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五十五章 中东来的援兵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哪里会给他种避开的机会,两轮刀心月形之气,已经一前一后,根本挡无可挡,随着正太炫身体的移动,几乎在眼睛都看不到的空中,传来“哧哧”的两声,格外的清晰入耳。

    没有惨叫,但是等正太炫落地的时候,双腿却已经很是夸装的打颤,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裤管,脸色抽搐变幻,似乎很努力的想站立,但是很可惜,随着“叭”的一声,他整个人已瘫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萧秋风说过,要废了他,此刻他的两条腿已经筋脉尽碎,往后的日子将苟延馋喘,在床上度过了。

    “他打伤师傅,我们要与他拼命。”两个帮徒扶起了正太炫,身后几十个被人笑看的道徒却已经受不住,狂涌而动的冲了过来,单打独斗不行,他们准备群殴了。

    一向以来,他们在正太炫的光环映照下,享受着无比的荣誉,但是此刻,上百双不屑轻视的目光,让他们有些失去了理智,就算是正太炫抬手制止,也没有人听到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使眼色,小陆子已经咆哮而出,铁血卫队正愁没有机会练手呢,此刻痛打落水狗的机会,正合他们心意,一时之间,正个正宅乱成一团,一百多人乱战,毁坏物什当然很正常。

    也没有一下子把这些人打趴下,而是散开你来我往,第一目的就是以破坏为目标,反正那些围观的闲人看到动了真家伙,都已经退了出来,这里已经不需要虚伪。

    司马洛也退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很是阴阴的笑道:“秋风,你还真狠啊,说让他生活不能自理,就真的打得他残废,嘿嘿----现在是不是准备拆了正府啊!”

    萧秋风冷冷的扫了乱战的人群。@@首@@发@眼里多了一种邪气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但是如果他们真的以为弄个阴谋,就可以打败他,那就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“乱战是他们挑起来的,我们只是正常地防范,司马,你眼睛可要睁大点看清楚。”反正这种事。也没有人在意,所谓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实在也没有好说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小陆子也觉得玩够了。稍稍一用劲,在狼籍不堪的庄宅里,马上多了几十个断腿断手的废人,相信与正太炫也是半斤八两,谁也不用笑谁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他们走了,至于面对境头发表愤慨的演说,却是司马洛的事,这丫的天生就是玩阴的专家,那一脸愤怒的表情,还有面对媒体境头前地感染力。实在很精彩。

    就算是棒子的武魂被摧毁。正家被捣鼓得一干二净,但是所有的错误。都是在他们自己的身上,不承认失败,才造成了群殴,实在不配称为武者。

    反正正太炫已经半挂中,想说什么,全随司马洛所想了,而且所有围观者,都已经看到,正太炫的地确是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是生是死。实在不重要。败者,是没有人去注意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正太炫被打死死狗般的图片,已经传遍了整个棒子国,这当然也靠外驻棒子国的各种媒体帮忙,在电视、网络还有报纸上狂轰乱炸。

    而在萧秋风所在的酒店附近,更多了很多的生面孔,不用问,当然是来监视他们的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人在意,萧秋风等人在酒店里摆了大大的一桌,反正司马洛请客,不吃白不吃,而且司马洛也心甘情愿,因为他知道,接下来的游戏,将会更加精彩。(首&发)

    随着家里的太爷传来鼓励地电文,司马洛知道,这狂扁正太炫地事,家里已经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要的东西,我已经帮你办妥了,绝对够你用地。”司马洛很开心的说道,其实这一刻,他才觉得能自主的感觉真是太好。

    以往做任何事,都是有很多人在一旁指导,生怕他走错一步,给家族造成麻烦,但是来到了H国,这里一切,他都可以自已做主,这份自由,他盼了很多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的人也到了,对了,我让你找的对手,你找到了没有?”物尽其用,这句话说得真是太对了,萧秋风对这里并不太熟悉,就算是杀戮,也需要找个不是理由的理由。

