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逼再逼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与正太炫这一战,并不是切蹉,对萧秋风来说,只是泄愤的一种方式,这不能怪他,只怪棒子做事太无耻,竟然把歹毒的诡计,用在了纯洁善良的天颜悦身上,他已经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正家在H国也是声名远播的大家,超大的庄园,就在汉城的市郊,萧秋风到的时候,这里已经围满了很多人,这些人,当然世界各地驻汉城的记者或者电台,这种惊动世界的大事,他们又岂能不关注。

    H国跆拳道与中国武术的较量,这种超级人物的切蹉,当然比娱乐圈一个性门事件更惹人注目了。

    正太炫当然已经收到了消息,这一战对他来说,根本无从拒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除了你,任何人都不准进入,各位朋友请回。”正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,正太炫也唯有用这种方式,减少观看的人员,这样,就算是败了,也可以掩饰。

    或者被人称为大师,正太炫很明白,跆拳道,只是一个健身与搏击相融的武术,与中国博大精深的武学相比,相差很多,只是这个事实,他没有办法说出来,因为他是国家的武魂,精神象征,这对他来说,是一种束缚的责任。

    身后所有的人都已经抗议的大叫起来,他们还想全场直播呢,却没有想到,公开切蹉变成了私下决斗。

    小陆子一拳已经出来,那个挡在大门口的看院已经飞了出去,正家的大门被一脚踢开了,这一次来。萧秋风本就没有准备客气,不仅要打正太炫打得残废,更是把这国家武魂的精神。蹂躏践踏,把这个家族毁灭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更要让所有地棒子清清楚楚的看到。

    让他们知道,强权就是公理。

    在铁血卫队的闯动下,萧秋风紧随其后,不需要人有领路,大家就已经闯了进来,感受到这种彪悍气息地围观人,却越发的兴奋起来。今天一定会有连场的好戏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棒子是不是受辱,一点关系也没有,他们只需要轰动的新闻。来吸引世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司马洛随身其后,也是暗乐不已,这种不讲理的强悍,勇闯棒子最强高手庄园的事,估计也只有这个男人才敢干。

    果然没有人让失望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吩咐小陆子这么做,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在这里,我们只做自己想做的事,不需要讲理由。”

    小陆子想打人,所以就很不客气地做的,这么大老远的。萧少把他派过来。他心里很清楚,不是来与人家交朋友客气的。

    此刻没有人管谁对谁错,只管谁强谁弱,反而每打倒一个人,还有不少叫好地声音,小陆子的身手,在他们眼里,的确有些传乎其神。

    打倒了三十一个,他们上百人已经闯入了内院。根本没有人敢再拦。而正太炫的身形,就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在正太炫的身后。围着几十个拿刀拿棍的跆拳道学徒,此刻小心的护着他,很是警惕的防着众人。

    正太炫并没有动怒,只是看着涌挤的人群,眼里失过一种无奈地神色,朗声地开口说道:“各位,你们私闯本府,知不知道我可以报警抓人?”

    “正大师,这就是你不对了,我们带着诚意讨教,你却私藏,作为大韩民族最祟高的武者,你的魅力,应该让大家领略才是,莫不是正大师担心技不如人,怕失去颜面,或者本就是欺世盗名,不堪一击?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是司马洛说的,虽然好话不太会,但是这暗讽损人的话,却是他拿手好戏,这一刻,就让这个正大炫行也得行,不行也得行。

    果然,他这话虽然无耻,但是对身后不属于H国的人来说,却是正合心意,纷纷叫好,他们不管谁败谁胜,谁丢脸,他们只是要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放肆,正大师被誉为大韩民族宗师,一身跆拳道技天下无敌,只是他心存慈悲这心,不与你般计较------”

    这人废话真是太多,小陆子掌就已经甩了下去,老子比你强,老子就可以揍你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武德么?”正太炫可以眼不见为净,但是在他的面前,徒弟被打,他要是再不说句话,估计真是显得太懦弱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上前一步,冷冷的哼了一声,说道:“武德?你们大韩民族也配谈武德么?正太炫,像你这种欺世盗名之人,本不配我出手,但是为了让世人见到你地真面目,今天我就来揭穿你。”

    又一个跆拳手想开口,但是还没有说出来,就已经被一个铁血卫队地队员,给踢到了墙角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头太没有气势,会不会真的是欺世盗名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可是大韩民族一直鼓吹地高手,难道是修心修身,修得有些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人家都闯到自己家里来了,还不动手,废话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人群中,各种语调也有,大家纷纷扬扬,都有些迫不急待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欺人太甚,今天,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。”一向被人尊敬,哪里受过这种喝骂,他五年的跆拳道冠军也不是随便就能拿回来的,咬着枯牙,他冷冷的喝道:“今天,我倒要看看,你究竟如何的强悍。”

    虽然把这老头子逼得没有退路,但是萧秋风却从一进来,就已经感受着他身体力量的溢动,这个老人并不像传说中那样,只会跆拳道,在他的身体,有一种阴柔之力,而且隐藏得很深很深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跆拳道所能学习的东西。

    为了维护一辈子的荣誉,他已经一忍再忍,但是此刻,他已经没有办法不与众人面对。

    对他的话,萧秋风一点也不在意,淡然一笑,说道:“你很快就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气势一聚,这氛围就很不一样,所谓高手相争,人未动而气息先行,四周的人,也慢慢的散开,很多记者与电台的摄像机,都已经开始运作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挡我三式,今天我就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话一出,所有人已经狂动,这种傲然的气势,顿时高涨,但是除了小陆子,大家都觉得这话说得太过了,连司马洛都有些这样的担心。

    萧秋风就是要用这种最霸道而铁血的打击,毁灭这种精神,如果这个老人连他三招都未接住,这个消息一传出来,对这些棒子来说,不亚于地震般的撼动。

    这会是一个阴影,接下来的杀戮一展开,他们就知道,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。

    正太炫任是修养再好,此刻也心潮澎湃,不住愤怒的喘气,还没有动手,他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。

    拳头凝聚着武之魄的力量,一种淡淡的莹光闪动,虚恍之间,已经把这凝固的空气掀起了风,风随气动,地下的草皮,已经气流扬起,舞动其间,形成一种很奇妙的景像。

    正太炫不敢怠慢,双手双合,慢慢的抬起,一种像是太极的玄法已经在他的手上展开,萧秋风心神一动,这个老鬼,还说是跆拳道,却没有人知道,他竟然暗暗的偷学了中国的太极拳。

    不过他能把这种太极的力量运用到跆拳道之中,让人惊讶跆拳的力量,实在也够得上大师之称了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太极以力借力的精华,他还没有学会,不然当他硬接这一拳的时候,也不可能退去了三步之多。

    “第一招,第一招-------”四周立刻传来了惊叫起。

    堂堂的大韩民国武者领军人物,竟然只配接三招,这对他来说,就是一种污辱。

    萧秋风冷冷一笑,刚才拳势之力,已经收回了三分,只是想试一试太极融跆拳的威力,却没有想到,倒是给了这个老头子一些希望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的男人只有这种力量的话,今天,他还是有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就接我第二式!”

    刀心之力,无影而出,双臂一抬,双手一挥,两轮虚幻如水波般的气劲已凝聚成了刀形之身。正太炫虽然没有达到宗师的境界,但他也总算是武界很有见识之人,一看到这种气劲,他已经心惊胆颤,大叫一声:“先天之境------”

    而他的身形,立刻爆退,他心里很清楚,他挡不住这种先天真气的攻击,唯有避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