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二十八章 新一轮的杀戮展开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疯狂,萧秋风无边的杀气,**更是升腾,柳嫣月啼声哀怜,被征伐得昏昏的睡去。

    萧秋风转移战场,又偷偷的进入了林玉环的房间,在这种新的环境里,林玉环含羞坚忍,但是愉悦的春呤却是无法抑制,在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之后,这隔壁的几个女人,又经历了一次巫山**的**。

    这种幸福的日子只过了三天,日本之行,萧秋风已经不想再等,山口盟对他的力量影响实在太大,香港的几番攻击,就如侧身卧虎,让人不敢有稍稍的松懈,实在太累太累了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,萧家有我呢?”就算是没有神兵战队,但是慢慢成长起来的铁血卫队,却已经可以派上用场,再说了,天网融合的东南,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,可以逃得过凤兮的耳目。

    萧秋风搂美入怀,脸在凤兮的玉颊上摩贴着,感受滑嫩肌肤的舒软,凤兮嫣然一笑,一个很是甜美的香吻,已经落下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把玉环折磨成如此的不堪负重,你这坏人难到还不满足?”

    绵绵春歌的声音,她又如何能听不到,第一天听到之后,第二天,她就已经不再锁门,虚掩着,就是给这个男人机会,但是很可惜,他就没有再进过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着捏了捏了她地脸。手已经慢慢的往下,攀上了凤兮饱满的乳峰,不经意的带过,脸上的笑,已经有了邪魅地淫欲。没有办法,这种优物在怀里,是男人,都想占些便宜了。

    粉脸羞红,凤兮妩媚的眸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但是却没有开口训斥,反正都已经定了一生的许诺,做这个男人的女人,占就占吧。除了他,世上已经没有人可以品尝她的这抹美丽。

    “凤兮,你是大姐嘛,当然要辛苦一些,以后就住在萧家吧。有你在这里,我就没有后顾之忧,嫣月太善良,我不想她受到惊吓。”

    凤兮有些羡慕的说道:“有你这样疼爱的男人,嫣月妹妹已经是世上最幸福的人,放心吧,我会照顾她地,只要是你的女人,我都会全心的照顾。连玉环也不例外,这总可以了吧!”

    “以后,我也会疼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唯一一句萧秋风说出来的情话,但是凤兮却已经醉了。

    如飞蛾扑火般的,她此刻愿意牺牲一生地所有,只为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有了凤兮的劝慰,这一次的离别,气氛好了许多,而且经过这一场大战。萧家需要做的事,实在不少,像风正集团的运作,东南秩序的重新维持,再加了赵光平与孙庆煜两个伙伴,这些都已经不再是问题。对孙庆煜来说,已经没有退路了,这一点。他比作何人都明白。他已经与萧家绑在一起,与生共死。

    萧秋风领着铁柱还有小陆子一行。二十多个神兵战队的队员,与香港已经动身的李强兵在日本岛集合。

    山口盟作为世界超级黑帮,要找到他当然并不困难,而且与世界的其它两个帮派相比,他们相对自傲一些,黑手党地行动,一向都不暴光,而且自从二十五前那一战,这么多年,他们已经销声匿迹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塔塔班是欧洲最神秘的黑帮,他们能被世人所知,是因为数次轰动世界的恐怖袭击,当然也是龙组最大的敌人,不过他们足迹并没有涉及亚洲,所以龙组与他们较量的机会并不太多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世界上三大黑帮,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山口盟佐滕家族并没有在东京,而是东京百公里之外的横滨,这个市,算是山口盟的基地,不仅军政由佐滕家族包揽,连经济与学校也在他们的掌控之中,这种便利,为山口盟提供了足够地新生力量。

