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三十章 只为杀而杀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横滨处在一种极度恐慌的气氛中,就算是所有的街道,都布置有山口盟的人,但是这种杀戮,却没有一丝的减弱,这些人如打游击一般,根本让人防无可防。

    佐滕太神心里有生过向政府求助的想法,只要军队加入,山口盟的压力就会立刻大减,但是这个后果,却不是他可以承担的。

    山口盟在国内,在整个世界,都是以力量着称,这种求救,会让山口盟失去仅有的威信,至少横滨的管辖权,就需要交出来,这里不再是山口盟的乐园。

    二十五年前一战的结果,知道的人并不太多,按照山口盟向外宣布的说法,家族旁系背叛,引发大战,这只是山口盟的家务事,却很少有人知道,这一件家务事,让山口盟的力量,至少到退了二十年。

    “收缩防线,加强巡哨,你们四个,每人防守一方,谁敢退缩,不要怪我逐他出家族。”佐滕太神并不是傻子,也没有老到心智全失,几个儿子的想法,他比作何人都了解,但是这种竞争,却更能提高他们的雄心霸志,所以他并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,太神很有自信,只要他在一天,这些儿子,就没有人敢生出反心,但是现在,当危机来临,他突然的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,也许他真的已经老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就算是想传位,也晚了一些,佐滕家族三百年的荣耀,绝对不能毁灭在他的手里,任何危机,他都能挺过去。

    五个儿子,还有十三个孙子。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佐滕家之血脉,绝对不会衰落。

    “咳,太神------”不管什么时候,这个老人有着超级的权威。就是不知道,这种顺从之下,究竟还有几分尊敬。

    在金钱与权势面前,人性都是很贪婪的。

    十天了,这十天,山口盟绝对就没有能够好好的睡过一觉,这种折磨,让很多人都已经不堪负荷,特别是年岁已高地太神,这十天里。都没有宠幸过任何女人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他实在是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这不,半夜三更的时候,又被其中一个儿子惊醒。

    “太神,太神------”很凄惨的叫声,就在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太神挣扎着坐了起来,眉头一皱。相当的不悦,冷冷的喝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太神,小川郎死了,他被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外面带着哭声说话地,正是他第九个儿子,佐滕山生。

    佐滕山生有四个儿子,而刚才他说的小川郎。却是太神最疼爱的一个,也是正是因为这种疼爱,让他奋不顾身的冲在最前面,所以,他死得最快。

    在神兵战队的眼中,没有地位之分。只有死人与活人。

    小川郎才今年十八岁。在佐滕太神的心中,他绝对是另一个三郎的强撼存在。所以对他的培养也格外的明显,这一点,山口盟很多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的死,只有他们两人会伤心,对其他人来说,却是一个好消息,太神喜欢地人,都有可能是家主的人选,当然是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“八葛-----”不顾疲惫地身体,佐滕太神已经冲了出来,身着厚重的睡服,一脸的怒意,白发飘染着黑夜,带着死般的厉气。

    门口的单架上,就放着小川郎的尸体,死状很惨,好像是被强大地高手,扭断脖子而死。

    枯瘦的手,已经捏得“咔嚓”作响,脸上的阴云更是稠密,这些人,没有一丝武士的精神,就知道偷袭,真是可恨。

    其实他已经忘记了,山口盟的宗旨,就是为了达到目的,而不择手段的。

    “抬出去,厚葬!”

