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十章 不小心撞车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交通管制命令一下达,不管此刻已经是黑夜,那些待岗的交警都在五分钟之内到位,每个红绿灯下都有着警车闪鸣,追捕着四位狂命追逐的四大公子坐驾。

    面子问题,赵若明一马当先,这小子的车的确不一般,军中特别改装的引擎与发动机,简直让车子飞了起来,如果不是其他三人的跑车质量一流,还有路面上的车流拥挤,估计早就被抛脑后了。

    城中三路,这是一段比较平直而宽大的长路,萧秋风的车子三个飘移之后,就已经越过了大公子司马洛与二公子何向南的车子,与赵若明并驾齐驱,从窗户边竖起了大拇指,表示赞叹。

    赵若明不经夸,见到萧秋风追上,车速再提,在车流中穿梭,险象环生,几次碰到了其他的车子,前灯早就碎掉,此刻随风飘扬,却未见他有一丝的变色,勇猛直前,真不愧为神勇公子。

    萧秋风紧追不离,这一刻,他不留余地,车技发挥到极致,既不超前,也不落后,就咬着赵若明不放,虽然从未参加什么车赛,但是说到飚车,却是从八岁开始,从不畏人。

    警笛声远远的传来,一辆大卡车左右摆动,激起了四周车流的闪躲,看样子这驾车人技术相当的不错,庞大的车身在这车流中,也跑到了一百八的时速,任凭身后警车的呼叫,理都不理。

    赵若辰并没有参加这一次的直接行动,幕后指挥,但是闻到走私车逃窜,她随后赶来,参加了追击行动,此刻局里十多个好手,都尾随其后,这辆大卡车也实在嚣张,一连闯过了警方设制的三道路卡,六辆拉截车,却依然无法让它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三路段口拦制装甲已设制,请局长指示。”对讲机传来组员李海斌的声音。

    赵若辰心中大喜,不管这大卡车如何强悍,她也不相信,敢与装甲车相撞,当下紧急的命令道:“三分队注意,对大卡车形成包围之势,迫它驶入三路段口,我们要活捉这些悍匪。”

    她相信这般的安排,这批军火将成为警方的囊中之物,据闻这批军火从苏国走私,比她们警局军需库里的火器都厉害,她不能让这些流落都市,造成潜在的危机,破坏社会秩序与稳定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笑了,赵若明才一抬头,就发现风流公子的跑车向他闪来,车身轻擦而过,闪起了爆烈的火星乱射,而就在这一瞬间,被警方追击的卡车已经直畅而过。

    赵若明心里大气,手中的方向盘急然一转,心想,你这风流鬼用跑车撞老子的改装车,真是下了血本,却不知老子的车身都是坦克机身,再撞吃亏的却是你。

    你来不往非礼也,老子也撞你一下,看看谁厉害?

    这一切皆在转瞬之间,赵若明车前一转,就已经被萧秋风带入了警方的追逐车阵中,十多辆车本就盯着前方的大卡车,哪里晓得有人的车速比他们还快,一时之间,根本就忘记了闪开。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早就已经知道,车身一个飘动,一百八十度的转弯,挡在了两警车的面前,虽然这一刻,刹车已经踩下,但是车速太快,这辆新的跑车,被两辆警车撞击,横着推出了十多米远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赵若明的车子最惨,闯入了两辆警车中,就如一只公牛闯入了羊群,两辆警车,立刻呈六十度的斜角,飞身而起,然后“砰”的落地,散了驾,而最惨的是其中一辆,被司马洛赶来的小车又撞上了。

    几乎在原地转了三十多圈都没有完全停下来,萧秋风下车的时候,车子还在转动着,不知道里面的人有没有事。

    而这短短的三分钟,大卡车早就逃去无影,随着四辆车的意外,后面的警车都停了下来,路面已经是一片狼籍。

    “局长,局长------”那车还没有完全停下来,众警车里的人都焦急的冲了上去,却真是没有想到,这辆车竟然就是赵若辰的车子,此刻已经是面目全非,连车轮也掉了一个,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知道是赵若辰,萧秋风还真是放下心了,以这女人的身手,应该没事的,但是下车的赵若明,却是一脸的苍白,盯着那辆车子,有些惊恐的说道:“那是我姐的车?”

