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三十三章 窝里反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人之力,萧秋风就已经不堪负荷,何况是两个神般高手的联合,八岐大蛇凶性被激发,怒吼暴厉,而佐滕太神阴森冷酷,每一次出手,都是杀戮致命之狂动,要把萧秋风尸分而不抑。

    一息的空隙也没有,萧秋风龙变三绝中的第三绝-------龙变,已经凌空而现,金龙、火龙,已经形成相融,空中的元素也瞬间变得沸腾起来,如滚汤的开水,激起的“哧哧”声响,把附近的数十个武士,变成了滚地而惨叫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,就算是两个神,也望尘莫及,萧秋风从小激发的本原之力,再加上体脉激动的武之力,在这一刻相融相随,这暴发出的能量,的确开天劈地,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“蛇变-----”龙变,他蛇也变,蛇变得如纸糊一般,游上了半空之中,与萧秋风化身的龙交缠一起,如果此刻抬头,就可以看到一幕最耀眼的龙蛇之战。

    喷吐的黑雾与灼人眼目的红火,在这里如彩霞般的,五彩七色,绽放着半边天空,躲在一旁的师宗,双手紧握重拳,似乎也被这种能量所激发,深深的喘气,还没有开战,他就已经腾升了无匹的战意。

    趁着龙蛇交缠的顷刻间,佐滕太神长刀倾空一刀凌然而下,只听到他大喝一声:“天地一刀斩---------”不错,这天地一刀斩,就是迎风一刀斩的进化型,而整个佐滕家族,也只有他一人可以使用,力达臻境,破空而出的强大刀气。弥漫着横滨的上空。

    一龙。一蛇,一刀,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萧秋风两边受敌。力敌千钧,面对着天空焕发的刀气,五爪金龙的尾巴,已经呼啸而闪动。鳞片散发着金光一动,那刀气已经被破,在虚幻的龙身上,发出“兹兹”地声音。却没有伤到他地分毫。

    劈已经落空,佐滕太神的刀又改刺势,凌碧飞天刺业已经运起了百年的精力,滔然而起。

    这凌碧飞天刺,是佐滕太神毕生地精髓,集合了武士刀与忍者幻变的大成,二十五年前,他还没有练成,此刻恨意勃发,怒不可抑。向着萧秋风的龙身而闪电飞扑。

    蛇终是不能与龙斗,中国万万龙传的子孙,岂是屑小岛国地蛇可以比拟,八岐大蛇浑身是血,戾气重生,却也步步后退,萧秋风感应到这种刀气的杀戮,很是恼怒的回身。爪已成拳。迎刀气而进。

    刀与拳相碰,发出几声“啪啪”的巨响。萧秋风清明地声音,已经响起: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这拳已经渗入了刀气防护范围,结结实实的击在了佐滕太神的胸口之上,狰狞脸上,带着血丝显现,看样子,再强大的修行之力,也挡不住龙神之威。

    但是八岐大蛇却已经从背后涌来,八只脚已经化成了八支长矛,在这一瞬间,刺破了龙形护身罡气,而伤而不死的佐滕似乎也被激发了戾气,长刀在手中一个旋动,长已经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气旋刀势----杀!”

    前后皆是杀着,稍有疏忽,就会一招毙命,萧秋风霸道的身体逆向而动,躲过了六脚肉刺,但是第七、第八刺,却只堪堪用手臂阻挡,一种痛,传入心肺,手臂之上,已经是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可恶------”这种痛,却更是激发了武之魄力量的涌现,萧秋风忘记了天地,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自己,在心中,只是怒与杀。

    龙形变了,变成了自己,萧秋风双臂鲜血,让八岐大蛇与佐滕太神心中大喜,就不顾得自己身上也是伤痕累累,不要命的夹攻,根本就不给萧秋风一点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秋风知道,被这两人纠缠着,他根本没有办法取胜,而这一刻,神兵战队,已经杀开了血路,慢慢的越走越远,看着佐滕太神疯狂地模样,发泄的刀气,连自己的武士也杀,就知道今天已经没有罢休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血在流,但是战意融升,面对着世界上两人超级的强大的存在,萧秋风所有的念头都已经抛开,只有一个信念,那就是战,战而生。

