燕,一起三丈,而有些异能可以练化火元素,全身带着烈火,只要被沾到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