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四十七章 挑衅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有了凤兮的支持,柳嫣虹当仁不让,留下了几句狠话:“如果没有满意的生日礼物,我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这个丫头,当真要找个男人好好的管管了。

    晚上在床上,柳嫣月倒是不停的道歉,说什么小妹从小就没有母亲,缺少母爱,现在在萧家,在田芙的关心下,才开始真正的享受家的幸福,所以就算是放纵一些,也让不要怪她。

    老婆都开口了,萧秋风当然与能与小孩子一般见识,闻言色色的笑道:“没有关系,那就让她姐姐赔偿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已经探入了睡衣间,抚摸那滑腻清香的肌肤,攀上了丰盈饱满的风景圣地,激起了情潮泛滥,爱意交融。

    虽然都已经一年多了,但是柳嫣月每一次皆是红润染羞,俏媚可人之态,让人更是想入非非,萧秋风掀开褪去了他的睡衣,动人的美态,原形毕露,妙漫的身体,灵珑的曲线,散发着成熟女性,最诱人的风情。

    “嫣月前世欠你的,这一生,本就是来偿还的,老公想怎么样,我还是尽随你愿么?”尽管再羞,但是只要这个男人渴求,她可以无尽的付出,从身体到芳心,每一寸都不留下。^^

    这一夜,情爱升华,**渲染的春意,一直就未曾稍停过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萧秋风就已经起床了,经过这一个月来的修整。身体调息得相当地不错,内劲澎湃之下,舒坦爽逸,昨夜春风一度再度,倒是把柳嫣月弄得哀啼怜呤,而他却依然生龙活虎,精气充沛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答应了柳嫣月,要给小姨子送份礼物,那他当然要好好的想想。送什么东西,才能让这小丫头满意了。

    其实怎么说呢,听到柳嫣月说她们姐妹曾经的生活,的确孤寂廖落,一个父亲,虽然全心的关爱,但是却不是完整的。所以柳嫣虹才格外的迷恋这种母爱的关怀,在田芙的宠爱下,重享昔日逝去地幸福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不讨人喜欢,但是萧秋风能理解。

    早餐的时候,除了身心疲惫的柳嫣月,大家都齐了,柳嫣虹一脸羞红的从楼上走了下来,气呼呼的坐下。^^^^然后狠狠的瞪了萧秋风一眼。就冷哼了一句:“色狼-------”

    也许两个老人不解,但是凤兮却是心知肚明,因为她也是这个男人的女人,那种欢快地幸福,她也承受过。

    刚才没有见到柳嫣月,嫣虹这小丫头有些担心姐姐是不是病了,非得闯入卧房,但是看到的。却是半裸身体,一脸慵懒的姐姐香艳春色,还有那房中淫欲气息未散的味道,让她恍然大悟,连一句话也没有说,就跑了出来。自从昨天的事,田芙也知道,这小丫头的话当不得真。听听就算了。再说了,家里有这两个漂亮的媳妇。哪个男人还会三心两意的乱来。

    对柳嫣月与凤兮,萧家两个老人满意得不得了,能娶到其中之一,就已经上辈子敲破了不知多少地木鱼,此刻却已经两美相聚,是男人,都应该满足了。

    凤兮也没有开口,只是媚笑诱惑地看了萧秋风一眼,似乎对他昨夜做的坏事,心知肚明。\\\

    “咚咚”的脚步声,很清晰的从外面传来,这大早的,就有客人上门了。

    田芙听到声音,还没有来得及起身,司马洛就已经从厅门冲了进来,看样子,是发生了什么急事。

    身后紧跟着玉婶,任何客人来,都需要经过事先通报的,但是这个男人,速度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正在很是悠闲的吃早餐,司马洛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松了口气说道:“萧伯、萧伯母,还有各位美女,早上好,看到你们,真是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正在郁闷着呢,瞥了司马洛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有什么高兴的,看到你,就好像看到乌鸦在叫,今天我都不敢出门了,免得失财。”

