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三十八章 那个大家都感兴趣的答案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一夜,为了给凤兮机会,柳嫣月把妹妹拉到了自己的房中,说是要促膝夜谈,这让柳嫣虹很是奇怪,以前为了故意的给那个姐夫惹麻烦,她也几次赖在姐姐的床上,但是都被姐姐给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?

    面对妹妹的追问,柳嫣月在几许淡淡的失落中,把自己的内心愁绪,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姐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早知道,当初不该让姐夫发那样的誓言,现在让你受这样的委屈-------”

    柳嫣月摇了摇头,笑道:“这是姐姐的命运,小虹,不关你事。”

    其实柳嫣虹也很委屈,当初她真的不知道,姐姐还会嫁到萧家来,而且还会很幸福,所以才自认为姐姐是被姐夫纠缠,不然哪里会多管闲事,现在好了,姐姐来萧家一年多了,的确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有到姐姐的这个地步,但是柳嫣虹似乎明白姐姐的心情,姐妹俩抱在一起,相互安慰,但也忍不住泪流,在这个世上,她们姐妹,是最相亲相近的人,她们的快乐可以分享,而悲伤也可以共担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办法去嫣月的房间,只好去找林玉环,虽然他已经明白嫣月的意思,但是一时之间,他还真是没有胆子去享受那份艳福,凤兮不是玉环,这份承诺,对他来说,绝对要沉重许多。

    但是很奇怪,一向听话的林玉环,竟然也把门锁得死死的,根本就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,也许这些女人,都商量好了的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看样子今夜,除了到凤兮那里。就没有地方给他睡觉了。

    门果然没有锁,推开房门,凤兮一身睡衣,浅浓香艳的躺在床靠上,媚然毕现的笑着凝望。她早就知道。今夜,这个男人,会推开这个门。而她,的确已经等待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秋风,想让你进我房间,还真是不容易,你这坏家伙,非得逼我这么干,是不是嫣月与玉环的房都把门锁死了?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笑。答道:“你们都商量好了,我这不是无路可逃了么?”

    凤兮也是苦笑一声,喝道:“还装什么装,你占玉环便宜地时候,心里不就想着占我便宜么,哼,我听玉环说,你做梦的时候,还嚷着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汗了,这事。还真是没有听玉环说起过。

    柔被轻轻一掀,曲纯灵珑的美丽诱人身躯已经呈现,真丝隐约的睡衣,根本就掩饰不了她惹火地身材,作为东南一姐,她高贵典雅地气质,固然是一种神圣的诱惑,但是那如喷火般的灵美身姿。却更动人心。

    林玉环地美丽。是因为她有着硕大的暴乳,每个男人见到她的时候。都会被激发浓浓的**,这是最直接的诱惑,但是凤兮,内媚之态,却并不是每个男人可以看到,因为她只有在这个时候,不经意的一个眼眸,都可以点燃萧秋风的**。

    “说地也是,这样的大美女面前,我还想当柳下惠,实在是虚伪了一些,凤兮,来,让我来鉴赏一下你惹火的身材,从见到你的第一天开始,我都有这种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领略了凤兮风情的男人,不渴望着这份内在的美丽,那就不是男人了。

    凤兮小嘴都气得嘟了起来,好好的气氛,硬是变成了淫欲的放荡,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开口叫骂,因为这个可恶的男人,已经把手伸到了她的身上,渗过睡衣,偷偷地霸占了她最傲然的所在。

    妩媚的清香,在这里慢慢的转化,浓情爱意的相融,其实有些事,早就已经注定,凤兮浑身都在颤动,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紧张,还是在害怕。

    玉手紧握成拳,随着萧秋风的深入,竟然连头也羞转一旁,不敢与他相对,但是鼻息间的呼吸,却变得浓郁沉重起来,好像是在压抑着什么?

    优物的美丽,萧秋风并不是没有见过,但是圣洁地身体夹着妩媚地春意,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凤兮-----“嗯------”

    “今天,那个问题,我应该可以找到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凤兮一愣,脸转了过来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好奇,你是不是处地?”

