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二十七章 铁血的杀戮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四周的枪声更是激烈,萧秋风没有给刀沉思的时间,影子身法如电般的攻出,如果说对他新触动的武之魄不太熟悉,但是对这套身法,刀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、真的是你——”早就已经有种暗自的揣测,但是没有人可以得到证实,这个男人有着影子的几分相似,而现在他知道了,萧秋风就是影子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,你们为我制造了如此之大的陷阱,一定还想不到,我依然活着吧!”浓郁的杀戮,在无匹的刀心之力的酝酿下,已经滔然而出。

    修罗刀虽然已经凝功而起,但是刀此刻的心,却多了一种怯意,狭路相逢,勇者胜,刀至今都没有办法忘记,影子突破基地的时候,突发出来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“首领,我们、我们被包围了!”那个头目已经冲了进来,但是他看到的,也并不是他想看到的,外面是冲进来的军队,而里面,却是凶残的高手,他都已经不知道是进来还是出去。

    死是一个字,好像两头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刀冷汗冒出,凝聚的修罗刀,已经有些力不从心,这并不是他的实力,而是因为他失去了信心,影子,就是他心中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是杀了我,也不会活得太久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停了下来,冷冷的看了刀一看。说道:“这个并不需要你地担心,我会努力的活下去,世界上知道影子身法的人,实在并不太多,你说是么?”

    刀脸惊一颤:“你、你遇到过影子部队?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接话。而是轻轻的说道:“刀,给你一个正式挑战我的机会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刀脸色败坏地失落之色,却已经多了几种疯狂:“好,许多人都说你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,但我偏偏不信,你就算逃过一次,我仍然可以让你再死一次,你斗不过我。也永远斗不过我的主人!”

    刀,散发着金色的光芒,那就是刀心之力。残忍的笑,当初飞剑被人在三重天神秘的杀死。至今也没有找到杀死他的人,但是萧秋风金黄色的刀心一出,刀就已经明白,这个男人想杀飞剑,实在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黑色修罗——”一种黑色的雾气,笼罩着他地周身,那代表着毁灭与死亡的黑色,瞬间降临,刀身上的刀气。就有着极度的冰冷,那就如地狱爬上来的僵尸,并不属于人类。

    金色地刀气,冷寒黑色的修罗,两刀之力,拼在一起,草地上壕沟土沫飞扬,这个刀一直在隐藏着自己,竟在可以挡住萧秋风全力的刀心之力。

    在萧秋风诧异之间。刀脸色已经有些得意起来:“这才是刀的真实力量,就凭你的影子心诀,还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诧异,微微的诧异,但也只是一瞬间,萧秋风脸上多了一种不屑的表情,说道:“我说过让我死得很惨,就会让你死得很惨。那也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力量!”

    刀气已经散去。所有狂暴的内劲都已经吸入体内,一种说不出来地气息。压抑得连喘气都有些困难,刀就处在这种极度郁闷的空间里,这是属于萧秋风掌管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龙——破——天,杀-

    金龙之身,张牙舞爪之势,在这一瞬间,把空间撕裂得粉碎。

    脸色已变,在这个男人的身上,有着惊不完的意外,刀已经心胆寒颤的叫了起来:“龙变三绝!”

    这只是一种传说,但此刻他亲眼看到了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的时候,也是他生命就要完结的时候。

    四周围满了人,从赵光平到孙庆煜,从李强兵,到远处的萧远河,这一刻,所有地人,都昂望着周身布满神圣光芒的龙神之子萧秋风。

    他不是人,是神!