    但是佐滕山生已经冲到了他地面前,“扑通”的跪在了他的脚下:“太神,我要设立天台,我要为小川郎讨回血债,我要把他们统统都杀死。”

    天台就是一种擂台,是黑帮为了解决私人恩怨,而设置的一种不死不休的对战,在这个天台上,生死都只是两个人的事,就算是你用最卑劣地手段,杀死对手,你仍然是英雄。

    过程并不重要,重要是地你赢了,活着的人,才能真正地享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第二天,在横滨最大的海港滩上,天台被设立了起来,只是很可惜,佐滕山生没有机会上去,因为他已经死了,被远程狙击枪一枪毙命。

    说实在话,如果不是四周的声音太吵,如果不是他被恨意蒙闭了思感,以他这样的高手,是不可能被狙击枪杀死的。

    比武?萧秋风有些好笑,这些小日本什么时候做事公平过,此刻危机临近,他们竟然想用这种方式获取公平,他才没有这个兴趣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方式并不是很光明磊落,被无数个所谓的武士叫骂,但萧秋风不在乎,神兵战队也不在乎,因为生气的时候,随时可以拿几个武士泄泄心中的怒意。

    这一次来岛国,并不是为了比谁强谁弱,他要的是杀戮,他要用这种终极残忍的杀戮,来提高神兵战队,**的实验品,岂不是比木头有用得多。

    而且千人斩之后,就算是曾通的人,也会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萧秋风相信,他手下的这些人,也都会有。

    “八葛、八葛------”佐滕太神愤怒的拍打着木桌,情神已经有些抑不住的疯狂,眸里射出一种阴毒的寒光,盯着天花之上,冷然的沉思。

    他的愤怒,并不能停止神兵战队的杀戮!

    但是这又一次的行动,似乎已经有些不太一样,黑夜中,空气里多了一些东西,一种阴云散发着烟雾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此刻是晚上,没有人看到,在山口盟最神秘的宗堂里,有一种幻象,在演义着苍桑的历史,这里只有一个人,静静的,跪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宗堂是灵位的放置处,此刻六个牌位,就代表着佐滕家族的六个先人,佐滕太神双手合一,一种很是怪异的喃语从他的嘴里慢慢的传出,如一缕淡淡的力量,渗透那木质灵牌之中。

    六个灵位木牌已经腾空,飞了起来,然后随着这种喃语,纵横交错,变化闪动,带着一种很玄妙的黑色力量。

    这力量就如一把钥匙,一把可以打开时间之门的钥匙,宗堂在这六牌灵位的飞舞下,亮光一闪,莫名的空中,出现了一道黑洞之门。

    一种很冷酷的声音,已经响起:“又是谁打扰我八岐大神的休息,是谁?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黑洞之门出现一个怪物,人头蛇般的模样,就像传说中的妖怪,此刻冷冷的瞪着跪在眼前的老人,有些恼怒的吆喝着。

    但是等他整个人走出了光亮之门,才发现,这妖怪,竟然有八条腿,就如螃蟹一般,浑身都带着诡异。

    这就是岛国传说中的护岛之神,八岐大神,而能够召唤他的,只有八岐神器,但是在这个世上,能知道八岐神器的人,绝对不会太多,而佐滕太神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六面灵位之牌已经炸开,六道银光一闪,佐滕大神的手中,就多了一串很特别的黑色珠链,六粒黑得通透的珠子,散发着寒冰之息,他慢慢的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神情暴怒的八岐大神,在看到这珠链之后,脸色也不是很好看,但是气息却淡了许多,因为这六颗代表着他的六魄,珠一碎,他就会死,这是一个远古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召我出来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二十五年前,如果不是太神临危召出八岐大神,估计山口盟已经不复存在了,而今天,山口盟似乎也到了这种境地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可惜,因为身上能量的问题,八岐大神所能活动的范围只在这个岛里,一旦想越境,一身神力,就会消失散尽。

    当年那一战,龙神却也在斩杀千众之后,又与八岐大神打了个平手,那虚境里的一战,除了对战的两人,也只有佐滕太神知道,所以,对这个龙神的继承人,他不自觉的就多了一种恐惧。

    当年的龙神还算是光明磊落,但是今天的萧秋风,却比龙神更难对付,几乎软硬不吃,无奈之下,佐滕太神唯一可以想的,就是这个神器。

    这也是佐滕家族三百年不败的秘密,就算是他的儿子,也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刻,横滨城里,有两个人已经感受到这种强大气息的存在,一个当然是萧秋风,他冷寒的眸子里精光一动,身体已经房中消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