    话一落,萧秋风邪笑的脸上,突现了一种戏弄的表情,身体猛然而下。

    凤兮咬牙切齿的恨意里,羞得差点想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------”一声惨叫,只是很可惜,这声惨叫是我们主人公发出来的,凤兮的手,已经在他的腰间,狠狠的扭了下去,这一次,还真是用尽了全力,在对一个女人如此神圣的夜里,竟然问这种可耻的问题,的确应该给些惩罚的。

    但是所有的不悦,在这种男女欢爱开始的时候,变得平和而幸福,凤兮柔弱如嫩草般的身姿,终是不堪这种掠夺。

    撒娇的声音里,带着几分求饶:“坏蛋,轻点,痛--------

    呢喃的声音,在这里继续,而春意弥漫的夜里,萧秋风得到了一生最珍贵的,凤兮也找到了一生的依靠。

    而这一夜,萧秋风也从凤兮的口中,知道了他以前从来不知道的真实,但这一切,此刻似乎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都已经过去了,对凤兮来说,未来的幸福,才是她最真实的。

    这种幸福的声音,并不会因为凤兮的压抑而没有人知道,第二天一大早,施艳就已经把两人吵醒了:“凤姐,天亮了,该上班了,我们还要回黄金水城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凤姐,玩的时候玩,但做事的时候,还是要做不能偷懒的,这可是你教我们的。”说这话的是玉婵,戏谑的语气里,夹着几分悠哉,看样子,她们皆已经知道,这一刻的凤兮,绝对不敢起身训斥她们了。

    房内的凤兮当然幸福甜蜜,听到外面几个小丫头的声音,却也是羞涩难当的扯被子把头都蒙了起来,还好,没有多久,似乎是玉环出现了,把几个小丫头赶走。

    上什么班,自从来到了萧家庄园之后,她们都懒惰成性,三天两头的旷工,而且凤兮也高薪请了经理人,专门来管理黄金水城,根本就需要担心,这些女人,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玉环虽然心里有着几分羡慕,但更多的是祝福,凤兮大姐也可以找到幸福,这是她们四个小妹,一致的祝愿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睡到了差不多中午,凤兮也是受不了这种这疼爱的掠夺,才有些害怕的逃开的,当他们来到大厅的时候,一旁的休息厅里,两桌麻烦在激烈的展开着。

    “凤姐,快过来帮帮我,玉婵这丫头实在太厉害了,我连放了她三炮,钱都快输光了。”凤兮一出现,所有的人都以一种暧昧的眼光盯着她,柳嫣月连忙给她解围,不管如何,现在大家都是萧家的姐妹,不应该再分彼此。

    凤兮很是感激的看了柳嫣月一眼,而旁边的萧秋风轻轻的笑道:“嫣月是世上最贤淑的女人,你以后可不要与她闹脾气,不然我可不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凤兮瞪了他一眼,喝道:“不要把我当成泼妇一样,人家有的温柔,一定不比嫣月妹妹逊色。”

    其实除了感谢,凤兮也知道,柳嫣月的确是男人心目中最理想的妻子,而她的命运,应该只是一个地下情人的身份,此刻能被接受,她当然不敢再奢求太多,就算是萧秋风不提醒,她也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一个灵智聪明的女人。

    有了凤兮帮忙,这形势逆转,柳嫣月已经开心的叫起来,虽然输赢很少,但是她们却从这游戏里,得到了快乐。

    萧秋风最无聊的一个,这不,门口很快的有客人来了,孙庆煜与赵光平一起来的,一进门,看到屋里的激战,就已经哈哈大笑,看样子他们也是其中的一名爱好战员。

    孙庆煜与萧家关系不一般,这次来,却是赵光平邀请着一起来的,这样,大家相处起来,才不会尴尬,而日本发生的事,果然如这个男人所说,一一的应验了,山口盟的溃败,已经惊动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一点也不怀疑这个男人的强大,所以,在赵光平的心里,也希望与萧家融为一体,未来的日子,不分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