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二十二章 很久之前的恩怨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萧秋风面对着佐滕泉生与黑夜影子部队的时候,上海,也在进行着一场生死的较量。

    凤兮的天网果然是名不虚传,在第一个时间,已经查到了刀的踪迹,而且还知道,从三角搜罗的毒品,早就由印度过界,运到了欧洲,而步蛇就是这一次行动的策划人。

    刀已经找到,或者到了今天,凤兮还不明白,萧秋风与刀有什么恩怨,但是很明显,他们并不是朋友,而且刀的挺进方向,却是上海,这不由让凤兮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个念头是通知萧秋风,但是香港传来的消息,让她知道,这一次只能靠她自己,萧秋风陷入了与山口盟的血战,已经没有办法分身。

    不管用什么办法,绝对不允许这个人进入上海,成为威胁萧家与萧少的存在,凤兮的心里,已经充盈了浓浓的杀机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认定,刀是一个高手,但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,他一直相信,他是一个智者,凭的是脑,而不是手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萧秋风功高盖世,他并不认为对他有多大的威胁,当年的影子厉害到如此地步,不依然被他算计,成了荒凉地域的一抹幽灵么?

    他已经接到了师门三道掌教令,让回师门覆命,但是他都没有当回事,刀剑门流传到了今天,已经是名存实亡,教内大半的高手,都已经四分五裂,各自为主,就像他,很多年前,就已经有了主人。

    他并不属于黑夜,但是他与黑夜是朋友。在主人的命令下,他借用黑夜的力量,对付一个人。却没有想到,这个人,早就已经是黑夜的敌人,说是黑夜帮他,倒不如是相互合作。

    而那个人。就是东南萧家风流公子萧秋风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上,似乎有种熟悉的影子。也许是为了担心当年的事重演,主人命令,务必想尽办法摧毁他在东南地势力。

    这一次四处烽火之计,是出自何向南之手,刀不得不承认,在耍阴谋上。这个年青人已经有青出于蓝之势,不要看他总是笑嘻嘻的脸,却如棉里针一样,当你感受到痛的时候,却已经离死不会太远。

    黑夜拥有庞大地经济王国,在暗暗的支持着它的运作,但是前一段时间,世界上涌现了一个很强大的集团,据绝密的情报。这个集团被称为龙腾,在短短地三个月,吞并了黑夜超过十年的利润。

    不然,以黑夜地庞大,也不会用毒品来急速的增长资金积累。

    毒品,军火,本就是世界上最丰厚的走私生意,而现在。黑暗的力量。要把这两种生意,全部形成袭断。

    金三角。只是第一步棋。这些都与他没有关系,刀现在的任务,是摧毁萧家,就算是杀不死萧秋风,也要把他变成丧家之犬,不得停歇。

    “首领,我们被包围了!”一个壮汉已经冲到了正在沉思的刀面前,冷声地禀报道。

    刀是四十多岁的白净中年人,模样很是普通,除了身材显得有些肥胖,他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特征,就像把所有的锋芒都已经掩藏,表面看来,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,他就是刀,那个一刀倾城的无敌刀客。

    刀很是明显的一愣,竟然有人可以找到他的位置,果然不简单,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萧家的力量,领头的是一个叫凤姐地女人。”

    刀已经知道,除了天网的首领凤兮,东南还有哪个人可以找到他的位置,只是可惜,她是萧秋风的人,刀脸上已经多了一种淡淡的遗撼。

    “杀了她------”刀并不是一个男人,从二十五岁离开师门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不是男人,因为了修练残绝的修罗刀法,他已经变得疯狂,所以,对人才他很是爱惜,但是对女人,却有着几分仇恨。

    得不到的,就是他恨地。

    壮汉领命而去,但是却还没有走出大门,身体就已经飞身暴退,嵌入了墙壁中,双眸鼓睁,却已经被活生生地挤压而亡。没有惨叫,没有惊呼,刀眼里只有深深的惊撼,昨夜地神兵战队已经被他打败,最强的那个绝对要休息至少十天,却没有想到,除了萧秋风,东南还有这种强大的人存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慢慢的,走进一个人来,一个萧秋风绝对很熟悉的人,他就是凤兮的大管家。

    他双手负在身后,就如一个早晨逛公园的老人,抬头看了刀一眼,又无力的低下头,有些伤意的说道:“玉笛,你应该认识我的,我已经找了你十八年!”

