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三十七章 杀戮之后的平淡幸福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有些事情一旦说开了,大家心知肚明,当然就没有什么问题,萧秋风一身轻松下楼来的时候,田芙早就把柳嫣月的意见,悄悄的告诉了凤兮。

    爱上一个男人,对凤兮来说,是这一生最不敢奢望的事情,更何况还是喜欢上一个有了妻子的男人,很多男人都拿**的眼神看她,把她当成不正经的女人,或者当成了狐狸精。

    但是她也没有想到,最后的结果,竟然真的是勾引别人的丈夫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重重的点头,柳嫣月的宽融,真的很让她意外,其实从心里,能住进萧家,她已经很满足,如果柳嫣月只要稍稍的表现出一丝的不满,她会很快的离开,因为她爱这个男人,并不想给他造成太多的困挠。

    羞红着脸,凤兮还是拉着柳嫣月的手,承认了这份得来不易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嫣月妹妹,谢谢你,姐姐以前也挺不喜欢秋风的,他这人自大得很,而且一点也不怜香惜玉,可是没有想到,一次又一次的相处,这种感觉就惭惭的变了,姐姐真的不是存心与你争,真的,只要你不开心,姐姐会马上搬走的。”

    关于凤兮的故事,这些日子的相处,柳嫣月也知道了一些,她明白,以凤兮这种孤傲的个性,很难爱上一个男人,但是如果爱上了,那就是一辈子。那个男人是谁,对她来说,这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或者这就是所有女人的悲哀,在爱情的道路上,一旦爱了,就是弱者。

    看着家里人簇坐一起,相亲相融的景象,萧秋风心情当然愉快,至少凤兮这个黑道的大姐头。与父母还有嫣月相处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大家都这么高

    凤兮与林玉环身为当事人,当然很高兴,但是其她的几个小丫头,更是高兴。那昭慧第一个就抢着说道:“萧少。恭喜你啊,我们凤大姐,准备嫁给你。当你老婆了,你这一次真是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凤姐又漂亮,又有钱,而且非常的有本事,既入得了厨房。还出得厅堂,当然更重要是的进了卧房,还能把萧少迷得神魂颠倒。”

    能这么大言不惭说话的,当然是施艳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萧秋风当然不否认,从林玉环地身上,就可以感受到凤兮的内蕴风情。

    如果说凤兮是一颗树,那林玉环还只是一颗小草,她的韵味,绝对没有经历岁月磨练的凤兮那般的让人陶醉。

    凤兮羞若春梅。悄然垂下了绝美地脸庞。

    柳嫣月已经上前,附上了萧秋风地手臂,笑道:“老公,你被人称为东南四大公子中的风流公子,现在我才知道,这个称号名不虚传,就算你不想,那喜欢你的人。却是不少。嫣月也真是挡不住了,真是希望舞姐。能尽快地回来。”

    关于舞的事,凤兮刚才已经知道了,不仅如何,她知道的事,却是比这个柳嫣月妹妹多得多,除了舞,还有一个中东的露丝,还有一个林家的林秋雅,或者那个天皇之后的天颜悦,也是一个!

    不过这些事,实在还轮不到她担心,能拥有这份真真实实的存在,就已经是一种奢求,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吧,谁叫她们都喜欢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凤姐,你也不要害羞了,既然你答应了,咱们就是萧家人,我们未来所有地付出与努力,都只能是为了萧家,你一定要做到。”

    这话或者有些严肃的味道,但是凤兮此刻却很是郑重的轻轻点头,柳嫣月虽然一向的温柔与顺从,但在这种事上,却不容一丝宽融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,把柳嫣月很疼爱的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嫣月,谢谢你。”萧秋风说道:“其实我一直很小心,不想让你受到伤害,但是有些事,真的不是我能抗拒的,我承认,在感情上,我实在是懦弱了一些------”

    “萧少,这不叫懦弱,应该叫走了桃花运,我们凤姐千挑万选的,就挑中了你,这也叫幸运,世上任何人能拥有凤姐,绝对都不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难得一次,那嗲声地玉婵,说了一句最为正经的话。

