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十一章 威力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赵若辰一意孤行,把四大公子当成了同犯,但是警员却没有那么大的胆子,李海斌无奈的摇头,这事要放在一般人来说,的确可以拘留几天,但是对这些纨绔子弟来说,并没有太多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萧少爷,不要生气,今夜的行动失利,局长心里恼火,有些过了,等下律师来,交下保金,你们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司马洛正在慢慢的品尝着香烟,对眼前的一切,没有丝毫紧张,反而用一种很是暧昧的神情,看了萧秋风一眼,笑着对李海斌说道:“海斌老弟,我们这些人都是被秋风这小子摆了一道,不过想想黄金水城可以逍遥一周,倒也值得,老弟要不要一起去玩玩?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淡淡的感受到这个司马公子的语意,其实从一见面,他就很清醒的知道,眼前的三个公子,没有一个是蠢人,或者对眼前的三人来说,以前的萧秋风,才是真正的纨绔公子,他们只是借用来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已。

    司马洛的身份,萧秋风脑海里当然有记忆,但是他竟然对李海斌小小一个警员如此客气,这当中就有些玄妙了。

    “司马公子客气了,海斌只是小小一个警员,这黄金水城可是消费不起,无法接受你的好意了。”脸上笑意平和,看不出丝毫的破绽。

    司马洛到没有再说下去,只是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眼眸中精光一闪溢动,轻轻的点了点头,意味俱浓,然后叹道:“这东南可是越来越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玩个鸟?喂,老大,这事你们倒是好脱身,老子就惨了,少不得又要被关上一年半载的,大家可不要忘记咱,唉,想想我老姐的拳头,我就有些害怕,真是做梦都想找个姐夫,把姐姐给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何向南正在闭眸养神呢,此刻睁开眼睛,好像是凑趣的说道:“老四,要不要咱哥们帮你,你姐虽然不是三朵艳花,但也是警局的一枝独秀,泡来也不算吃亏。”

    赵若明想都没想,就答应道:“行啊,你自己上吧,不过要是被打得断手断脚的,可不要说咱们认识。”

    以萧秋风所知的赵若辰,还真是挺凶悍的,不过也不是蛮不讲理的女人,一般情况下,是不会乱来的,当然此刻的事,的确是她气得无法渲泄才找他们四人的麻烦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才发现,这里已经来了很多人,萧秋风甚至看到老头子,这段时间萧家不太平,如果不是他有事,老头子是绝对不会半夜三更的跑到警察局里来。

    四大公子的家里,都得到了消息,此刻派了不少的人来,让警察局里倒是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这混蛋又惹事了?”萧远河真是气,这小子安宁了几天,这会儿,就又闹出麻烦来了,从孙庆煜口中,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但是这次,他相信儿子,不过戏还是要演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不在意,看着萧远河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倒是在心里有几分赞扬,很是不屑的回道:“爸,只是开车开得快了点,没事,但是他们警方却对儿子使用暴力,这得要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各家的人都开始询问自己的孩子,连赵若明的母亲,一个满脸富态的妇人,也不由的开口:“若明,谁敢打你,等你姐来,妈让她把那人给开除了,警察哪有这么当的,太放肆了。”

    估计这妇人,此刻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,反说得赵若明一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没事吧!”何向南家里来的并不是家主,而只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仆人,但是从他蹒跚的步子一走进来,萧秋风就感受到了一股内敛的压力,这个老人是高手,正宗的内家修练,让他看起来,越发的趋向平淡,一般人绝对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扬伯,没事,没事,不要太担心。”何向南脸上淡笑,对这个老人很是恭敬。

    而司马洛家里来的只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,很沉静,此刻坐在司马洛的身边,什么话也没有说,但是眸子的神光,却是审视着眼前的众人,泛着心神意会的表情,这种人,是绝对的智者。

    赵若辰一到警局,就已经被召入了办公室里,都已经十多分钟了,还没见出来,不过传来的声音,却并不悦耳,这女人,好像在跟什么人吵架呢?

    她知道这四个公子都是世家子弟,不要说别人,光是自已的那个弟弟,整个东南,还真是没有人敢轻意的处罚他,但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咽不下,她都得咽,这是上级的命令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她呆呆的坐着,门被人打开了,李海斌与副局孙庆煜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李海斌最先说道:“局长,刚才四位公子都录了口供,与咱们今天的行动似乎没有太多的干系,现在如何处理他们?”

    赵若辰心里也没有好气,喝道:“让他们交纳保释金,都给我滚!”这四个王八蛋,真是气死他了,这一刻,她可是连弟弟也给骂进去了。

    孙庆煜立刻也说道:“局长,这件事,你还是需要道歉一声,不然我怕这四人不肯走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立刻站了起来,冷笑道:“好,我去,我倒要看看,哪个需要我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才从办公室走了出来,她的老妈就冲了过来,急切的叫道:“若辰,你个局长是怎么当的,怎么能这样的放纵你的属下,随便的使用暴力,是哪个找出来,开除他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警员都是哭笑不得,但是却都低着头,装着没有听到,要是被这母老虎局长看到,说不定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赵若明有些沉不住气了,凑了过去,把老妈拉了过来,小声的说道:“妈,你不要叫了,就是老姐打人,还开除个屁啊!”

    闹得一脸通红,妇人还真是不敢再开口了,但是萧秋风站了起来,看了妇人一眼,说道:“哟,这警员打人就要开除,局长打人就没事,不知道是不是官僚风气在作祟,看样子,明天我得找家报社做个专访,把这件事好好的说说了。”

    媒体虽然不是军队,但是社会的舆论却是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妇人被迫得也有些无奈,谁叫她之前弄错了,有些讪讪的说道:“那是,那是,就算是局长做错了事,至少也得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到了这美女局长的一脸阴色,这一刻想她道歉,估计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四大公子是谁,司马洛也抬头,说道:“如果局长大人不能找出证据,无故的烂用暴力扣留我们,那事情可是可大可小了,不过如果能给秋风三弟道个歉,只要他不追究,我们倒是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嚣张的叫道:“局长大人,道歉啊,让大家看看你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抿着嘴,牙都咬得快要碎了,这个时候,她才抛不下面子。

    “萧家主,你看这事,也只是一个误会,要不算了吧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留一线以后好见面嘛,只是希望以后,这种事不要再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身边的眼镜男站了起来,泛起了一种平和的笑意,声音淡如水,但是他每一句话说出来,却让人有种无法拒绝的魅力。

    萧秋风不认识他,但是萧远河却不能不认识,风正集团很多事,都需要这位秘书长的帮忙呢?

    他叫席空般,是市长司马云天的秘书,也算是政府的口舌,他说的每一句话,都代表着背后的人,谁都要给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萧远河也不能不给,但是赵若辰却走到萧秋风的面前,说道:“不必,我做错的事,我自己会处理,萧公子,请你进来,我赵若辰单独与你道歉,保证让你满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