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二十九章 多方势力的角逐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黑夜的诞生,对山口盟来说,并不是什么秘密,佐滕太神正是顾忌黑夜的强大,才没有杀掉那名使者,当然,他更想从中获得一些好处,因为他们面对是共同的敌人,一向孤傲的个性,在经历那场惨杀之后,他也学会了心计。

    如果能让黑夜出面,收拾这个强大的敌人,这也是他很乐意见到的,因为从泉生的口中,他隐隐有也有种担心,这会不会是又一个龙神的出现?

    “八葛,马上派人大面积的寻找,一定要把他抓住。”

    太神一怒,武士已经应道:“咳------”

    何向南并没有逃走,而是就在佐滕家,救他的人并不是别人,而是佐滕家族的第三个儿子佐滕井生,此刻他正舒服的盘腿坐着,喝着绿茶,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太神来说,儿子多了并不是一种好事,为了山口盟的继承权,兄弟之间明争暗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眼看着太神年纪苍老,他们都不想给对手留下机会。

    佐滕井生之所以救何向南,当然是想与黑夜合作,只要有了山口盟的主控权,未来他想怎么做,也没有人可以拦住他。**

    开完会,佐滕井生已经走进了秘室,虽然最危险的地方,最安全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佐滕井生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使者先生,不好意思,让你久候了,现在外面情况比较糟糕。你呆在这里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来吧,井生先生,喝一杯,你们大日本的绿茶,还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何向南,却已经不是当日的东南纨绔公子,为了活命,他可以出卖尊严。也可以变得残忍冷酷,连自己的父亲也可以杀人,一切对他来说,都已经不太重要。

    佐滕井生笑道:“那使者先生多喝几杯,我已经命人送来酒菜,我们大日本米酒,相信你更喜欢。”

    佐滕井生,没有说出来。这些清爽可口地绿茶。是从中国进口的,日本,只是一个岛国,这在他们心中,是一件很自卑的事,所以每一次说到国家的时候。===他们都自称大日本,以此来表示,国家的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何向南却深知小日本的心态,闻言心里不屑的嘲笑,但是脸上却欣然应允,说道:“素来闻名,今日还真是得好好品尝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虚伪的人遇到自卑地人,说的话。都令人作呕想吐。

    十几小碟的菜色,对一个饥饿的壮汉来说,实在没有办法裹腹,但是还得装着一副绅士,谦谦有礼的模样,其实何向南已经在心里开骂了,***东西,不知道你大爷被关了三天。肚子饿得慌么?

    三个如鸡蛋大小的饭团。几条如手指大小的寿司,还有一碟带着腥味地鱼片。其他地都是汤汤水水,全然无法充饥,他娘的,还不如给他一碗白米饭。

    “使者先生,这是我大日本最丰盛的日常菜点,你试一试-----”看得还真是客气,何向南很想说,这种东西,连猪也不吃,但是他此刻实在是饿了。\\\\

    每一样试了一口,不住的点头,嘴里趁空叫道:“好,很好,不错,真是不错------”可就是越吃越饿,无法充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既然使者先生喜欢,下顿,我让他们再准备。”听这佐滕井生一说,何向南差点昏了过去,这比坐牢更惨,至少坐牢,还有几个馒头啃。

    何向南很是客气的说道:“佐滕先生,我可能没有办法在这里多呆,不然咱们之前的盟约被太神知道,你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佐滕井生一愣,问道:“那使者先生准备如何?”

    何向南阴森地一笑,脸上多一种残忍的戾气:“这一次的山口盟危机,正好是你的最佳机会,你要记住一句话,在这一战中,尽可能的保持本部的力量,那个男人的强大,的确会让山口盟经受一次浩劫。”

    见到佐滕井生地脸色大变,何向南又说道:“佐滕先生不需要担心,这个男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,刚才我已经向警长汇报过了,他派出了高手,三天内会赶到,不仅可以帮你对付这个敌人,也可以帮你对付所有不识实务的人。**佐滕有些心动的说道:“这力量究竟有多大?”

