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三十四章 死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父亲,父亲-----”佐滕井生把手中的刀甩开,已经把佐滕太神紧紧的抱住,但是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,坚硬的手臂,就搁在他父亲的脖子上,很用力,很用力。

    眼睛鼓涨,鲜血依然喷流,但是佐滕太神,却已经死了,而是死不瞑目,也许除了他自己,不会有人知道,他会是死在自己的儿子手里。

    师宗身形一变,却没有停下,手中带起的气劲如夜月里激鸣的雷电,一下子扫到,佐滕井生悲愤之下,暴起阻挡,但是身体已经劈开了数米,也喷出了一口鲜血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这真情流露了的表情,演艺得很是真实。

    佐滕太神的尸身,到了师宗的手里,但并不是为了毁尸泄恨,而只是在他的身上,搜出八岐神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-”拿着六颗黑色珠子组成的手链,师宗也禁不住的大笑起来,这一趟的日本之行,果然心想事成,八岐神器,如此轻意就拿到了。

    拿到了,也不一定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八岐大蛇已经浑身是伤,但是在六魄的牵动下,他还是不畏生死的攻击,萧秋风也是苦苦支撑,这个怪物,似乎有着用不完的劲,就算血水喷涌,一直未歇,他依然坚挺,好像有着愈战愈通之势。

    不过当佐滕太神死去的时候,八岐大蛇很明显的有了一种分心,这种分心,让萧秋风更是奇怪,这种传说中的怪物,也有带着人的感情,似乎并不太像。

    师宗拿着神器狂笑的时候,八岐大蛇的分心。已经是变得心不蔫了。这一刻,萧秋风明白,这所谓的神器。就是八岐大蛇地控制物,不然以他神般地存在,岂会听佐滕太神一个小小的人类召唤。

    笑声还未停,萧秋风已经扑到。电闪而逝间,那串珠链,已经到了他的手里,沉甸甸地有种幽深的黑暗魔力。师宗惊,八岐大蛇却是急。

    佐滕太神已经死了,此刻也只有师宗知道,这个神器的作用,萧秋风其实也不明白,他也只是试一试,但是却没有想到,这一试,真的试对了,看着八岐大蛇一脸地恐惧。这个珠链,就是玄妙非常。

    “是他杀了太神,杀了他-----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佐滕井生已经醒来,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昏过。

    此刻发现萧秋风夺走了神器,已经无法再抑制,这是他与黑暗签定盟约的信物,当然不给被别人夺去。

    师宗的速度更快。带着冷冰的暴厉杀戮之息。瞬间攻到,他比佐滕井生。更担心神器地失去,不然回去,面对的是成为废人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萧秋风捏碎了一颗黑色的珠子,立刻夜空里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有些目呆的八岐大神,身上炸开一道血口,霸道的力量,让他身边的人,死伤一片。

    他神色凄然,立刻就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神龙,我愿奉你为主,你请不要毁灭我的魄体!”

    师宗铜皮面具地脸庞,估计已经快要发狂,冷喝道:“可恶------”到了现在,他也才知道,这个黑珠神器,竟然是八岐大蛇的魂魄练制,可以控制他的生死,让他为仆,也难怪警长这么迫切的得到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大喜,没有想到,这八岐大蛇也只是一个傀儡,而控制这个傀儡的,就是这抹珠链,他娘的,早知道,也不用费这般的力气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神秘铜面的人杀意,他竟然也冷声一喝:“杀了他!”这句话,当然是对八岐大蛇说地。

    八岐大蛇一句话不敢吭声,想都没有想,就已经站了起来,不要命地冲向了师宗,六魄已经失了一魄,虽然一身修为已经没有办法再提高,但是至少可以保命,如果剩下的五魄再失,他就魂飞魄散,连轮回地资格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师宗气得咬牙切齿,而一旁的佐滕井生也是惊心不已,刚才还是朋友的八岐大神,在这一刻间,却变成了敌人,那杀戮的凶性,带着染血的身体,几乎就如地狱恶魔,刚刚爬上人间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所以武士听令,杀了他!”随着佐滕井生大声的呼喝,成百上午武士已经向着八岐大神围了过来,而师宗更是没有放过萧秋风,如电般的闪身而至,誓要夺回八岐神器,就算是戴着面具,也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狂怒。

