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四十五章 小小的一个教训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说过了,只用一只手。

    朴正树冲过来的时候,那一只手已经抬了起来,旁边的人看着那只手,很慢很慢如微风般的拂动,但是却突然的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啪-----”的一声清脆声音,已经传来,身形急步的朴正树已经倒走而退,铁青的脸上,出现了五个指印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手撇在身后,那打耳光的手,已经举起,看都没有看朴正树一眼,就已经冷冷的说道:“慢,实在太慢了!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朴正树怒不可竭,好像知道了自己的动作没有这个男人快,就地一滚,一势冲天腿法已经凌然而发,准备用腿的长度来拉近这种速度的距离。

    但是腿势虽快,却也枉费心机,萧秋风手如灵蛇舞动,一挥而就,五指化钩,已经夹住了朴正树的脚踝处,内劲稍稍一动,手与胳膊抡起,这个庞大的块头身躯,已经如稻草人一般的,重重的摔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血已经从嘴角溢出,此刻朴正树已经受伤,但是他很不识好歹,此番两式,萧秋风已经手下留情,他却依然纠缠不清,大喝一声,竟然如莽牛般的,横冲直撞的向着萧秋风扑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------”身形微微一顿,却在这一刻间不见了,朴正树凌空的身形,还没有到位,萧秋风的拳头已经袭来,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胸口,强悍气势,在这一拳之下熄灭,身体被反击了回去,撞在了墙上。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萧秋风可是没有客气,拳势之中暗藏着真劲,渗入肌体,就算是不死,这位朴到死大师估计也没有办法再用力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般的不堪一击,但是这个棒子却韧性十足。^^还想着挣扎爬起来。萧秋风有些恼怒了,刀心之力一动,一轮明月的气刀已经凝聚而成,凌空劈下,从朴正树地脑袋边上冷风而过。

    落在他的鼻处三寸之处,地板已经出现尺深的刀口,如果这一刀落在他的身上,不需要怀疑。可以把他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倒吸了一口冷气,所有的信念在这一刻丧失怠尽。然后喷出一口鲜血。身体一挺,直直的晕了过去,不然,他哪有脸面对围观的国人。

    立刻,一个医师已经冲了过去,探指在朴正树地鼻间试了试,说道:“没事,没事,朴大师只是昏过去了。休息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围观地棒子。却没有一人上前帮助,看样子朴大师损毁了国家的荣耀。已经被他们视为废物。

    而他们看着萧秋风的时候,却已经目露凶光,恨意浓浓,真是有种小日本武士道的精神,看样子好的东西没有学,这垃圾传统,倒是继承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司马先生,我们一行,在东南打扰数日,此刻交流工作已经完成,今天就准备回程,还请司马先生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个看上去很是福态的中年人,已经冷冷的开口,看了那被酒店服务生扶起的朴正树,已经是满脸地不悦。

    终于走了,司马洛松了一口气,很是亲切的说道:“东南风景秀丽,名山很多,我还想各位在这里多住几日,让我能尽下地主之谊,既然各位都已经决定,那我就替你们安排。”

    这些棒子,交流地项目早就已经完成,却赖着不走,不就是想看着他出丑么,此刻朴正树被打得像是死狗,他们也立刻没有了兴趣,知道马上滚蛋了。

    本来说好是请客地,不过看着司马洛有正事,柳嫣虹却也不敢再强求,反正说了,这一顿早晚也少不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没有吃到这一顿,她的心里也是特别的兴奋,刚才看着这个男人傲气凌然,对棒子当头冷喝的气势,真是一个字:帅。