    何向南安慰道:“一定会让佐滕先生满意就是,只是在山口盟与那个男人的战事未明朗之前,我们是不会出手的,这一点,佐滕先生一定要注意,如果能让他与太神拼个你死我活,我们岂不是更容易达到目标。”

    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说出来,佐滕井生竟然没有一丝的生气,因为他对自己地那个父亲,也失去了耐心,一直以来,他都有着把山口盟传给老二地第三个儿子佐滕三郎的意愿,却没有想到,所有地诅咒都已经应验,那个狂妄自大的男人,在香港被人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连老子佐滕泉生也变成了废人,虽然这个人是他的二哥,他仍然禁不住的兴奋,因为现在佐滕家族里,能与他竞争的人越来越少。^

    不仅是他,其他几个兄弟分部,或者此刻也都在庆祝着。

    唯一忧心的,只有年过百岁的佐滕太神,只是很可惜,他并不是神,控制不了一切,更控制不了自己几个儿子的想法,并不知道,这些儿子,此刻个个都盼着他早些归天。

    杀戮仍然继续,不管山口盟如何的加强防域,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攻击,实在让他们防不胜防,今天这个据点被踩平,明天这个分部被屠杀,神兵战队所到之处,只要是山口盟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神兵战队,之所以可以达到这种超然的效果,当然也与佐滕太神几个儿子不尽力有很大的关系,就如佐腾井生,在与何向男谈话的第二天,他已经把横滨四周属于他分部的力量,全部集中起来,固守佐滕家族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几个,似乎也闻到了这种风声,都不想把自己的力量削弱,所以在太神的面前,也是阴奉阳违,面对着神兵战队的杀戮,他们竟然敝帚自珍起来,一连数天,三口盟的二级帮众,已经被杀掉了上千人。

    没有后顾之忧的萧秋风,并不着急,每天除了监视山口盟的动向,一般的时候,他独自一人化妆成了观光客,在这里的大街小巷里遛达,就算是陌生的面孔,一个人,也不会让人怀疑的。

    与神兵战队相比,他倒成了最空闲的人。

    神兵战队分成四队,他们暗中的较量,从四个方向,不停的向山口盟逼近,杀戮也越来越是凶狠,对待这些小日本,根本就不需要客气。

    阴暗的角落里,数道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,连一向自觉得高傲不凡的何向南,也有些心惊的低下了头。“你们太让我失望了,鼠王,给你这么多时间,你竟然还没有找到八岐大蛇的神器,对你的能力,我表示怀疑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神秘的人,何向南只是知道他叫师宗,却没人知道他是如何的一种模样,在他黑衣黑袍的身上,找不到一丝的人气,而在他的脸上,更戴着一面铜皮面具,看上去,冷冰寒煞,杀戮凌然。

    “师宗大人,八岐大蛇的神器,是小日本的镇国神器,我们也只是听闻在山口盟,但是经过我多日的调查,却是除了佐滕太神,没有任何人知道,连太神的几个儿子,也没有听说过,所以才会托延些时间,请师宗大人明察。”

    黑衣师宗抬头冷冷的扫了何向南一眼,喝道:“我不需要解释,只需要你想出办法,给我一个实现的期限,警长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等候。”

    何向南连忙应是,说道:“师宗大人,向南已经想到了办法,八岐神器流传下来,只传一人,所以我们可以让太神死,让与我有盟约的佐滕井生坐上家主之位,那样,神器的下落,一定就可以查到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沉思了片刻,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佐滕太神一身功力非同寻常,就算是本师宗亲自出手,也不敢说可以杀了他,天不绝他,谁又可以说杀了他?”

    何向南诡魅一笑,说道:“这一次我向警长求救,就是因为这个机会已经来到了,萧秋风已经着手开始对付山口盟,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,待两人拼得你死我活的时候,师宗再出手,说不定可以一箭双雕,把我们最大的敌人一网扫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