    车门被里面的人一脚踢开,一个批头散发的女人从里面爬了起来,狂啸道:“大卡车呢,大卡车呢,你们这些混蛋,站在这里干什么,还不快给我找大卡车的位置,我一定要抓住他,一定要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,都有些被气得疯狂了。

    何向南的车子这一刻才来,看他的车子刮痕无数,想来路上已经是经历了无数的磨难,此刻一下车,就举手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看样子我输了,黄金水城要我来请了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这一刻才抬起头来,看着何向南,还没有说话,耳边已经传来了下属的报道声:“局长,大卡车已经不知所踪,我们脱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-----”赵若辰气得大叫起来,眼看可以捕到的军火贩子,就这样逃去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、你们这群王八蛋,我要活劈了你们-------”

    “啊,姐,不好意思,弄翻了你的车,我赔一辆给你。”看到姐姐没事,赵若明也不担心了,撞翻几辆车算什么,赔点钱不是结了,又没有死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,赵若辰才看到自己的弟弟,差点就昏了过去,这才晓得刚才驾着车赶着抬胎,把自己车子撞翻的人,竟然是自己的弟弟,

    手捏着拳头,重重的喘气,没有人敢出声,连众多的警察都不敢开口,谁都知道这一刻的美丽局长,心里酝酿的怒意,一定比母虎更恐怖。

    “我要打断你的腿。”赵若辰一个箭步,就朝着赵若明冲了过来,看她脚步稳健,想来刚才也没有受伤,只是可怜那与她一起飞车的警察,此刻却是被众同事抬出来的,不过看那人的惨声哀叫,想来也无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赵若明还是很怕这个姐姐,不像父母,骂归骂,关禁闭也关,但是从不打人,但是这个身体里满是暴力因子的姐姐一出手,他就得躺在床上至少半个月才能下床。

    他躲到了萧秋风的身后,一脸的惊然,眸里都是乞求的眼神,希望萧秋风来帮帮忙。

    “局长大人,你们警察难道想打人?”萧秋风并不畏惧这个女人狂怒的表情,这种眼神,他早就已经见过。

    “我就打你。”连想也没有想,赵若辰实在受不了这个男人脸上戏谑的表情,随着怒声,一拳就已经袭了过去。

    拳正中萧秋风的胸口,身形后退了几步,跌倒在了赵若明的身上,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抵抗。

    赵若明却已经有些赖皮的叫了起来:“快来看啊,警察打人了,警察打人了-------”这一叫,让四周的警察有些哭笑不得,这不是一家人窝里反么,看着这四个声名狼藉的大少爷,他们也只能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这每个人都不是他们小小的警察可以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警车又一次一闪动急驶而至,几辆交警车,几辆警局的车子,市副局孙庆煜也走了下来,一眼就看到了萧秋风,眼里闪过了几抹疑惑的神光,一隐而没。

    “局长小姐,这只是交通意外,不属于你的管辖范围,你使用暴力,却已是烂用职权,不知道人民给你们警察的权利,可以让你们任意殴打当事人的。”

    孙庆煜急忙走了过来,笑道:“原来又是你们四个小子,司马少爷,不好意思,赵局长可能太紧张了,没事,没事,万局,这属于你们交警的事,你们处理吧,警员收队,命令全市侦察,寻找大卡车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哪里会放他们走,大喝道:“不行,我要拘留他们,现在我怀疑,他们与走私军械集团有关,来人,把他们都带走。”

    孙庆煜赶忙劝道:“赵局长,不要把事情弄大,免得不好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赵局长,这四人应属交通部门的意外事件,虽然涉及警方,但还是请注意定性,不然又生出风波。”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,他一身的警服,看样子就是市交通的局长大人了。

    这四个纨绔子弟,干这种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没有人比他更明白,对这四人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不然就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好啊,赵局这么为国为民,我们身为良好市民,应该配合的,拘留就拘留,说实在话,我还没有去过警察局呢,参观一下也好。”何向南上前,很是不在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良好市民,我呸,赵若辰心里恨极了这四人,根本谁的脸面也不给,强行让警员,把四人压上了车,连看也不看那个可怜的交通局长一眼,怒意而去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孙庆煜与这个万局长两人相视无奈一笑,各自拿起了电话,开始向上面汇报工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