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二十三章 最后的遗愿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回来的时候,管家就躺在床上,胸上刀口缠着白纱带,血渍融红,不过神情却很是清醒,此刻一脸慈详的看着眼前的凤兮。

    与凤兮相处一年多,萧秋风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流泪,一向高贵冷艳的脸庞满是泪水,显得哀怨而悲伤,手里拿着一抹香绢,不停的染着眼角莹晶之潮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回来了,看来老天对我不薄,竟然让我还留着一口气,可以看到萧少,萧少,你过来-----”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,图脸上有了笑意,生命能量的流失,让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,此刻的精神,也只是回光返照而已,这一刻的他,随时可能沉睡,一睡不醒。

    萧秋风走了过去,轻轻淡笑的劝慰道:“放心,你会好起来的!”

    图摇了摇头,说道:“萧少,我这一生已是白活,唯一让我欣慰的照顾凤兮这么久,看着她从一个小孩子慢慢的长大,让我品尝了一个父亲最快乐的时光,现在,我要走了,再也没有办法照顾她,萧少,求你,帮我照顾凤兮------”

    “她命犯七煞,一生经历七起七落,还能如此勇敢的坚持着,的确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孩子,任何男人可以娶到她,也不会后悔,萧少,你也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手慢慢的抬起,把凤兮的手放到了萧秋风的手里,满脸的都是一种急切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照顾凤兮,一辈子都让她幸福!”

    什么话现在说都多余的,对这个管家来说,唯一可以让他安慰的,就是满足他的遗撼。不管他是什么人,光是这份对凤兮地疼爱,就可以让他尊敬。

    “小凤。以前的岁月你在恨意中长大,但是大叔却希望你能真正的把这一切放下,做一个真正地女人,萧少是我这些年来,唯一看到可以与你相配的男人。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,可以承担一切。有他照顾你,我不担心------你们一定会幸福!”

    凤兮的泪水又一次急速的涌现,因为图说这话地时候,气息已经乱了,双眸似乎有种疲倦的无法抑制,闭了一下。却又突然地张开,脸上的那种平和,却又变得愤怒与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萧少-------帮我杀掉刀----畜牲-------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终是没有完全说出来,但是萧秋风却已经懂了,他抬起手来,慢慢的把那并不瞑目的眼睛合起,轻轻地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会让刀死得很惨!”

    “秋风--------”图是她最亲近地人。一直以来,所有的忧愁也悲伤,也只有在他的面前才能倾诉,失去的那一刻,她才知道这种情感,早就已经超越了亲人的割舍。

    萧秋风把投入怀中的凤兮紧紧的抱住,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,轻声地说道:“不要伤心。一切由我为你承担。任何让你痛苦的人,我会把十倍的痛苦还报给他们。凤兮,相信我,未来的日子,你不会再如此悲伤的痛哭。”

    凤兮点头,把头整个的埋在了萧秋风的怀里,一丝未动,但是哭声却已经停止,也许是太累了,当萧秋风发现的时候,她已经沉沉地睡去,那抹恬静地美丽,梨花带雨的娇容,让人不由地多了一种深深的怜爱。

    随后的时候,萧秋风才从凤兮的口中知道了这个老管家图的真实身份,也知道了他与刀的恩怨,却没有想到,刀是一个如此邪恶之人。

    “萧少,我不会放过他,绝对不会!”

    面对着凤兮气急败坏的恨意,萧秋风并不想她被恨意迷失理智,搂她入怀,说道:“凤兮,这一切让我来处理吧,从今天起,你就叫我秋风吧,我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叫我。”

    悲伤的脸上,多了一种欣喜红润,凤兮终是没有拒绝,轻轻的点头,舒服的没有再吱声,就如图叔所说,她真的也希望自己能做一个真正的女人,放弃争斗,享受幸福与心爱男人的呵护。

    虽在这份幸福来得晚了一些,但终是已经得到了承认,不是么?