    刀脸色已变,惊声的叫了出来:“图师叔------”

    刀剑门到了刀这一代,已经是第六代,而眼前的图师叔,却是五代最厉害的三大高手之一,就算是刀,也不敢冒犯,但是他失踪了十八年,却没有想到,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师叔,你不要误会,当年的事,真的是误会,是误会啊,我没有杀你的女儿,真的没有?”

    这是一场最惨绝的人间悲剧,为了这一天,图已经等了整整十八年,十八年了,他就是为了找到这个师侄,所以他投奔了凤家,就是想用他们家的情报,找到他,却没有想到,当年的玉笛,已经闻名的特工刀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么?”妻子被人奸杀,才两岁的女儿,被人活活的掐死,从那天起,图就已经不再是图,他是一个复仇的怨魂。

    这十八年来,他把所有的疼爱,都付给了凤兮,是因为当年的她,让图看到了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师叔,真的,我没有骗你,那件事,是、是我师傅做的,他看到师婶年青漂亮,才动了歪心,我-------”话没有说完,刀光已经闪动,刀凌然的刀气,已经出手。

    知道这个师叔的武功奇高,他也只能用这种方法偷袭了。

    血花一现,图的手臂,已经受伤,图脸色更冷,更痛心。

    “玉笛,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,依旧的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“师叔,不是我卑鄙无耻,而是你老了,有些事,你实在不该再提,不过师婶的滋味的确不错,那可是我最后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那本就是一个深闺怨妇,图一向练武成痴,对妻子实在太冷落,让玉笛有了讨好的机会,但是谁会想到,他这个师侄会是人面兽心,就算对丈夫再不满,她也没有想过去背叛,让以为可以得逞的玉笛羞恼成怒。

    一气之下,引诱变成了奸杀,甚至连床上的女孩也没有放过,残忍的杀害,然后背离师门,这件事,到了现在,师门也没有人知道其中真正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唯一知道的两人都走了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这般的羞耻,图哪里还能在刀剑门呆下去。

    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今天,终于让他等到了这个人。

    话已经说得太多,图手臂虽伤,但是气势不减,那凌寒的气息,被强大的真劲带动下,掀起了阵阵气浪,一波高过一波。

    刀也没有再动,全神惯聚,但是他的眼里,分明着嘲弄的意味,刺激着图有些疯狂。

    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,都是一生的耻辱,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师侄。

    刀剑门的武学,他们同传一脉,刀碰刀,剑碰剑,这十八年来,两人都没有放下,几乎是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“师叔,原来你就会这么几下子,真是太让师侄失望了,如果师婶泉下有知,一定后悔当初跟了你。”

    刀手中的幻刀刀势一变,刀剑门禁修的修罗灭绝刀气,如冷冰寒魄般的突现,图脸色就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“修罗刀------”

    刀喝道:“不错,这就是修罗刀,师叔,你就见识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修罗刀法!”

    什么刀法?

    毒辣、阴狠、走偏锋、刀刀致命,这就是修罗刀,专为杀人而修练的刀法。

    双刀皆已入体,但是图却已经倒地,而中刀的玉笛,却捂住了腰间的刀伤,气骂道:“原来这老鬼竟然练到了化无的刀境,还好老子练了修罗刀,不然还真是宰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刀一举,正想把倒地的图一刀两断,门口已经传来了枪声,随着凤兮的声音传来:“快,进去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刀连想也未想,身体一动,已经从窗户掠走,反正这个老家伙已经没命了,实在没有必要为了拿他的尸体发泄,丢掉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只要把伤养好,这些人,他会一个一个的收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