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四十四章 扑到死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今天的柳嫣虹似乎与往日不同,两人才转身,她已经几步靠了过来,双手已经拉住了萧秋风,很是腻人的声音,带着娇软的情态,问道:“姐夫,你们这是去哪里啊,不与我一起回去?”

    司马洛说道:“小虹,我们有大事要做,嘿嘿-----要去教训一个棒子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司马洛全然没有顾及萧秋风杀人的眼睛,很是诱惑的说道:“与你那仰慕者打有什么意思,等下看你姐夫教训棒子高手,那才过瘾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一个小丫头,能帮什么忙,但是如果她一起去,在自己的小姨子的面前,萧秋风是绝对不会丢脸,那他就更有信心了。

    柳嫣虹却有些没有回过神来,问道:“棒子,什么棒子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些把祖宗都认错,什么都想占的鸟国人,小虹,你读这么多书,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!”

    柳嫣虹终于听明白了,瞪了这个男人一眼,喝道:“中国乍说也是文明礼仪之邦,你说话客气点好不,棒子棒子的叫,很失礼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们现在要去教训那个被称为东方不败的朴正树,柳家二小姐听清楚了没有,汗了,这棒子的叫法又不是我发明的,都不关我鸟事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身为文明人,其实一向都很讲礼貌的,现在却因失礼被这小丫头说教,心里好是不爽。

    但是柳嫣虹却把萧秋风的手拉得更紧,很是开心的说道:“去,去,当然要去了,上次姐夫一个挑百个,看得真过瘾。今天当然也不能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过瘾,还以为是玩麻将呢?

    “这是男人的事,你一个小丫头跑过去干什么,老妈还在担心你,你赶快回去吧,这里没有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很不乐意的开口,做事的时候。他不喜欢身边跟着一个拖油瓶。

    “切,你把追求我的男生给打了,还让我以后没有办法在学院里找男朋友,这笔帐我还没有跟你算呢,不行。你一定要带我去,不然,我就大喊救命。”

    真是好事刚做完,又惹了一身臊,对这小丫头,就不能太好地。

    “欢迎,欢迎。放心,教训完棒子,我请客,嫣虹喜欢去哪里吃,随便点,我可以大出血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举手欢悦。剩下已经没有萧秋风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三人一行。来到了上海最盛名的天鹅湖大酒店,还没有进大门,一个早就守在这里的保镖已经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东方不败又在叫嚣了,骂得很难听,兄弟们都有些控制不住想冲上去揍人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这些天,司马洛已经被骂得脸皮厚实了不少,闻言一笑。说道:“不要担心。今天我请了个高手,保证让那丫的吃了不兜着走。通知兄弟们,练功房集合。”

    他也想趁此机会,给司马家那里保镖好好的上一堂课,不要学了几手,就当自己是高手,***遇到有事的时候,鸟用都派不上。

    保镖惊喜地冲进去通知了,而司马洛领着两人径直的进了电梯,很快的来到了酒店的三十六层。

    三十六层是大型的娱乐厅,除了健身房,还有棋牌室,与游戏厅,此刻三人从电梯门一出来,就老远地听到了阴阳怪气的国语话声:“中国人------病夫,大韩民族东方不败------

    听这语气,乍与小日本一个德性,柳嫣虹刚才还教训司马洛,此刻一听,就已经相当不悦的说道:“果然是棒子,一听声音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但是司马洛却已经忍俊不禁的捂嘴偷偷的笑了起来,这种鸟人,谁看谁讨厌的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等下让你姐夫多给他一脚就行了,保证什么气也解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洛一说,柳嫣虹果然就凑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很是一脸正气地说道:“姐夫,你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,这关系着民族的荣誉,关系着中国人的自尊,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。靠,上升到了民族大义了,这样有自尊心,干嘛自己不上?

    走进了练功房,很大的面积,除了墙根处放了一个兵器架,地板上铺了薄薄的地板,看样子酒店地措施,还真是很倒位地。

    “司马先生,你们中国人实在太让我失望了,我们大韩民族带诚意而来,却没有想到,你们连招待的人也没有,让我在这里苦坐三天,也没有一个陪练的人,难道从大韩民族流传过来的中华武术,这么多年,就没有一丝的发展,还在原地踏步么?”

    果然是物以类聚,司马洛交往的都是这种没脸没皮的人,也不知道耻字是怎么写成的。

    “放屁,中华武术博大精深,数千年地沉淀底蕴,岂是你们小小地棒子国可以相比,学了几招花拳绣腿就在这里卖弄,难怪世界上都称你们国家为不要脸的棒子,好地都是你们,人无耻果然无敌的。”

    一向文雅的小丫头竟然说出这么一句正义凛然,但是字句粗俗的话来,真是惊倒了一片,人果然也是不可貌像的,这好像也是人才。

    “小虹,不得无礼,朴大师是练武奇才,可是大韩民族一流的高手,手上都是真功夫,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,等下试过你就知道了。”这一刻到好,变成司马洛教训柳嫣虹无礼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丫的东西,装得还真像。

    这个号称东方不败的朴正树,先前真的很生气,穿着洁白的跆拳服,暴气怒涨,但是听到司马洛的话,却得意的昂着头,似乎不与这乳嗅未干的小丫头争嘴,以免失了身份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残脑的人天天有,这今天就特别多,看这位朴大师身形魁梧,但根基不稳,根本就没有学习过内劲之功,光凭几招散打般的跆拳,就如此的耀武扬威,实在很少见。

    这种人,在萧秋风的眼里,实在弱智得可笑,朴大师,应该叫仆大屎才对。

    “朴大师,今天我给你请来这个兄弟,他也会几手,不如大家切蹉一下。”司马洛嘴角含着狐狸的笑,却说得很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朴大师一副很是骄傲的神色,不在意的瞥了萧秋风一眼,见这年青人玉树临风,长得倒是一表人才,但是体态轻盈,根本就不像是练家子,有些得意的说道:“本大师一向出拳较重,就怕一不小心伤到贵友,会有损我们大韩民族的武者风范。”

    臭屁得简直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国小势弱,却偏偏每一句话,都带着大字,也许被小日本同化了,自卑的心理,总是需要用不停的说大,来表示内心生存的信念。

    司马洛还没有开口,萧秋风已经轻轻的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客气,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,还伤不到我,我只动一只手,也可以把你打得仆到死。”

    这种人也可以称为大师,那天下真是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几个保镖已经捂着嘴偷笑起来,这鸟人也算是上宾,不好意思使暗的,但是这几天,真是被气得够呛,此刻有人敢如此的奚落他,哪里还不爽快至极。

    得意的脸上,已经暴怒,眼睛鼓睁,瞪着萧秋风,双手已经运劲,发出“咔咔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,我们大韩民族的跆拳道,才是正宗。”

    朴正树已经被气坏了,就凭这种修养也可以学武,简直就是武中的败类。

    司马洛摇了摇头,已经退却了一旁,这些天朴正树已经嚣张够了,很多人都已经看到,今天就算是被打得惨了些,也是自取其辱,相信也怪不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打吧,打吧,最好打得他连他老娘也认不出他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等什么,我正想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正宗?”萧秋风轻蔑的话,更是刺激着这个大师级的人物,跆拳衣一抖,双臂一张,他已经喝着吼着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这种入不了流的仆货,萧秋风还真是没有兴趣,甚至比刚才教训展联叶都缺乏兴趣,一点挑战性也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