    这一夜,萧秋风没有回去,就守在红楼,守着凤兮,因为她最痛苦的心还没有完全舒解过来,需要他的安慰。

    玉环他们四个小女人感受到大姐的痛苦,都默默的失去了昔日的快乐,整个红楼都阴雾笼罩,连生意都没有人理会了。

    抱着这个女人睡了一夜,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这对萧秋风来说,也是一个意外,也许从心里,是真的多了疼惜,所以看着凤兮梦中脸部伤悲的情绪,他真的除了关心与呵护,什么事都已经忘记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的时候,凤兮脸上多了很柔媚的笑,轻轻的,带着一种如小鸟清呤的声调,把萧秋风从半迷半醒的情绪中惊醒。

    “秋风,谢谢你了,如果没有你,我真是怕自己熬不过去,你快回去吧,你家人一定很担心你,陪我一夜,凤兮已经很满足了,放心吧,我会比以前更坚强的,因为我已经是萧少的女人,当然不能连玉环也比不上,你说是么?”

    一个香吻落下,新的一天已经开始,萧秋风看到凤兮内心的坚毅,也宽慰不少,特别的叮嘱四女,一定要小心的照顾凤兮,然后安排了神兵队员的防守与铁血卫队的监护,这才悄然的离开。

    这样突然的离开,却也没有告诉他们行踪,相信家人一定很担心。到了家门口,玉婶已经惊叫出来:“少爷,少爷回来了---

    柳嫣月第一个从房子里面冲了出来,大声的叫道:“老公,你回来了,真是太好了,太好了,你没事,你真的没事。”

    随后当然是田芙与萧远河,两人脸上都带着一种宽慰的笑容,儿子这突然一走,整个萧家都在担扰,特别看到几起大肆乱事的暴发,死伤无数,更是让他们心都紧悬到了喉咙上。

    从昨天到此刻,都没有进一粒米,虽然此刻是早上,但是萧秋风却已经大声的叫道:“妈,先不要说了,昨天出去,还没有吃过饭呢,快点,弄点吃的,填填肚子再说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这话,倒是让田芙立刻动起来,一句话也没有再说,就已经与玉婶一起,冲了厨房,她已经不能为儿子做太多的事,填饱他的肚子,却也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收到的消息,赵光平与二姨夫孙庆煜在下一刻,已经上门了,好像事先约好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没事吧,昨夜我可是担心一夜未睡,你看,这大早的,我就已经冲过来了,没有想到孙局长也是一样的,你看,我们都成夜猫子了。”

    赵光平性格似乎比以前的冷漠开朗了几许,这大早的,看到萧秋风安然无恙的坐在家里,就知道一切危机都已经不是问题,竟然自嘲的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孙庆煜也很是焦急的问道:“秋风,步蛇你找到了没有,昨天我的辖区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斗殴事件,现在我还没有找到凶手呢,对了,那个死的,可是黄金水城的人,你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好了,堂堂一个局长,这种事,竟然问起他来,如果是一般的人,萧秋风真的不想理会,但这是他的姨夫,当下有些无奈的开口:“死的是凤兮的叔叔,其实他也是为萧家而死,杀死他的人,是刀------”

    “刀------”以孙庆煜的身份,当然不可能知道刀这个称呼,但是赵光平却不能不知道,因为那是有着特别身份的特工成员,他也只见过一次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,说道:“他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人,姨夫,我等下给你传真一张照片,你让下面的人注意一下这个人的行踪,一有消息,就马上告诉我,他不是你们可以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赵光平问道:“秋风,听说你昨天去了香港------”问的时候,他还在一边观察着萧秋风的眼色,因为有些事,他并不知道该不该问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对这个赵若辰的父亲,也没有隐瞒,再说了,昨天赶来赶去,还多亏了他派的直升机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昨天正是去了香港,才错过了与刀碰面的机会,不然他此刻已经是一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秋风,你要对付刀,刀的身份可不一样,你------”

    “赵伯,你放心,这件事我心中有数,有什么事,我自会承担,刀非死不可。”

    关于当年设陷阱之事,他没有办法告诉这两人,但是光是凭他杀死图,让凤兮失去世上最亲近的人,他就必须偿命,更何况让他流荡在东南,对萧家也是一种威胁,萧秋风绝对不充许有这种危胁的因素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