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三十六章 做一生的好姐妹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一次外出,虽然对萧秋风来说,很快,但是对家里苦苦守候着他回来的人来说,却是整整一个月的煎熬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东南的局势慢慢平静,有了赵光平与孙庆煜的关系,凤兮把东南的地下势力发展得更是迅速,而且权力更是集中,除了萧少,整个东南已经不再有第二个老大,

    凤兮不愧是东南一姐,把萧秋风犹如神般的精神在帮众中传播,用这种祟拜如宗教的力量,彻底的掌控着他们的忠心。

    世界最大黑帮山口盟的覆灭,就是一个最有力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现在好了,都不需要我这个老太婆替你担心,替你担心的人多了。”拽着萧秋风到了面前,很是仔细打量着,田芙是既喜又有些吃味的说道,虽然明知道这些女人都喜欢儿子,但是作为母亲,总是有点觉得,自己的宝贝儿子,被人家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萧远河倒看得开,笑道:“老婆,这有什么不好,儿子有人关心照顾,说明咱们两个老人可以享享清福了,怎么,养了这小子二十多年,你还没有烦够啊!”

    一旁的柳嫣月也乖巧的安慰:“妈,你放心,风是你的儿子,我们抢不走的,再说了,进了萧家门,就是萧家人,萧家人越来越多,叫妈的人也就多了,妈也应该高兴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伯母,秋风看上去也不像是有了媳妇忘记了娘的人,你放心,就算是他再在外面飘,这里必竟是他的家。迟早会回来的。”凤兮也感受到这个母亲的心理,很是细心的说着好话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把老妈搂着亲了一口,笑道:“妈,我知道你关心我。你看,我这不是没事,你放心好了,你地儿子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,一切平平安安的活得很长,再说了,我还没有给萧家延续香火呢?”

    虽然灵魂易体,这萧家的两个老人并不是他意识之海中地父母,但是从他重生的那一刻。==    ==他已经把他们当成了世上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一听香火,田芙还真是忘记了吃味,抬头看了看柳嫣月之后,竟然转向一旁的凤兮,顿时让凤兮羞得粉脸俏红,这种事,对她来说。还是挺羞人的。

    抬手在萧秋风的脑袋上敲了敲,骂道:“算你臭小子还懂事,知道妈心里念的,等有了孙子,妈才没有时间顾着你。反正顾着你的人多了,少娘一个人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在这几个女人里,此刻至少有三双深情相许的目光,这一点,田芙心里还算是比较安慰地了。

    “妈,看你说的,我们也会努力的,风,你刚回来,先去梳洗一下。等下就可以开饭了。”柳嫣月连忙插开了话题,进入萧家都已经一年多了,却一丝的反应也没有,其实她心里是既担忧,又焦虑,只是这种事,急也急不来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离开,柳嫣月已经拉住了田芙的手。说道:“妈。咱们去房里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凤兮在一旁的戏谑地说道:“嫣月妹妹。什么话连姐姐也不能听?”

    柳嫣月笑道:“这是萧家的事,当然只能跟妈说,如果凤姐想听,其实也很容易的,萧家的门不正为你敞开着么?”

    凤兮脸色一红,不好意思再开口,而田芙已经有些疑惑的被柳嫣月拉入了房间里。^^

    萧远河摇头叹了一声,说道:“凤兮,你不要在意,我们也没有把你当外人,也许嫣月这丫头,真是有什么重要地事,等下你问你伯母就行了,她这人,天生就肚子里藏不住事的。”

    凤兮轻轻的点头,但是她的眼睛,却不经意的扫过那个门口,其实她的心里,是真的渴望着能进萧家门,但是嫣月说的却是真心话么?

    一进房,田芙就急问道:“嫣月,有什么事要跟妈说,这样避开她们,似乎有些不太礼貌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脸上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太好,婉柔的表情,多了一种淡淡的愁绪。

    田芙心想,不对啊,小风才刚回来,嫣月应该高兴才是,而且刚才她也很兴奋地,怎么一下子变如此的伤神不悦,难道、难道她知道小风与凤兮她们之间的事了?