    被两大高围攻,体内消耗实在太大,萧秋风并不想蛮战,而且此刻还是在武士的包围之中,实在不容再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而山岐大神凶性大发,浑身是血的屠杀着武士,场面惨不忍睹,但是面对着这种惨状,萧秋风眸子里闪动着更邪魅的光芒。

    冲着扑来的师宗轻轻一笑,身形已经转身而退,影子心法,忽灭而逝,而在这一刻,手中握着的五枚黑色珠粒,已经被他运用捏爆,身后传来很厉声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吼-----吼------吼-----

    然后一种如原子威力的爆炸声,已经震天的响起。

    三条街,已经被夷为平地,八岐大蛇,岛国的图腾,这一刻六魄尽失,身体蕴力而自爆而亡,威力实在惊人,围着他的三千武士,几乎无一生还,就算是逃得一命的佐滕井生,也心有余悸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海边,萧秋风已经稳稳的停下了身形,没有武士的纠缠,他心已经安静下来,虽然今夜一战,已经是使出了全部的力气,但眼前这个黑衣铜面之人,却还没有让他心惊的压抑。

    其实师宗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,却不想萧秋风与八岐大蛇、佐滕太神联合一战,机能与气劲已经融合一体,那无边的力量,根本已经不把师宗放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但是师宗一惯的冷漠与自傲,还以为萧秋风身受重伤,不堪一击,因为畏惧才慌张逃开的。

    “毁灭神器,实在罪该万死,拿不到神器,杀了你,警长也会很高兴的。”二十年未出手,在师宗的心里,有些坐井观天的骄傲,认为他已经除警长之外,最强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今夜一战的残酷,让他惊慌的同时,又有些惊喜,因为八岐大蛇与佐滕太神这两个可以超越他的存在,都已经死了,现在眼前这个萧姓男人也受了重伤,只要杀了他,自己依然是天下第

    萧秋风冷笑一声,说道:“就凭你么?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很奇怪,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白痴,而且越蠢就越觉得自己聪明,警长养你们这么多废物,也真是多亏他会赚钱了。”

    师宗气势一冷,铁手套已经凝发着一种幽黑而深硬的光芒,喝道:“希望你的力量就如你嘴巴一样,可以撑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他急于表现自己,根本就不想多说话,让眼前的人有休息的时间,身体凭空的腾起,带着一种很是霸道的力量,瞬间攻到,海边上掀起的风浪,已经飞雨凌射,气势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萧秋风身形已经动了,其实今夜,还真是多亏了这个黑衣人帮助,要不是他引开了佐滕太神,他估计还真是逃不过这一劫,只是却没有想到,这个竟然也是黑夜的人,他们想抢夺神器,却无意中帮了他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只是黑夜是他的敌人,从一开始就是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黑夜出现的人越来越多,萧秋风已经有种感觉,黑夜的秘密,似乎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刀心之气,已经凌然而发,到了此刻,力量的臻境融合,他对刀心的把握之气,几乎已经不需要凝聚,随手拈来,挥之则出。

    师宗倒有几分强悍,双手挥舞出黑色的罡气,组成了护体,那无形的刀,已经与他手掌相碰,也不知道那手套是何材质,虽然身体被力量撞退了六米之多,但却被他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刀心-----”刀心是先天真气所发的力量,就算是他,也只是刚刚入门而已,却没有想到,这个男人随手就可以挥出来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挥出了第二道刀气,看着黑衣人的惊讶,笑道:“放心,看在你帮我大忙的份上,我不杀你,但是------我要废了你。”

    你字一落,刀气已经至,师宗暴然而起,全力相抗,一腿已经陷入沙土半尺之中,身上的黑袍无风自动,似乎也知道,这一势刀气,更是凌厉非常,全神以对。

    但是就算是如此,这一招,也非他这种所谓的高手可以承受,或者这一战,萧秋风已经再一次的飞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