    “他马上就支持不住了,杀了他!”六颗黑珠的手链,被佐滕太神握在手里,冷冷地带着威胁,八岐大蛇咬牙恨恨地看了佐滕太神一眼,就已经拼死而攻击上去,这是他的命脉,六颗黑珠,就代表着他地命运。

    何向南心中大喜,他看着越来越虚弱的萧秋风,眼里鼓动着阴森的狂动,面对着世界两大高手的相碰,他竟然还可以支撑到这如此地步,这种强大,的确让他见识了,但是那种恐惧也随之越浓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今天必死无疑,就算是能逃得过佐滕太神与八岐大蛇的攻击,这里还有一个犀利无师的师宗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有件事,他疏忽了,师宗并不是他的手下,师宗本没有准备动手,但是当他看到佐滕太神手中握着的黑色八岐神器的时候,心里已经有团火在燃烧,这就是他这一次的任务。

    萧秋风力量,堪称神级,就算是佐滕上百年的修练,也无法比拟,当他趁着八岐大蛇强攻的时候,对萧秋风进行偷袭的时候,被一脚拽出了十多米,重重的撞在了石墙上,又一口鲜血喷吐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还没有站起来,一抹悄然的身影,在他的眼前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师宗终于受不住这种诱惑,在没有何向南的通知下,已经出手抢夺神器了,在他来说,只要神器,至于这些人是死是活,却与他并不相干。

    “八葛------”虽然受伤,但是佐滕太神的警觉意识并没有失去,手一动一旋,那手中的神器竟然就消失不见,冲着师宗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这人当然不会是萧秋风的人,这一点,他不需要问也在心里明白。

    师宗心里一惊,没有想到,这般的偷袭,也没有取到神器,心想真是失算,此刻却已经没有办法退走,一话不说,就已经杀了上去,只要杀死这个老人,那么神器究竟是他的。

    躲在一旁的何向南已经重重的叹了口气,这一次师宗可是坏了他的大事,因为没有佐滕太神的帮衬,八岐大蛇幻化的真身,根本斗不过萧秋风,此时抢夺,岂不是帮这小子的大忙么?

    但是想归想,事以至此,他已经无可挽回,手中的电话,已经拔通,佐滕井生正等着他的消息呢?

    没有佐滕太神的帮助,独战八岐大蛇,萧秋风压力大减,虽然不知这铜皮面具的人是敌是友,但是心里还是感谢几分。

    八岐大蛇立刻压力增加,气得嗷嗷大叫,但是刀剑之心,却凌然滔滔不绝,人头蛇身之上,马上出现了更多的伤口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佐滕太神也是气得不轻,这个神秘的面具人突然的出现,竟然是为了他手中的八岐神器,这不由他不惊,因为八岐神器是佐滕家族三百年来最大的秘密,此刻,似乎已经有人获知了,不然他哪里会来抢这六珠神器呢?

    他本就受伤不轻,此刻气极攻心,更是身体颤动,握在手里的刀,已经失去了一惯的凌厉之息,但是师宗渴求神器,哪里会给他一丝的机会,手上带着同样铁皮的手套,迅猛攻击,雷霆之力,让佐滕太神一退再退。

    稍不小心,铁皮手套指力,已经穿透了他的胸口,带起了血雨,让他的体力更是下降。

    “交出八岐神器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“做梦------”佐滕太神冷声一喝,大声叫道:“天地一刀斩!”

    如果要没有体力的下降,这天地一刀斩,师宗根本就接不下来,就算是勉强接下,也会受到重创,但是很可惜,这一刀斩力道全失,师宗铁拳手套已经把刀锋握住,一记重拳,又轰到,佐滕太神已经身形飞开,又一次“啪”的落地。

    他没有办法召唤八岐大蛇,因为此刻与那个年青人战在一起,根本就不可能分身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!”随着一声惊叫,在他的身边,出现了几个强大的武士,佐滕井生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,把佐滕太神扶起,满脸的怒容,长刀相对,迎向了面前的师宗。

    佐滕太神心中欣喜,但是却绝然没有想到,那长刀逆向而动,在这一瞬间,趁着黑夜无声的穿透了他的胸口,从背后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------”

    佐滕井生却连看也没有看,抽出带血的刀,就已经冲到了师宗的面前,与之战到了一起,而到了这一刻,四周才响起了惊然的呼叫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