    司马洛笑道:“那当然,你吩咐的事,我还敢怠慢,我找到了,在汉城里有两狼,绝对可以让你一展身手。”

    对这里环境最熟悉的当然是那个大使,司马洛已经询问过了,在汉城的黑道势力中,这两只狼是最大地,而且互不买帐,还经厮杀,这在汉城并不是什么秘密,所以对付他们,最安全,而且一旦厮杀,就算是有些什么意外,伤及无辜,却也是很正常地事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在外围守护的小陆子已经快步地走了过来,看了萧秋风一眼说道:“萧少,中东有人过来了,她是-----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一抹性感靓丽的身体已经很是惊艳的出现,萧秋风也吃了一惊,真是没有想到,露丝竟然会过来,在她的身后,紧跟着四名打扮时髦的女佣兵,虽然风情秀丽,但是萧秋风却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司马洛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五个漂亮的异国美女,死眼珠一眨不眨,靠,都是极品啊!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眼睛再这样的看着我,我保证马上你就可以变成瞎子。”美人虽然美,性格却让人不敢接受,那冷冰含霜的气息,带着几许淡然的威胁,但是却没有人敢说她们做不到,司马洛就不敢。

    萧秋风抬手晃了晃,说道:“好了,他是我朋友-----”

    而这一刻,一直很是小心的审视着露丝的天颜悦却已经惊叫了出来:“是你-----”

    是的,她已经认出来了,这个好像就是当初在香港见到的西方女人,虽然常年在世界各国巡演,但是像她这种美丽的女人,却并不多见,所以她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世上谁的话都可以无视,但是萧秋风的话,她却不敢不听。

    慢慢的摘下了戴镜,呈现那种碧眼光芒的艳丽颜容,露丝已经轻步的走到了萧秋风的面前,冷寒的傲然变成了有些无法抑制的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“老公,既然是你的朋友,就应该知道朋友妻不戏的道理,我不喜欢他的这种眼神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此刻真是既尴尬,又羞愧,他哪里知道这个优物是萧秋风的女人,如果知道,他当真是不敢多看一眼,他还不想这么早死呢?

    一旁的天颜悦也是惊讶不已,她听得很清楚,这个女人似乎叫萧大哥为老公,难道除了柳姐姐,他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?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站了起来,很是温情的把这个充满着无限思念的女人拥入怀中,轻轻的戏笑道:“露丝,那是因为你越来越迷人了,是男人都想多看你两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呢,那为什么你没有这样的看我?”露丝娇态毕露,让司马洛冒出了冷汗,这还是刚才那个高贵冷霜的女人么?

    人比人,还真是气死人,这么多女人乍就没有一个对他忠情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把嘴凑到了露丝耳边,很是小声的说道:“因为老公早就已经看到了露丝你比外在更美的风景,所以抵抗力当然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说的时候,眸光很是色狼的紧盯着酥胸挺拔之处,那调戏的意味,不言自明了。

    “坏蛋-----”虽然嘴里叫着坏蛋,但是那嫣红的小嘴,却已经**的送上了香吻,数月的分别,或者在这一吻之中,得到了滋润的弥补,女人,特别是对思念的女人,如此就轻意的就可以得到满足。

    天颜悦有些失落,她渴望着有一天,这个男人也可以深情的凝望,只为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两人再一次落坐,司马洛已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露丝小姐,实在对不起,对你无礼的注视,是我的错,但是如果时光再倒流一次,我相信我还会这般的失神,因为这一切,都是露丝小姐的美丽惹的祸。”

    而天颜悦也已经笑着开口:“露丝姐姐,你还记得我么?”

    露丝露齿一笑,说道:“当然记得,你叫天颜悦,我们见过面了,只是却没有想到,都这么久时间了,你竟然还没有搞定我这个男人,好像咱们初次见面的时候,你就已经喜欢他了,看样子,你们东方的女人,实在太含蓄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都在冒冷汗,不是东方女人太含蓄,实在是西方女人太直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