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三十二章 神龙再现的锋芒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从萧秋风的出现,八岐大蛇只盯着他一个人,有些东西,不需要说,光用心去感受就可以知道,那种力量的牵引,是一种高手自然的反应。

    其实萧秋风也没有再看别人,那些涌出的武士,也没有打扰到他的心神惯注,八岐大蛇只是一种传说,却没有想到,他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萧秋风知道,当年父亲,一定也与这怪物打斗过,而且似乎是不分胜负,既然力量并不是无敌,相信也有克制之法,虽然有些惊讶意外,但是萧秋风并不惧怕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的较量,也是他飞快提升的途径之一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一只畜牲,根本就不配作我的对手。”萧秋风冷眸回扫,脸上呈现出淡淡的漠然,似乎对这个悠长存在的怪物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果然,八岐大蛇立刻就怒了,头发喷张,根根竖立,带着一种噬血的激动,他是岛国的图腾,也是武士与忍者力量的源泉,在这里,他是一种信仰的存在,容得不别人的轻视。

    “你会付出代价,我要撕裂你!”

    神龙不在,这个年青人身上,却有神龙的气质,一脉相承,当然的耻辱,今天就用这年青人的血来洗刷,何况他对自己的轻视,更是触动了禁忌,妖的禁忌。

    八岐大蛇动了,脚步如雷般的“咚咚”作响,冲向了萧秋风,那强大的力量,带着黑色的雾气,蒸腾散发,稍稍靠近的武士,都已经被他掀飞。这一刻,凶性大发的八岐大蛇,都已经不顾是自己人还是敌人。

    语气虽然轻视,但是在萧秋风的心里,却是很谨慎小心的。因为如果战胜不了这个怪物,那东渡之行,将会无功而返,而且会在神兵战队地心里留下阴影,山口盟将成为永生不灭的存在,所以,他也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“刀心----破!”莹光已动,身体里强大的真劲,徒然暴涨,修长的身体。已经如风般的飘起,如巨石般地落下。迎头而至的刀气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好狂妄的八岐大蛇,他不闪不避不退,硕大的脑袋,竟然硬生生的顶了过来,这无极的刀气。劈在他的脑袋上,却只是发出几声“哧哧”的声响,却无法伤他分毫。

    不要看他身材笨重,但是行动快如飞蛇,一闪而即,真是比影子身法都快若三分,如果不是借助武魄之体的瞬间爆发。只是这第一势,萧秋风就会受伤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几分本事,小子,岐神的尊严是不容侵犯地,你今天要受到惩罚。”虽由蛇幻化,但是八岐大蛇八百年前就已经通了人性。凶残的性格。甚至比人类更霸道,如果不是六魄被拘禁。估计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控制他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没有想到,这怪物不仅武功高绝,连身上地皮也如此的厚实,竟然连刀心的力量,也劈他不动,身形急退的时候,属于武魄的力量,已经涌上四肢。

    看样子,要对付这个怪物,只能用龙变三绝了。

    龙变三绝,就是八岐大蛇的克星,蛇是地下地爬行动物,永远没有办法与高高在上的遨龙相比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龙型一露,八岐大蛇已经惊然的叫道:“龙变---

    追击的身体,已经止步,看着萧秋风的时候,已经多了几分慎重,因为在这个世上,唯一可以让他受伤的,就是龙变三绝,当年龙神,就是凭这三式,让他体脉受损,至今未愈。

    黑雾地迷蒙在这瞬间更盛,连带着都已经看不清八岐大蛇的身形,这就是他的毒雾迷踪,在他还未成形的时候,就是靠着这种毒雾,迷惑敌人的眼睛,趁势偷袭。

    “龙破天-----”龙,是金龙,金龙化身,带着万道金光照射,把这里的战场照得恍若白昼,连黑雾中,也看得有七分分明,八岐大蛇地身影,已经暴露行踪。

    狂龙舞爪地强大,已经冲入了黑雾之中,区区毒蛇的烟雾,岂会对龙有任何地作用,萧秋风龙势倾下,金光闪动间,已经扫尽了黑烟,八岐大蛇,却已经在黑雾中融变了真身。

    八支大脚如八支利叉,从四方八面,呼啸而来,锋芒之声,带着杀戮的厉气。

    龙爪已经抓住了其中两只脚,龙腾翻身,顺带着八岐大蛇,身体滚动,被甩出了六丈之远,两只脚已经伤痕累累,被爪抓伤之处,黑色的血水,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却没有想到,这个男人的龙变三绝,比当年的龙神更为强大。

