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四十三章 实在很无聊的游戏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到柳嫣虹如此的不给机会,展联叶已经冲着萧秋风很是鄙视的骂道:“你、你不是男人,你是懦夫!”

    一个女生有些不屑的开口:“展联叶,你与萧姐夫单挑,不过是自找其辱,我劝你,还是走人吧,免得出糗,失去你了昔日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在北海学院,大家都知道展联叶是剑道部的主力战将,数次剑道大赛中,他都是以第一名的成绩,力压群雄,所以在女生爱慕之外,男生更对他多了几分敬佩,正是这种优越感,让他有一种不自觉的骄傲。

    柳嫣虹的拒绝,一下子让他无法承受,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过,她会拒绝。

    但是展联叶似乎辜负了这种好意,他冷冷的瞪了萧秋风一眼,然后深情的看着柳嫣虹,说道:“嫣虹,这个男人连为你出头的勇气都没有,他根本不值得你爱,只有我展联叶,才是真正爱你。”

    遇到这种情圣,萧秋风也很是无语,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,这并不是过错,但是在人家毫不留情的拒绝之后,还要如此苦苦的纠缠,却有失一个男人的风度与理智,就算是把他打败了,有用么,嫣虹就会改变心意?

    “柳嫣虹,展联叶是北海最优秀的男生,你错过了就会后悔,这个男人虽然长得不错,但看起来就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公子,你一定要小心的选择,不然一生都会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展联叶的朋友,立刻开始纷纭的演说,好像除了这个男生,柳嫣虹这一辈子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的艳福真是不浅啊,可是麻烦也不少,不过我还是第一次,看到有人敢与你单挑,很有种。你应该给人家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司马洛已经凑了这来。没有想到,请他去对付东方不败,却冒出这个校草追美失败。要先动手了。

    既然有热闹。先看看也无妨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”没有想到。这种帮忙。也可以惹出麻烦,红颜祸国,果然是有道理的,也不过一个小丫头,竟然也招出如此强悍的爱慕者。

    展联叶已经得意的笑起来,刚才一脸地疯狂已经慢慢地变得冷静,他对自己很有信心,今天一定要给这个男人好看,让柳嫣虹知道。他才是真正配得上她的男人。这个男人不配。

    “我是剑道九段,你可小心了。我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也许是平日城仗着剑道横行,此刻身边立刻就有人把随身带地竹剑递到了他地手里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没有接那竹剑,笑道:“我让你三招,小日本的东西,实在没有什么新意,只要你能接我一拳,就算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狂妄,更是鼓动人心,展联叶已经笑了,笑得很得意,像他这种井底之蛙,哪里知道,什么才是高手,学了几招小日本地剑道,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,世上这种脑残地人,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只要把自己抬得高,等下才会摔得重,他不介意,把这个男人摔死,反正以他的身份,多赔些钱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本不想与这些学生计较,但是这个叫展联叶的男生,实在需要好好的给他上一堂课,让他知道,其实他什么也不是,需要勤奋的进取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一片寂静,众人自动的挪开了一块空地,这根本就不是较量,而是游戏,甚至连出手的兴趣都没有,在萧秋风的感觉里,很是不好意思,这不是欺负小孩子么?

    “展联叶,我们相信你,打败这个男人,追求柳嫣虹,就还有机会。”哪个女生不喜欢英雄,只要成为英雄,自然事半功倍,但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柳嫣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生,要想让她动心,并非英雄就可以。

    只是萧秋风并不想给他们当英雄地机会,当狗熊也许还凑合。

    竹剑已经握在手中,为了公平,展联叶连头盔都没有戴上,在他地心里,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办法靠近自己,当然就无法伤到他,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。“我看看你如何让我三招-----”竹剑倒有几分气势,冲着萧秋风就已经全力的砍来,这种凌厉,除了柳嫣虹与几个好友,其他地学生,都已经睁大了眼睛,心里不由的发出感叹:“啊,高手!”

    萧秋风身形似乎就没有动过,但是那一剑却已经落空了,当展联叶冲过了那道影子,听到四周有人叫:“展联叶,在你后面,在你后面------”

    他蓦然的回身,才发现,这个男人正平静的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手中的竹剑已经发出了第二招,大喝一声:“横剑式!”

    竹剑带起的风声霍霍,但是那个男人就如变成了影子,竹剑扫过之处,好像棉花般的轻柔,他已经分不清,那个是真实,哪个是虚幻。

    三招一过,萧秋风已经退去了一旁,而场中的展联叶却已经有些迷糊了,手中的竹剑虽然握得很紧,但是脸上,却已经渗出了冷汗,在剑道部里,与人对战上百次,却还是第一次,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捕捉不到这个男人的身形,剑向所指,全是虚影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该你接我一拳了。”萧秋风不想在这里表演浪费时间,话一落,身形急然的飘进,就在风过之间,就已经到了展联叶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-----”一个男生惊声的叫出,展联叶手中竹剑还没有时间做出任何的动作,身体就已经飞了出去,整个人,就摔到了重重叠叠垒起的玫瑰花丛中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伤害他,很快的,展联叶却已经从花丛中爬了起来,不愤的叫道:“你不过是速度快一点,有本事,与我真枪真刀的打,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?”

    看他长得仪表堂堂,俊帅清秀,却没有想到,品性却并不磊落,输就输了,还找这般的理由干什么?

    萧秋风冷眸一闪,身形又动了,声音很是不厌烦的传来:“不知活死!”

    两轮皓月的光芒一闪,刀心最浅弱的力量,很是吓人的出现,不要说去挡,光是这种气势,已经让展联叶上心惊失措,竹剑已经抛下,紧紧的抱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刀劲已经劈散了花丛,如漫天飞舞的花雨中,所有的玫瑰花已经撕裂粉碎,成了其中的一粟,纷扬而落。

    展联叶身处其中,已经目瞪口呆,因为他很分明的看到,那两轮刀劲落入的地下,已经裂开了两尺的深沟,如果刀劲是劈在他的身上,他已经不敢相信这种后果。

    身体再也承受不住,疲惫的坐在了地下,重重的喘气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需要任何人开口,他们就是一个在天,一个在地,所以的仰慕眼神,都集中在萧秋风一人的身上,展联叶,似乎被人遗忘了。

    “追求自己喜欢的女生,这并不是错,但是一味的无聊纠缠,却失去了男儿本色,希望以后,你不要再缠着嫣虹,就凭你,的确还配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这朗声话,带着教训,让这一向在北海学院里高傲的展联叶也不敢再吭声,因为这个男人的力量,的确可以教训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萧姐夫万岁---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真是受不了这些女生,热情的程度,有些可怕,反倒是一旁的司马洛羡慕得有些眼红,他至少也是四大公子之一吧,乍就没有一个看他一眼的呢,人比人,还真是气死人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出了北海学院的校门,却没有想到,柳嫣虹也跟着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帮你摆平了,相信他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。”不仅那个展联叶不会,恐怕以后在北海学院,没有人会再缠着她了,这一次所有的事都做绝了。

    柳嫣虹翘着嘴,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烦死了,今天不上课了,回去让伯母给我做顿好的压压惊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自己的事,倒不烦,但是看着这个姐夫,而且是她假装的男朋友,竟然被别的女生占尽了便宜,她心就很是不爽,太没有夫德了,真是有失他好男人的形象。

    萧秋风无语,真是把萧家当自家了,还要回去要老妈给她压惊,小丫头也挺不害臊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你回去,司马,走吧,我们办正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懒得再过问,反正老妈把她当宝,说了也不管用,只要她一开口,家里什么东西都可以给她,看到柳嫣月的份上,不与她计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