    进入了横滨,就已经走入了山口盟,在这里,山口盟的话,绝对比警察管用,虽然黑帮成员云集,但却是日本秩序最好的一个城市。

    因为佐滕太神,严令,所有的暴力事件,绝对不可以在这里发生,横滨是山口盟的家。

    当然这种安宁也是有前提的,前提是佐滕家族的命令,没有违抗,不然,杀戮却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虚伪的表面上,掩盖地是浓浓地杀机,在这里,人们可以不知道市长,但不可能不知道佐滕太神,他的存在,已经不仅仅是权势,而变成了信仰,如神般,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而萧秋风地到来,就是要摧毁这种信仰,世上没有神,佐滕家族也不是。

    山口盟势力分部图已经摊在了桌上,横滨除了弱势的政府军政队伍,几乎所有重要的关卡,都有山口盟的人在把持,这种力量,已经形成了辐射,把佐滕家族紧紧的围起来,保护着他们的延续。

    “从明天起,你们三十六人,分成四批,从佐滕家族的四个方向,不断的朝前攻击,只要是山口盟的人,能杀多少算多少,累了,就回来,第二天再继续,我要让山口盟不得一天的安宁。”

    对神兵战队来说,就是行动迅速,攻击猛而撤退快,根本就不怕山口盟的围攻,如果没有太神极的高手出现,至少没有人可以留住他们,而太神,那是属于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三十六人分成了四队,然后各分东西,所有的行动,从明天开始,他们需要各自掩藏自己的行踪,有任何问题,随时报告,所有的计划,就持继不断的进行,一直杀到山口盟只剩下最后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种残绝的毁灭计划,正是萧秋风利用强大的山口盟,来磨练神兵战队的提升,在这种大都市的杀戮,他们需要学会的东西,还有很多,如果不想死,就要很艰辛的挣扎着活下去。

    他的命令,只要目的,不讲手段。

    萧秋风他们走进了横滨,早就已经引起了山口盟下面的注意,在横滨,任何的新面孔,都逃不开山口盟的眼目,但是几十个人,却没有惊动更上层,在他们的心里,或者并不太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第二天大早,当那挑衅的战火,第一次被点燃的时候,他们才知道,这种疏忽是致命的,属于山口盟的力量,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,就留下了三百多具尸体,就按萧秋风说的,不需要留活口。

    强大的力量,就是一切,萧秋风不想知道任何人或事,他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毁灭山口盟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一个早上,山口盟发生了这种大事,当然已经传到了佐滕太神的耳边,两个监控官被阴沉的太神当场劈杀,尸分两半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一定是他来了——”佐滕泉生还活着,但是就算是萧秋风此刻在他的面前,也绝对不会认出,他就是那个孤傲的佐滕泉生。

    头发凌乱,在这种威严气氛中,他还在大口的灌着烈酒,从香港回来,他只有在酒的麻醉下,才能活下去,那个噩梦,折磨着他几乎疯狂。

    佐滕大神,佐滕家主,也佐滕家最老的老人,看他身姿,瘦枯如木,发如雪,脸上沟壑横生,几乎已经不止百岁之苍老了。

    但是听到佐滕泉生的胡话,他冷眉一皱,眼里不自觉的散发着一种寒意,炯光四射的时候,杀气凌然而发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他轰出去,以后佐滕家族的会议,他不需要再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生几十个女人,共育有十三子,二十五年那场血战之后,他只剩下的六个儿子,却没有想到,小小一个香港,就已经让佐滕家族损失一员强悍的孙子之后,又失去了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泉生被两个武士架了出去,但是一种放荡的笑声,却还在这里回响着,让这种气氛,更是压抑,泉生疯狂,心灰如死,不畏太神的怒意,但是他们不行。

    太神一连斩杀了两个武士,怒气仍然没有泄尽,冷眸扫了在坐的几十人,厉声的喝道:“加强防域,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把这些人找到,杀之务尽!”

    门被人闯开了,一个武士急冲到太神的面前,半膝而跪,禀道:“报告太神,黑夜使者被人救走了,杀我们六个武士!”

    老人脸色更不太好看,佐滕泉生正是受了这个使者的蛊惑,才会私自不听劝告的进军香港,但是却被他们利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