    “妈,对不起,嫣月对不你们,也对不起萧家------”

    田芙一听,就吓出了汗,什么事这么严重,对不起萧家,对不起他们,这人一急就容易想错事情。

    田芙甚至没有经过大脑,就已经问道:“嫣月,你、你不是会喜欢上别的男人了吧!”

    柳嫣月一愣,脸上现出了一抹苦笑,说道:“妈,你不要弄错了,我有了风,哪里还会再去喜欢别的男人,再说了,世上还有男人会比风更优秀么?”

    田芙松了口气,不解的问道:“那你刚才-------”

    “妈,我都进萧家一年多了,可是你看我现有一点反应也没有,不能给萧家生儿育女,嫣月是不是真的没用?”

    话一出,田芙就已经明白了,一下子笑了出来,说道:“嫣月,你真是吓了妈一跳,唉,这种事,也是机缘,也急不来的,好了,你们身体都健康,没事就好,孩子早晚都会有地。”

    虽然田芙很柔声地安慰,但是对柳嫣月这种传统的女人来说,却已经承受不住自己对自己地煎熬,这些日子,除了无尽的苦苦相思,她几乎都处在这种困惑中。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,你是安慰我才这么说的,嫣月明白,只是现在舞姐又没有办法过来,眼看着你们日夜盼望,嫣月却是很自责的,你看------”

    “妈,你看凤姐如何?”

    田芙一惊,装着不懂的问道:“凤兮?凤兮怎么了,她还不错啊,我与她也合得来,嫣月,你提凤兮干什么?”

    柳嫣月淡淡的一笑,说道:“妈,你就不要打马虎眼了,这种事,你不可能不知道的,凤姐对风一网情深,每次看到风就情不自禁的样子,你难到会看不到?”

    田芙无奈的笑了一笑,早就知道嫣月不是傻瓜,这种事如此的明显,只要不是瞎子,都看得到的,连老头那样的木头人,都已经感受到不对劲了,上次还问她,那几个丫头,是不是都喜欢小风呢?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田芙也不能装聋作哑了,拉住嫣月的手,说道:“嫣月,实话告诉你吧,妈也看出来,但是妈也没有办法说什么,这是你们年青人的事,我这老太婆管,怕是没有用,说不好,还惹得大家不好过,所以只能顺其自然了,嫣月,你不会怪妈吧,其实不管发生什么事,妈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。”

    田芙永远都只站在自己儿子这一边,那就要看儿子是喜欢哪个女人了。

    心爱的男人,有别的女人,这种事,对每个女人来说,都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,但是柳嫣月自从知道了有了一个舞,现在更知道有了一个凤兮,这两个女人,都是天之娇女,他们对秋风的爱,真的很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家已经完整,或者她可以吃吃醋,撒撒娇,但是很可惜,萧家缺少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她心胸不得不放宽一些,虽然柳家这些年没落,但是世家的规矩,她却是知道的,并不能因为萧家两个老人的好,就无视自己应该履行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妈,嫣月知道你疼我,所以我更要为萧家着想,凤姐既然喜欢秋风,不如你去与他说一声,只要他愿意进萧家,能为萧家留下血脉,嫣月愿意与她做一生一世的好姐妹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几乎都疲惫得无力支撑,但这是她的命运,只要这个心爱的男人能幸福,她受些委屈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田芙这一次真是有些惊讶了,这种事,没有女人会答应的,不说别人,就说她,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男人在自己之外,还有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嫣月,你、你真的要这么做,你会很委屈的!”

    柳嫣月强装一抹笑颜,说道:“都已经有了一个舞姐姐,再多一个又算什么,妈,你不是说咱们萧家人丁单薄么,这一下嫣月可是有三姐妹了,一定会让萧家兴旺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迟早要解决,田芙这些日子也挺难的,柳嫣月的主动,倒让她感动的时候,更多了一种对这个小丫头的疼爱,儿子能拥有她,的确是一种上辈子修来的福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