    柳嫣月虽然有几抹淡淡的伤感,但笑了笑安慰的说道瞎:“玉婵说的没有错,这么多姐妹喜欢你,说明我的眼光没有看错,老公的确是世上最好的男人,嫣月一生不悔。”

    这时,门口急冲入一道很是靓丽地身影,一身淡淡裙装地柳嫣虹已经闯了进来,看了众人一眼,很是兴奋的叫道:“还好,赶上了,我还真是怕你们提早就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风风火火地赶过了,原来竟然只是为了讨一顿饭吃。

    柳嫣月也有些无奈的苦笑,自从她进入萧家,小妹也慢慢的接受了萧家的存在,而且与这个心爱的男人,也开始变得相融起来,从小缺少父母关爱的她,似乎已经把萧家,当成自己的家了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要过来吃饭,就先打个电话嘛,伯母会等你的,用不着这样赶,你看你,满头都是汗。”田芙对这个小丫头的疼爱,并不比柳嫣月少,当然一个是对待媳妇,一个是对待女儿般,两者很不相同的。

    四大公主最小的昭慧已经叫了起来:“伯母,你不要听虹虹骗你,她哪里是来吃饭,分明是想从我们身上赢钱的,哼,这一次,一定要把她上周赚的三万块,统统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拉着田芙的手,一点也不羞,或者在这里呆长了,她丝毫不顾忌,反而振振有词的说道:“谁怕谁啊,吃饭,吃完饭,咱们再来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已经不抑的放开了萧秋风的手,走到了小妹的面前喝道:“小丫头,不要一点礼貌也没有,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,也不怕妈看着笑话。”

    田芙连忙制止道:“嫣月,不要,不要责怪小虹,这小丫头来,你不知道妈多高兴,只要开心就好,小虹,等下吃完饭,让你伯父陪你,那老家伙,早几天就准备出去找牌友了,还是我拦着呢,让他过过瘾,放心,多宰他一点,伯母也不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也,哦------”柳嫣虹还算是文雅的,施艳却是兴奋的叫了起来,伯父钱多不说,而且牌技太烂,一场牌下来,下周的零用,估计就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因为萧秋风的事情,让大家没有心情,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的玩一把了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被关在萧家大宅,平日里也懒得外出,麻将是她们最好的消遣了。

    饭还没有吃完,牌桌就已经摆起来了,连一向严谨的萧远河也迫不急待的上阵,与柳嫣虹、施艳、昭慧组成了一桌。

    “伯父,不要说我们以小欺大,输了可不准赖皮。”最没大没小的人诞生了,不是柳嫣虹,而是昭慧,没办法,萧远河这个大富人,总喜欢时不时的使些无赖手段,真是让她们既好笑,又气恼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人了,乍比小孩子还脸皮还厚呢?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没有钱,但是萧远河却从那种耍赖中,感受到打牌的乐趣,看着几个小丫头缠着他,向他讨帐的样子,他比任何时候都开心。

    另一边,柳嫣月与田芙还有玉婵、玉环她们也凑了对子,只剩下凤兮也萧秋风,吃饭一直吃到最后。

    也许是被萧家认定,凤兮还真有温柔的潜质可挖,吩咐佣人收拾碗筷,她还去帮忙,把自己慢慢的融入萧家女主人的生活中。

    虽然有几分陌生与烦琐,但是她很幸福,因为未来的日子,她不会再感孤单了。

    静静的花园里,两个人依在一起,亲密的相拥,每个眼神,每个不经意的接触,都有种幸福的感受,凤兮这样一个心高傲气的女人,也沉醉其中,不愿意醒来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在日本的事,处理完了?”在这么多的女人里,也只有凤兮,才知道黑道上的事情,当然也只有她才会关心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说道:“差不多了,佐滕太神已死,山口盟的武士也死亡无数,应该不是问题,我留神兵战队在那里,只是让他们更加的快速提高自己,我需要更强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凤兮一脸的羡慕,一脸的好奇,说道:“秋风,那一战的情况,我也大致上听到了汇报,你能不能给我再详细的说一遍,我想听---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