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十二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众人皆惊,连司马洛与何向南也是一脸的讶然,或者在这里的每个人,他们都清楚的了解过,赵若辰的举动,已经超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,堂堂四大公子之一的风流公子,却也如此胆小,连我办公室的大门也不敢进么?”赵若辰站在门口,冷声不屑的激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,去,看这位美女搞什么明堂,我就不相信,她还敢吃了你。”何向南眸里暗光一闪,就已经大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风流鬼,如果被揍,就大声的叫,我们进去救你。”赵若明有些胆怯的看着办公室,此刻这个房间对他来说,不亚于虎穴,他是不敢进去的,一副沉重的样子,像是萧秋风一旦进去,就会是壮士一去不返的悲惨下场。

    萧秋风站了起来,这几个公子都在演戏,一时之间,他倒真是摸不清几人的门路,但是对着赵若辰,却真是不需要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一边的孙庆煜也想开口,但是忍了忍,却没有说出来,以这里人的身份,实在也不需要他出面了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里面肃穆的气氛就变了,变得有些奇怪,萧秋风看着赵若辰那冷艳的脸上,蓦然的腾起笑意,媚若春香之息,他心里就暗暗的感受到一种阴谋的味道,这个女人似乎并没有笑的心情,特别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声音也变得纯然与呤调,那暧昧的意念,在萧秋风的心里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,你不是要若辰给你道歉么,若辰哪里敢不呢?”婉约倩丽的柔美,实在动人,但是媚艳的诱惑,却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手搭在了萧秋风的身上,一股处子的体香,暗香飘来,硕大的酥胸,更是傲然挺立,抵在他的手臂之上,舒畅怡人,那制服之中,隐藏的极致风情,在这一刻,尽绽无疑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脸的迷乱狂纵之态,更是让赵若辰冷冰气色凌然,心里叫着:“占吧,让你占占便宜吧,等下我要打得你这个王八蛋,连你老子也认不出你来。”

    多日的抚臀之仇,今天就一次报个够。

    她一直就没有想放过这个王八蛋,没有想到,今天又撞在她的手里,等下众人闯入,她一定要以色狼搔扰之罪,将他拘留十五天,十五天,哼哼,她会慢慢的让他尝尝什么才是冤狱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,若辰只是一个小女人,无意过错,请你原谅一二可好?”眼眸低瞥之下,那韵态毕现,动人的体态,却已经呈现一种骚动的**,丰乳肥臀之下,更何况还有制服的诱惑,让人不堪承受。

    腰身被手臂搂住,萧秋风嘴角里透出一种邪意的笑容,但是很可惜,赵若辰并没有看到,不然铁定不会以身侍虎了。

    手已经伸到了**之下,赵若辰心里一惊,双手猛然一抱,却已经把萧秋风的头压在了自己酥胸之上,滚在了长长的办公台上,玉手如箭,在这一瞬间撕碎了自己领口的两粒扣子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------非礼啊-------”一声惨叫,随即而高吭传来。

    门口早就等着太多的人,在这一声响起,皆闯门而入,眼前的情景,比上一次萧远河与孙庆煜他们看到的更要荒唐。

    屋内男女,纠缠躺在了长长的办公台上,如果说上次只是姿势不雅,但是这一次,却是春光毕现了。

    四肢交缠不说,在赵若辰的领口上,还黯然的呈现着粉红的春色,那制服之下,粉嫩的玉颈泄出了一片,让人惊然目呆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住手,你这王八蛋,真是岂有此理,警局之内,竟然如此放纵,真是该死。”妇人大喝,急不可奈,这女局长可是她的女儿,在人前被人非礼,她颜面无存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点也不急,被压在酥胸之上的脸不住的揉动着,感受着丰满硕大的甜美滋味,大口更是一张,在这女人嫣红傲然之处,狠狠的一口,虽然隔着衣物,但是舒服感触却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看样子,当年略有些青涩的小老虎,今日已长大,身体的诱惑,真是让人沉迷异常。

    “色狼,流氓,滚开------”虽然只是在演戏,但是那一口之下,却是敏感通体,赵若辰真是不甘承受,眸里湿气显露,真的被占尽了便宜。

    李海斌与其中一个干警也上前,把萧秋风从局长身上扶了起来,只觉得这个风流公子实在色急了一切,就算是想这么做,但是也得看看这是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王八蛋,色胆包天,我好好的向你道歉,你竟然敢非礼我,我要你不得好死,来人,把他给我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手揉着眼睛,这一次,赵若辰是不会再放过这个风流公子,一定要废了他的第三条腿。

    萧秋风色乱的眼神,一丝未改,反而淫笑道:“虽然是被迫中奖,但是局长大人的身材还真是一级的棒,不过关起来之前,局长大人能不能把我的手镣给先解开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转眼一看,萧秋风站直的身子,双臂放在身前,却真正戴着手镣,一个戴着手镣的人,要非礼功夫一流的局长大人,这话在这一瞬间,就有些变味了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人是傻子,席空般上前一步,冷冷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萧秋风不在意的回道:“局长大人给本公子来一处美人计,只是可惜,陪了夫人又折兵,不过我大人有大量,不怪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你这是干什么,道个歉而已,又生这么多事端。”孙庆煜说着,走到萧秋风的面前,替他解开了手镣。

    妇人不解,问道:“孙局,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看着大家不责问萧秋风,反而盯着女儿,似乎不对。

    赵若明说道:“妈,老姐这是想栽脏给秋风,人家带着手镣,能非礼她,不被打成猪头就不错了,再说了,像母老虎样的,谁敢非礼她啊!”

    赵若辰一时就呆在那里,她这是在演戏么,她是真的被非礼了啊,但是此刻,没有人相信她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会向市长汇报,好了,大家都散了吧。”席空般招呼着,领着司马洛准备离去,但是司空洛转头对着萧秋风轻轻一笑,抬起手翘起了大拇指,潇洒离去。

    众人都散去,只有赵若辰扑在办公桌上,痛声的嚎哭,这一次,可不是假的,她是真的伤心的哭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仇,看样子是结定了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萧秋风这还是重生后第一次与三大公子见面,他们的沉稳与睿智都是并存的,就算是最单纯的赵若明,看起来,也并不简单,而司马洛领走前的那一笑,更似乎知道了所有,这个老大,司马家的大公子,绝对不是庸才。

    而老二何向南,他隐藏得就更深了,四大公子,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“小风,发生了什么事?”看着儿子从警局出来,就一副沉思若绪的表情,萧远河轻轻的问道。

    对自己的老子,当然不需要隐瞒,笑了笑,说道:“铁血团的力量,没有家伙怎么跟他们拼,我弄了一批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说得太清楚,萧远河一惊,说道:“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安慰道:“不过现在没事了,想想这个女局长,还是挺有本事的,这么密秘的事,她都能查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要小心点,我看你与那局长有点不对头,每次见面,总是要闹些事出来,不过人家总说,不是冤家不聚头,想来你们还是有些缘份的。”

    要的人已经有了,要的枪也已经有了,剩下的事,需要从长记忆了,萧秋风看着老头子一副抱孙子,想儿媳妇的样子,只有无奈的摇头,没有再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