    凤兮不抑的笑了笑,站了起来,寒喧道:“司马公子,你这客人也太早了吧,打扰别人的好梦。\\\\”

    司马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我也不想的,但是秋风这家伙,在家呆不住,我这不是担心,来晚了,他又不知道跑到世界哪个角落去了,还好,还好,没有错过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吃完了,抬起头,淡淡的说道:“其实你不用这么客气,就算是真的要感谢我,请我吃饭,打个电话来就行了,我一定会给面子地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一个苦笑,立刻凑了上来,在萧秋风身边地位置上坐下,也不需要有人招呼,扫了扫桌上的早餐,对着田芙说道:“萧伯母,我来得匆忙,就在这里吃个早餐,你不介意吧!”

    这还能说介意么?

    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司马洛给自己倒一杯牛奶,然后夹起了一块鲜蛋糕,吃得津津有味,倒是让萧家见识了什么才是猪朋狗友,这个与萧秋风一起被称为东南四大公子地司马洛,竟然如此的不要脸皮的。

    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这大早的来,当然不是为了请他吃饭,萧秋风感觉,这个司马公子,估计又遇到难题了,当日既然答应过司马云天,帮帮忙也无所谓,但是这些人情,总有一天,司马家也要一次性还清的。\\

    做人,总要恩怨分明不是?

    司马洛立刻翘起了大拇指说道:“萧秋风,你就是聪明,竟然猜到我是有事找你?”

    一旁的柳嫣虹很是鄙视的说道:“你这么大早的冲过来,当然是有事,这也需要猜,估计也只有你这猪脑才会要猜。”

    凤兮已经了站了起来,拉过了柳嫣虹的小手,说道:“他们有事,咱们就不打扰了,小虹,陪凤姐去后花园散散步,吸呼一下新鲜空气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也起身去书房,田芙侧开始收拾家务,把这个空间留给了萧秋风与司马洛。

    司马洛把那糕点整个的塞到了嘴里,然后几口牛奶灌了下去,这才说道:“秋风,打棒子的事,真是打出麻烦了,昨夜,我就收到了棒子政府的传真,说是邀请我去棒子国进行文化交流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,交流是好事,互通有无嘛,这也是国与国的交往方式,你去就行了,还有谁敢拦你不成?”

    司马洛已经拿出了那份交流邀请柬,萧秋风接过来一看,除了表面上的交流,最后还几句简单的话:“--------素闻中国功夫名扬天下,正太炫太师已经声明,希望能切蹉一二--------”

    正太炫这个名字,对世界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,如果在棒子国,能真正称得上宗师两字的,或者也只有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正太炫,六十八岁,跆拳道第六代掌门人,至今已经参加跆拳道六届世界争霸赛,得了五届的冠军,而第六届,冠军则是他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理会,好像就没有听到司马洛的话,把手中的邀请柬递了回去,说道:“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在日本之行前,有一种冲动,遇到高手就希望一战的冲动,那是因为力量的勃发,需要这种战意,但是武之魄的触动,与龙变三绝的进化,让他突破了先天之境,进晋无锋之镜,这种战意,已经没有太多的作用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已经超越了这个阶锻。

    司马洛脸色尴尬不已,问道:“不会吧,这样的高手,可是名动世界的,你就不想去会一会?”

    “世界高手无数,十大高手个个都不错,难道我非得个个都会一会,就算是我想,也没有那么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井水不犯河水,只要没有犯到他的手上,他又何必没事找事,再说了,他本身的事情,已经够多,正准备把身体调整好,去中东再走一趟,大伯已经几次催问了,因为龙腾商业王国的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了,要开始着手实施了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不会这么没有民族责任感,这么无视国家的尊严吧,面对着棒子的挑衅,你就不想教训教训他们?”

    司马洛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,国家已经下达了通知,交流团正在准备,这三天之内,就可以决定人选,而所需要的高手,却非眼前的男人莫属,而老头子,正是这么交待的,萧秋风一定要同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