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一十六章 细说原由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原来是赵司令大驾光临,真是稀客,稀客啊!”昨天就已经收到了舞传来的消息,赵光平已经官复原职,重回东南掌权。

    脸上一惯的冷漠多了几许尴尬的意味,如果不是当初这个男人劝他忍一时风平浪静,他估计已经与项虎拼了,当然也就不会有今天的重生。

    “萧少,真是见笑了,我能重回东南,还真是靠了你的帮助,所以特别的登门拜访,表示感谢,不然人家还笑我赵光平是忘恩负义之人。”

    赵光平太客气了,以他的身份实在不该如此,但是在东南,轻意的就斗倒了项虎,把项飞歌打残,这种本事,却是让人不得不惊叹。

    一旁的老个老人也有些不太好意思,萧远河连忙说道:“赵司令太多礼了,这小子平日里胡闹还行,却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,你不要太悠着他,不然他飞起来,都不知道着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赵司令能来萧家,我们真是受宠若惊了。”田芙在一旁,也很是附喝的说道,对他们这种大富的商家来说,与这种巨头都很少来往,因为商人,在他们眼中,实在是无足轻重的,用不着交往攀关系。

    人系关系,却是生活中最现实的一种表现方式。

    赵光平笑了起来,爽朗的说道:“不是我夸,你家的秋风,的确是有本事。如果我家地小子能有他一半的聪明,我也就满足了,萧少。这一次来,我也是想问问若明那小子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父子连心,情状一变,他第一个想地就是自己的儿子,可是他似乎忘记了,在京中,还有一个发配出去的女儿赵若辰。

    虽然明白人性的自私,但是萧秋风心里总是有些不爽。x“若明他现在很好。而且以后将会更好,赵司令不需要担心,不过你似乎忘记了,有一个人更需要你的关心------”

    赵光平轻轻的点了一下头,似乎已经明白了这个人是谁,虽然他有些奇怪,萧秋风会问,但还是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:“萧少说的是我女儿若辰吧,你说得不错,我们赵家地确是欠她的。这一次也有说过让她与我一起回来,但是她不肯,她从小就很有独立的个性,我没有办法劝动她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的心性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,坚韧不拔,而且很是豪爽,但是更没有人会知道,其实这个女人,本质却是一个真正的女人。她也渴望着有人爱,有人关心,有人呵护。

    “小风,大人哪里有不关心自己孩子的。你真是太多心了,赵司令看起来,虽然有些严厉,但自己的女儿,当然是发自内心的疼爱。”看着赵光平的脸上有些不太好看,萧远河马上插开了话题,这是人家的家事,何必要自己儿子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但是一旁地田芙却已经想到了是怎么一回事。如果没有记错。那个赵光平的女儿,应该就是赵若辰。也是那个漂亮的女局长,就是儿子说过的,也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赵司令,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尽力的帮你们赵家?”萧秋风没有理会老头子说的,而是略有些意外的问道。

    赵光平的确不解,因为这也是他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的,要说这个萧少与赵家唯一地关系,只有儿子的兄弟之情了,但是当年的东南四大公子,却都是纨绔之弟,这种酒肉朋友,他们心里还真的在乎么?

    原因赵若明已经知道了,但是赵光平还不知道,而此刻萧秋风已经很坦然地说了出来:“这一切,皆为了若辰,或者她没有告诉过你,她本来就是我的女人。=

    想了很多种可能,但是赵光平却从来没有想到这种,女儿竟在已经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赵光平有些呆然,但是突然间又清醒了过来,说道:“这一次我让她回来,她说在京中还有事要做,而且她在等一个人,萧少,她说的那个等的人,不会是你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之间的事,虽然有些意外,但她答应过我,给我追求她的机会,我相信她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赵光平有些兴奋的笑了起来,让萧家两个老人不解,这人不会是气得想在发狂吧,哪里有听到自己地女儿私自与男人有了关系,还这样高兴地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真的想错了,赵光平脸上很是诚恳地说道:“萧少,谢谢你,我知道,你会照顾若辰,这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家族联姻,也是迫不得已,此刻既然这种联姻已经成了一种负累,他当然不会再坚持,更何况,眼前这个男人,似乎比黄家更有作用。

    “我说难怪,前几天若辰把龙将的儿子打了,却连老首长也出面帮她,看样子,萧少的面子还真是不小!”