    搂着他的手臂,全身都靠在他的身上,柳嫣虹都没有觉得一丝的唐突,也浑然没有发现,萧秋风的尴尬,她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刚才真是帅呆了,武功又高,姿势又有型,简直是天下第一。”真是不容易,与这个小丫头认识这么久,第一次听到她的嘴里说出如此不得了地好话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行了,不要把我捧上天,然后再让我掉下来,只要以后不再骂我是茅坑地石头,又臭又硬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脸色一红,这句话,好像她经常这么骂的,当下有些扭捏地说道:“姐夫,你是男人,怎么这样的小心眼,人家只是骂了一次,你看你记得这么清楚干什么,大人不记小女子之过,大人不记小女子之过。”

    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咱们还是保持一些距离,这样安全一些。”怕了这丫头,还是不要惹她,免得给自己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回到萧家,除了萧家两老,连凤兮与柳嫣月都跑回来了,没有办法,家里最小的丫头出事,他们还能不急,特别是田芙,守在门口直转,嘴里直嘀咕:“这孩子,办事乍不牢靠,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为了凑热闹,都没有给家里电话,这会儿,他们都担心着呢?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领着柳嫣虹出现在庄园门口,田芙兴奋得不得了,大叫着:“好了,好了,没事了,没事了,小虹回来了,小虹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凤兮与柳嫣月也都从厅里走了出来,看着那一脸委屈,投入芙怀里的柳嫣虹,还有那脸色不太好看的萧秋风,很是好奇,这究竟是出啥事了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看,姐夫欺负我了。”这就是柳嫣虹冲到田芙怀里说的第一个句,萧秋风脸都差点黑了,天下间没有比这更冤枉的事了,比窦蛾还冤了。

    田芙吓了一跳,立刻很是仔细的扫看着柳嫣虹全身,好像很是担心,儿子对这小丫头不规矩了,不过还好,没事。

    “伯母,姐夫把追求我的男生给打了,还说我是他的女朋友,呜呜,真是太丢人了。”这模样,我见犹怜,真是比那天颜悦更像个演员了。

    田芙的心都快被吓掉了,看了一旁的柳嫣月,他还真是怕惹出事来,儿子,你就算是有这个贼心,也不能如此的野蛮啊,哪里有这样对待女孩子的。

    但是很奇怪,一旁的柳嫣月,却一点生气的模样都没有,而是走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牵住了他的手,说道:“老公,累了吧,回屋吧,我与凤姐都很想知道,今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竟然连我这聪明绝顶的小妹,也会向我求救。”

    果然没有错,柳嫣月太了解这个妹妹了,根本就没有把她说的话当回事,而且他相信这个心爱的男人,虽然这个小妹的确是小美人,但是呆在他身边的女人,又有哪一个不是一等一的美女。

    面对着柳嫣月,萧秋风才觉得有些安慰,这一切,都看在柳嫣月的面子上,他才懒得计较。

    “姐,我可是受害者,你应该安慰我才是。”柳嫣虹很是不服气,难道她的表情不真实,还是哪里没有演到位,姐姐竟然一点表示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男人,竟然还光明正大的表示,要与她保持距离,难道他不知道,他是她的姐夫,要关心她,爱护她,照顾她的么?

    凤兮在一旁很是戏谑的一笑,说道:“小虹妹妹,我看不像,好像是秋风被你占了便宜,要不,他怎么摆着一张脸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也上了前来,拉住了萧秋风的另一只手,很是嗲声的安慰道:“老公,好了,不要生气了,摆着一张苦瓜脸好看么,来,笑笑,笑一笑!”

    有这种体贴人心的女人,对男人来说,还真是一种幸福,萧秋风也不由的笑了,说道:“回屋,我给你们讲讲关于我这个小姨子的故事,宿舍楼下,满地的玫瑰花,哇,你们要不是亲眼所见,一定不敢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已经急了,羞红着脸,顾不上在田芙的怀里撒娇,已经冲过来,扭住了萧秋风的手,叫道:“臭家伙,叫你说,叫你说------”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萧秋风却没有受她的威胁,拥着两女,一回到了厅里,就已开始绘声绘色的,给家里人讲叙那轰动北海学院求爱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