    修罗刀舞出六般水波,道道袭人,黑色的气息,几乎是无处不入,这种力量,的确已经是刀的真劲巅峰,但是在龙神的狂舞下,黑色被吸附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手已经插入了刀的胸口之中,却没有一滴血,萧秋风的手掌,已经感受到刀心脏地跳动,剧烈地跳动,惊慌与恐惧,每一种负面的情绪,都有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不能杀我——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珍惜自己地生命,在你杀别人的时候,就要想想有一天,你也会被人杀死,但是刀从来就没有考虑过,因为他不会给别人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他很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,血慢慢的从手掌间涌出,当萧秋风把手拿出来的时候,刀已经跪在了地下,而背后,一柄锋利的匕首已经插入。

    “这一刀,是为图叔所插,生是畜牲,死,你也只配下地狱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需要口供,有些事,他已经知道,就算不知道,他也可以慢慢的查出来,只是这个男人,今天必须要死,因为给他任何的机会,都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杀,就要杀净,杀绝。

    “萧少,还有十六个活口-

    铁柱一身是血的走了过来,很是朗声的报告,而在他的身后,紧跟着过来的,是孙庆煜与赵光平,这对他们来说,还是第一次,亲眼目睹了这个萧家风流公子的手段,的确很铁血残忍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活口!”萧秋风轻轻一句,那被士兵绑起来的十六个活口,很快的就成为了死人。

    几个神兵队员上前,张开的手指,成了铁勾,四周的人只听到“咔嚓”的声响,脖子就已经被扭断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劝,也没有人敢开口,这种杀气,比魔鬼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铁血魔鬼的手下,更有一批铁血的勾魂使者,这一刻的场景,绝对会让任何人一生铭记。

    赵光平就告诉自己,永远都不要与这个男人为敌。

    几个小丫头躲在门后,已经把眼睛蒙了起来,只有凤兮,她纤纤柔媚的身体,已经投入了萧秋风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秋风,我替图叔谢谢你,谢谢你帮他完成了心愿。”

    这个叫刀的男人,是他们共同的敌人,对敌人就需要惨忍,在凤兮的眼里,这并没有什么不对,而且也只有这种强大的,拥有铁血手段的男人,才真正的值得她爱与寄托。

    军队把尸体全部抬走,至于报告,这并不是萧秋风需要关心的事情,但是他并不知道,孙庆煜却因此做了三天的噩梦。

    虽然曾经也是军人,但是他没有真正的上过战场,这种杀戮,对他来说,还有些陌生,作为市局局长,他当然也接触过杀人狂魔的案子,但这一刻,他就在现场,看着那十六个活口,被一一的扭动脖子,好像他们根本就不是人。

    以前是关心,但是现在,他对这个萧家的少爷,却是从内心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所有的尸体与血迹,都已经处理得干干净净,藏身地下室的佣人都召了出来,开始对乱成一团的院子进行再一次的清理,黄昏的时候,晚风席席之下,那种暖暖的夜,又开始降临,但是却没有多人知道,今天,数百个人在这里死去。

    萧家人,只有萧远河看到了屠杀的惨景,他不敢告诉田芙,因为到了此刻,他仍然不敢相信,那个血色杀戮的人,会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已经看不懂儿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他做了什么,他都是他萧远河的儿子,哪怕是下地狱,他也愿意与儿子一起承受,这种想法,他会一直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柳嫣月并不知道,她与田芙一起藏在内房之中,根本就没有出来,甚至连血也没有见过,倒是施艳四个小女人,偷偷了瞄到了一幕,此刻脸色依然苍白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她们都推脱胃口不好,各自回房休息了,只有萧家人,与凤兮,很是和睦的聚在一堂,享受着难得的松闲。

    没有刀的威胁,萧秋风也把心里压抑很久的怨恨彻底的放下,当年被陷害的愤怒,至少已经泄出一半,而且远方的路还很长,他需要清醒的头脑,来面对这一切。

    其实从刀身上暴露的东西,已是越来越多,对遥远的京城,他更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他还有很多事要做,比如说山口盟,对他们不断的挑衅,萧秋风已经没有耐性,这一次,他很想知道,世界三大黑帮之一的它们,是不是真的可以承受第二次灭绝的杀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