    八岐大蛇当然不会知道,当初他与龙神一战之前,龙神已经斩杀了上千武士精锐,气劲已经耗去不少,此刻萧秋风以逸待劳,一式龙破天,已经运尽了全力,当然让八岐大蛇一招受制。

    “大神,我来助你。”随着这声轻喝,黑暗中,一抹苍老的身影已经出现,手持弯月长刀,刀锋光亮闪动,那枯瘦的手,暴露着青筋,盯着萧秋风,满眸的恨意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废了,他的两个孙子死了,这个仇恨,就如当年的龙神之血变一样,深似如海,所以,就算是抛弃了面子,也要与八岐联手,把这个男人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“佐滕太神!”

    萧秋风冷喝一声,没有想到,一向高傲的武士,也会与人联手,何况还是与这种练化的畜牲为伍,也许这些人根本就是畜牧的种。不错,我就是佐滕家的太神,小子,当年龙神杀我七子,灭我山口盟上千精锐,这笔帐,今天我要从你的身上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佐滕太神扫了被围困的神兵战队一眼,喝道:“这些人也一样要死,所有与山口盟作对的人,都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八岐大蛇眸里冷光直转,却也没有拒绝,以他的身份,这种默许,已经是因为心中有了恐惧,必竟当年一战的阴影,在他的心里还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这个年青人虽然是龙神的后人,但是一身力量,却已经青出于蓝,八岐大蛇也没有信心,可以打败他,而且他受创的身体,还有着烙印,只是这轻轻的一试,就已经动摇了信念。

    没有拒绝,也没有答应,八岐大蛇已经很狂妄的攻了上去,佐滕太神也是一样,手中的长刀,分出了六道刀形,如分光之刀般,向着萧秋风迎面攻来。

    “龙灭天-----”火已经在熊熊燃烧,对萧秋风来说,此刻凭仗的就是武之魄的体脉与龙变三绝,因为八岐大蛇,似乎只对这三式存有畏惧,这就是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次幻化成的,并不是金龙,而是火,火龙腾空,照耀半边天,此刻萧秋风身形冲天而起,方圆百里之地,都可以看到这个奇观,如一条漫漫的火舌,在空中舞动,就如上天的天罚一般,萧秋风所到之处,皆已经被点燃。

    佐滕太神心惊不已,就算是当年的龙神,也没有达到如此的境界,如果今夜没有八岐大神相助,山口盟的浩劫,绝对无法幸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恐动不已,手中的长刀,再舞,幻化更凌厉的刀势,凌然劈出,这个男人不死,山口盟根本没有希望,今夜,不是他死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凝望,但是李强兵却已经被这种强大震撼,虽然他知道,萧少一直都是神般的存在,但是这种龙形的幻化,却还是他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强哥,我来助你,快走-----”铁柱与小陆子都已经赶到,分插冲入了李强兵那快要溃散的神兵战队中,强行把四周的武士割杀,掀开了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伤已经累累,除了李强兵,他身后的神兵队员,个个都已经受伤,而那个被八岐大神扭断手臂的神兵队员,更是咬牙切齿的忍着疼痛,飞脚出击,踩死一个又一个被扔到他身边的武士,而另一边手臂,也被一名忍者刀劈中,鲜血染红了全身。

    李强兵也知道,危在旦兮,实在不能再呆,闻言冷声的喝道:“保护刚子,杀出去!”

    就在萧秋风与八岐大神和佐滕太神杀得难分难解的时候,在旁边的一处小巷里,出现了几抹飘忽的身影,领头的就是那个戴着铜皮面具的冷冰师宗,而在他的身边,伫立着一脸诡异的何向南。

    一边听着来人的回报,一边下令着让他们继续探测。

    而师宗此刻却没有再开口,感受着这种王者巅峰力量的较量,他知道,如果出击,只有死路一条,不管是山口盟,还是傲天盟的姓萧男人,他一个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强大,都已经超出了警长的预计,所以此刻,他只是静静的等待,等待着最佳出击的时刻,把一切的决定权,交给了身边的鼠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