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五十一章 有些人,就是这般的无耻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秋风,山口盟的事,不会是你做的吧!”其实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,但是具体的经过,却没有人知道,所以此刻的发问,也是带着几许猜测的意味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问道:“这是世界黑帮的事,与政府应该没有关系吧!”

    司马洛苦笑道:“什么叫没有关系,什么又黑白分明,秋风,你这件事闹大了,只是小日本找不出证据,不然又向中国提出抗议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抬头,冷冷的一笑,说道:“没有关系,我并不在乎再多杀几个人。”如果小日本的政府,真的想管,维护黑帮,那他们先得尝一尝,手伸得太长所要承受的后果,绝对是新一轮的大地震。

    见这男人有了杀气,司马洛立刻很正经的说道:“秋风,你这是为中国争光,我们岂会不帮你,你不要把我们这些玩政治的人当成敌人,其实虽然有些厚脸皮,但是在国家利益与荣誉这些大是大非面前,我们仍有我们的坚持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才像句人话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没有生气,脸上的神色却并不太好,说道:“说实在话,秋风,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,你能为国家做的,比任何人都多,这一点,很多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很可惜,我并不想当官,自由惯了。”曾经也是拥有祟高身份地龙组成员。但是现在,萧秋风已经看透了,他只想做他自己,过自己想过的日子。

    京中之行,也并非为了争霸,而是有个宿怨。他非了结不可。

    司马洛轻轻的笑了笑道:“人都是会变的,说不定有一天,我们可以共事,那应该是一件很让人期待的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萧秋风还没有起床。司马洛就已经敲门进来,给他带来了几个消息:第一个当然是正太炫已经到了,但是他来,并不是为了与萧秋风切蹉,而是来看他儿子正君。第二个消息就是正君这个会长,已经成了残废。

    虽然萧秋风有放过他的意思,但是他实在太自以为是,这种后果,或者早就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萧秋风还没有说话,司马洛已经有些遗撼地说道:“正太炫已经领着儿子回汉城了,他好像没有这个切蹉的意思。奇怪。难到他们不找回面子了?”

    他本来趁着这个机会发发威,却没有想到,这个棒子国的武界领袖人物,竟然不温不火的来来就回去,很让人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先不说国家尊严与荣誉,光是自己的儿子变成了残废,这个场子至少也要找回来吧!

    难道他怕了?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这么认为,但是此刻,他没有说什么。只是扯上被子说道:“既然正太炫不给这个机会。那就没我什么事了,行了。你们进行交流,我睡睡懒觉,没事就不要打扰我了。”

    正太炫地确是有些怕,但是对某些知情的人来说,他这叫更为小心,因为正君的败,已经让他没有退步,这个面子,无论如何都得给国家找回来,但是他可以用另一种方法。

    萧秋风起床的时候,慢慢的折腾,差不多已经到了中午,听到隔壁没有声音,相信这些专家学者,是真正地交流经验去了,好像只有他,是一个多余的人。

    才准备出去找点吃的,门就已经被司马洛推开了,这一次他显得很是惊慌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?”萧秋风知道这些棒子不会这么算了,但是一时之间,却想不通他们会用什么办法,现在,终于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在他这里吃了鳖,他们竟然想到这么卑鄙的手段,对付一个娇软柔弱的女人。

    皆因为这个女人是中国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愤怒,真的很愤怒,因为这个女人,竟然是天颜悦。

    “秋风,这些***棒子,真是太可恶地,竟然弄出这个性贿赂事件,你想天颜悦还不要去自杀啊!”

    这一次地事情预谋多日了,萧秋风的强大,让他们实在很意外,天颜悦三天的H国巡演,已经成为了他们制造阴谋的第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据报纸上称,被誉为国际巨星的天颜悦,因为在H国漏税被查实,竟然想以**换,要求官员放她一马,这就是此刻被称为娱乐界最强爆的性门事件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一副食性**的,却装作一脸正气的肥胖官员,竟然说就是天颜悦想诱惑的对象,他妈地,真亏了这些棒子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对他这种猪头,还用得着性贿赂,一个眼睛,他就已经忘记自己是从哪窟窿眼里冒出来地鸟货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已经接到了大使的电话,天颜悦已经被保释出来,但是案情没有完结之前,她不准离开H国,不过棒子借着这件事,大肆地损毁咱们国家的事,上面已经很是震怒,我家老太爷已经暗示过,这件事秋风你可以全权处理,无论用什么手段,都会有人给你担着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很是无聊的情态里,多了一种冷冷的杀戮,虽然对天颜悦没有异想,但是在他的心里,还是很挂念怜惜她,当年香港的事,就已经证明,她是一个很纯真,全心只为演艺生涯而奋斗的小女人,实在不应该承受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去汉城,马上------”

    “好,我随你一起去,他娘的,还交流个屁,我已经召回了所有的交流团成员,终止此次回访,立刻回国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没有心思理会,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尽快的见到天颜悦,这一刻的她,一定很需要有人的关心与照顾,眼前,似乎又浮现了当年,天颜悦那张梨花带雨,伤心欲绝的脸庞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只要哪个敢伤害她的人,都得死。

    司马洛已经感受到这种杀气,他不害怕,而是有些兴奋,不知道为什么,他喜欢这种感觉,看样子,事情不闹大是不行了,既然有了老太爷的话,以这男人的惹事能力,估计汉城,会再上演一出,山口盟被毁灭的大戏。

    这种事,他当然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多说,给副领队打完电话,萧秋风两人就已经坐上了最近的班机,一个小时之后,就已经到了汉城。

    而大使馆派出来迎接的人,已经到了,看着这些人的脸色,也很是不好,今天上千个棒子跑到大使馆抗议,辱骂污蔑,他们都在忍耐着这种痛苦的承受。

    “司马先生,刚才我们收到消息,有人放言,要天颜悦小姐命,说这是对她的惩罚,虽然有不少的保镖,但是民众气潮涌动,我们压力很大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看了萧秋风一眼,感受到他冷寒这息,又增加了几分,挥手说道:“不要说了,先见天颜悦小姐,从现在起,一切由我们负责。”

    坐上大使馆的小车,半个小时之后,已经来到一家中国人开的大酒店,看样子这件事很惊动,连大使都亲自到了这里,很急切的向司马洛诉说着具体的形势,而萧秋风,已经到了天颜悦所住的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,小琴与小芳几个熟人,皆已经兴奋不已,全神惯注的紧张,在这一瞬间,有了一种欣悦的喜意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来了,我们就放心了,天小姐从凌晨回来,就一直躲在房里,我们-----很担心她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保护天颜悦已近一年时间,大家彼此都已经建立了感情,所以除了保镖的责任,他们心里更多了一种朋友般的关心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人已经敲响了天颜悦的房门,一种久别的淡淡暖意,从门被敲响的声音慢慢的填满心房,虽然很多时候,刻意的去忘记,但是此时,萧秋风知道,其实他真的还是很挂念这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不过让他很有些欣慰的是这个小丫头已经长大了,也足够坚强,此刻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我没事,不要打扰我,让我好好的平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很满意,才样的女人,才真正的值得他去关心。

    想都没有想,手已经搭在门把之上,重重的一用力,门已经被扭开了,一张很素洁的大床,而床上躺着那个倾城柔美的天后巨星天颜悦,只是此刻的她,并不美,那淡染着愁绪、悲伤、心痛,还有无限委屈的脸上,带着浓浓失落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