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五十章 不知好歹的跆拳高手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身体伫立的那一刻,放在身后的手,已经提了起来,轻松的表情,马上变得有几分凝重,看着这个依然全身暴绷,气势狂动的正君,心中多了几分婉惜,其实他已经很努力的在学习跆拳道了。

    成不了真正的高手,这并不是他的错,跆拳道就如小日本的柔道一样,皆从中国的武术演练而来,只是皮毛的东西,却被他们当成了国宝,再优秀的人,也被这个圈圈固定,突破不了极境的。

    “接我一拳吧-------”没有像昔日每战皆有的**,对着这种所谓的高手,萧秋风实在有了几分无聊。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闪避了这么久,终于还击,很多人都十分的欣悦,至少正君,已经是蓄力备势,准备全力一搏,只是对这种没有内劲之力,光靠这种强悍的架式,实在起不了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拳已经幻化,虚影闪烁间,已经迎面而到,动作快,快若闪电,这种凌然的攻击,让全神惯注的正君竟然惊讶的呆了一呆,却不知道,这呆呆的功夫,拳头已经没有办法避开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准备伤他,但既然是切蹉,但总有输赢,这一拳,内劲融合,此刻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正君的小腹之上。

    顷刻,痛入心肺的感觉已经上涌,正君咬紧牙关,双手捂住腹部,脸上满都散布着冷汗,这一重拳,还真非一般人可以忍受,能忍住不吼出来,倒也有几分韧性。

    几乎就没有人能看清楚那一拳。因为当众人眼睛适应的时候,萧秋风的手已经收了回来,就如没有动过一般,只见正君一腿跪在地下,脸部不停抽搐的抖动,似乎在承受着不堪的疼痛。..

    司马洛凑到金秘书的耳边,很是装作的叫道:“啊,金秘书,正君好像身体不太舒服,要不要让他休息一会儿。不然显得中国武者欺负弱小!”

    这弱小两字一出,正君已经冷眉一皱,捂着腹部的手立刻放下,双臂往下一抖,又拉开了架势,他是大韩民族地骄傲,绝对不能败的。这是他生存的荣耀。

    金秘书已经不敢应声,刚才狂妄自大的表情,变得小心翼翼的盯着两人。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谁都可以看得出,他已经有些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败!”正君冷喝一声,又冲了过来,这一次,他的动作更快,出招更猛。真是有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自知知明。萧秋风连看也懒得再看,身形突然的跃起,一式正面重脚已经踩了下去,正君双臂一挡,但是哪里知道,这一脚之力,非他可以抵挡,双臂被踩贴在脸上不说,竟然还留下了半截鞋印。

    而他在这种重力攻击之下。身体爆退。一直撞在了墙,才堪堪的停了下来。虽然不见受伤,但是很明显,他已经四肢抖动,劲力散尽,无法再战了。

    与他全身汗水淋漓的模样相比,萧秋风就如散步般地清闲逸致,胜败当然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“让你老头子过来吧,你实在太差了。”这本是一句实话,但是正君似乎受到了刺激,散尽气力的身体,一抖之间,竟然愤意涌现,夹着爆发之势。

    “我还可以再战!”暴吼一声,他竟然还不认输,果然是有大韩民族的武德,死皮赖脸的拒绝承认失败。(萧秋风真有些恼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跆拳高手无耻的表现,脸上已经多了几抹淡然的冷冰,本不想让他受伤,却没有想到,不让他躺下,好像这一战,就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手已经伸出,架住了他的长拳,一脚已经踢在他地膝盖之上,众人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好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,萧秋风身形下沉,还没有落地,又一腿已经凌厉的袭来,这一次,任凭正君再用力地阻挡,却也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身形如电般的爆退,很是强悍的撞在了墙上,不仅撞在墙上,连半个身体,都已经嵌了进去,口鼻之中,鲜血缕缕冒现,相信绝对再无战力。

    声音在愤怒的吼叫,但是不论他如何的用力,也无法从墙上挣扎出来,这种内家的真劲,岂是他这种光凭几招跆拳就自以为是的人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地腿,估计也没有全愈地希望,给他机会,但他却没有把握,这就是教训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他竟然破口大骂起来,让一旁观看的政府随员,羞红得无地自容,刚才自吹的高手,竟然是如此的一副德性,连金秘书,也低下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萧秋风手起,莹光般的刀心之力,已经凌然发出,众人只听到“哧哧”两声,那刀气渗入墙壁之中,如削铁如泥的宝刀般,把整面墙壁劈出一道门来,而正君随着那脱落的砖体,整个人被埋了起来,只露出了一个脑袋,在无声的抽搐着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要说骂,就算是呼吸,估计都有些困难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,救治正君------”金秘书见势不妙,已经冲上去前,他也没有想到,这个中国男人的力量如此强大,刚才他才吹嘘了一番,说一拳可以打穿墙壁,现在倒好,正君被人一拳,打嵌在墙上,真是太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几个随员立刻拨开了砖体,把昏死地正君抬了出来,立刻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司马洛已经上前,很是婉惜地说道:“金秘书,我早就已经说过,正君身体不适,你看刚才,吐了不少的血,相信应该是肺部有问题,你们一定要仔细地检查,不然你们国家就损失了一个优秀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一个输不起,输了还骂人的天才!

    金秘书当然听得出这种奚落的语调,哪里好意思再呆下去,向司马洛鞠了一躬,说道:“司马先生,恕罪不能相陪,各位请休息,如有需要,尽管向酒店要求,明天市长会亲自来见,再进行其他的交流。”

    很是狼狈的离开,但不可否认,态度却好了很多,至少没有初见时那种自以为是的狂妄,果然是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只有打得他们痛了,才知道什么是尊敬。

    萧秋风只是名义上的组员,当然不需要开口,一切自有司马洛处理,不过司马洛的确很高兴,这一场比试,虽然不过短短的十几分钟,但是大大的扬了中国的国威,让这些棒子知道,他们的跆拳道,不过是一个屁。

    开着车,把萧秋风当作是老太爷一样的请到了中国人开设的餐厅,满满的点了一桌菜,虽然是萧秋风动手,但是面子却都是他的,这种爽快的事,当然不在乎多花些钱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不用客气,不够再叫,憋了半天的气,终于一次解决,真是***爽死了,看着你揍那棒子,连我都热血沸腾的想上前去踢一脚,这群小弊三,让他们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高手。”

    说得手舞足蹈,但是萧秋风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,只是很用心的品尝着异国他乡的中国风味,虽然与国内大酒店的菜色无法相比,但至少比这里的本地菜品,那些汤汤水水要好,可以管饱。

    见到萧秋风无动于衷,司马洛有些尴尬的问道:“秋风,你摆着一张脸干什么,是不是受伤了,你可要小心点,明天那个老王八估计会亲自来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老王八,说的估计就是正太炫这个H国武界的领袖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挑战性,行了,你不用担心,别的事我不管,但是这个人我会对付的,跆拳道实在太差劲,如果正太炫就会这么几下,我会很失望的。”如果只有这点本事,随便的叫个神兵战队队员过来,就可以搞定了,何必要他亲自跑过来一趟。

    听到萧秋风的话,司马洛也笑了,说道:“秋风,没事就好,你知道,这事只有你才能帮我,你可不要太大意,正太炫既然有这么响的名声,那说明还是有几下子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对我来说,有几下子是不够的,至少也得有与佐滕老鬼那种身手,那才值得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一听,心里很是一惊,他当然也知道佐滕姓是山口盟的家族,而最近山口盟已经被毁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