    萧秋风心里一愣,却是很是明显的呆了一呆,丁本军竟然帮赵若辰,难到他知道赵若辰与他的关系?

    以那天两家的不欢而散,他应该有些怨气才是,又如何会帮助自己的女人?

    想得再多,还不如拨个电话,萧秋风就当着赵光平的面,拨通了夜鹰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夜鹰,听说若辰出了点事,说给我听听------”没有一丝的客套,但是电话里的声音,却让赵光平很是清楚的听到,那就是龙组成员,夜鹰的声音。

    龙组不属于军部,有着超脱的权力,不要说他,就算是老首长,也没有权力干涉他们的行事,龙组只一个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那就是NO.1.

    “你也听说了,看样子这件事还真是闹出了名堂,你的女人真是难侍候,竟然把龙千行这个京中第一美男给甩了两耳光,最后还是丁首长出面收拾残局,连龙将也亲自过问了,而且似乎对赵若辰有着好感,想她当龙家的媳妇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听着,没有想到,这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,如果不是赵光平无意中说起,他还真是没有去注意,赵若辰在京中的日子,会如此的难过。

    以前在龙组的时候,虽然被龙将收为义子,但是他与那个龙千行的关系并不融洽,或者很多时候,这个男人都在嫉妒他,因为不管他如何的努力,他都不是萧秋风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更不是。

    “如果再有这种事,你就不要管了,让龙千行把事情闹大,只要他敢动若辰,我敢保证,他会是下一个项飞歌。”

    项飞歌与项虎已经回京,而项飞歌已经住进了医院,一生都无声无息的度过,这对很多人来说,并不是秘密,只是没有多少人知道,下手的人是萧秋风。

    夜鹰却是爽快不已,笑道:“原来是你小子干的,行啊,丫的下次再有这种事,就让你来玩,好久没有与你一起并肩作战,我还是挑怀念当初的感觉,放心,只要你敢**,老子也霍出去了,一定帮你扒那人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战友的玩笑,倒是让一旁的赵光平心惊胆跳,这些都是什么人啊,龙千行可不是项飞歌,那可是连老首长也摆不平的事,龙将发威起来,整个京城也得抖两斗了。

    龙将虽然不是半边王,但是也相差无已的。

    丁家是国家的元老,掌握着大半的军队系统,但是因为家族人脉零落,实在已经实力大损,整个京中,能叫得出名堂的,就是龙家、黄家、庞家三大家族。

    这各个势力,各个家族,盘根交错,平日里的相处,也只是面子上过得去,至少私底下的恩怨,却是暗中的较量与争斗。

    那是不会有人看到的战场,而且更加的激烈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的萧秋风也是一枚棋子,但是此刻,他要做自己的主人。

    放下了电话,萧秋风说道:“赵司令,看在若辰与若明的情份上,我叫你的一句赵伯,只希望你不管做任何事,都要记住,你是他们的父亲,若辰的事,你不需要担心,只要有我在的一天,我就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赵光平没有生气,也许人经历了一些挫折,就会更珍惜现在的拥有,而且对自己的女儿,他的确是亏欠的。“既然你叫我赵伯,那我就叫你小风吧,小风,你说的我会记住的,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实在也不能为他们多做什么,关于若辰与黄家的婚约,此刻是没有办法解除的,如果你真的爱若辰,你就自己处理吧,不过不管如何,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。”

    这关系着家族的声誉,当然不能说结就结,说除就除,不然他赵若平就成了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