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一十一章 京中一梦的出现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回来三天了,这三天,丁美婷就没有下过楼,每天藏身在自己的卧房里,伤心的无力,让她泪水就一直没有停过,对她来说,未来的日子,她已经没有快乐,没有幸福,所有的一切,随着那天的离开,消散无终。

    作为母亲,云梅真的很担心,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,疼爱了二十年的女儿此刻都已经把她当成了仇人,这种反叛的冲动,连她也不敢强行的压抑,因为她担心,真的好担心女儿想不开。

    三天来,她就守着,小心翼翼的守护着,为了女儿,她已经身心疲惫,但就算是如此,她仍不敢有稍稍的疏忽,女儿是丁家人全部的心里寄托,比任何人任何事都重要。

    “爸,美婷这样真的不行,这样下去,连我们大人都受不了,何况她一个小孩子,三天了,她都没有吃过饭,爸,你想点办法吧,我心真的好痛。”

    在父母的眼中,不管孩子多大,都是孩子。

    丁爱国已经从老婆的嘴里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经过,其实他知道,如果那一刻,他在场,他也会这么决定,不仅因为那个家族不适合女儿,而且那个男人,更是有了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丁爱国的女儿,给人家当小老婆,这传出去,他还有有何颜面与朋友与战友相对。

    但女儿是他心里最挂念的,最担心的,此刻看着女儿这样,他这个大男子汉也禁不住的痛苦,有种想痛哭一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只要女儿想要的,他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。但是这一次,她需要是终生的选择,而且是不理智的,他作为父亲。也需要支持丁家老人地决定。

    但是丁本军却深深的叹了口气,从东南回来,他也沉默了好几天,这几天,他在思索着一些事情。这些事情,也许会影响着丁家未来的路。

    “也许,我们都错了------”谁也没有想到,他第一句话说出来的,竟然是这样地话。

    丁爱国立刻不解的问道:“爸,你说错了,我们这件事有什么处理得不对么?小说整理发布于ωωω.ㄧб  .cn”

    老人抬头,轻轻的说道:“我只是觉得不应该这么把美婷带回来。其实在北海学院。只要有那个男人在,美婷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爸,什么安全。把我宝贝的女儿丢在上海,还与血气方刚的男人在一起,而且美婷这傻丫头根本就想以身相许,如果不带回来,晚了,估计连我都要当外公了,这种事,绝对不能让它发生。”

    他才四十五岁。他一点也不急。

    女儿也才刚刚二十岁。连生日都还没有做呢,他实在不想女儿太早地决定一生的路。这并不是一时的冲动,要风风雨雨,相孺濡沫的一辈子。

    反而是一旁的云梅似乎明白了老人的话,也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爱国,爸的意思是说要给美婷一个适应地时间,其实像萧公子那样地男人,的确没有女人可以把他忘记的,美婷以这样地心境,还会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,真的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敢祸害我女儿的一生,我会杀了他!”这是一种爱到了心里,保护不受一丝伤害的亲情,但是说出来的时候,却带上了无比的杀戮。

    云梅瞪了这个男人一眼,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,还就知道打打杀杀。

    “你打得过人家么,人家可是连老喉也给打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丁爱国一听,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爸,你再把那天地打斗情形给我说一说,云梅说的我有些不太相信,老喉真地-------”真的会败,何况还是败给一个年青人。

    但是老人的话,却打碎了他心里的一抹幻想:“云梅说的没有错,老喉的确败了,那个年青人的强大,是我毕生唯一所见,这且不说,在他的身边,还有大批的高手,这些人,比军神还来得强大。”

    如果老婆说的话有些夸张,但是老人的话,却让丁爱国,却不得不信,但是世上真的有这种强大力量的存在么?老人又接着说道:“从他的身上,我看一个人的影子-------

    丁爱国感受到老人的沉重,一愣却又急问道:“爸,是谁?”

    “龙神!”

    任丁爱国一惯的冷漠,听到这个名字,也不由的惊了一跳,他死了二十多年,萧家早已经没落,难到还有人可以重发龙神的光芒么?

    老人看到儿子脸上的惊讶,又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:“他也姓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他也姓萧,爸,你说,他真的会是萧大哥的儿子么?”丁爱国一说完,就已经有些禁不住的说道:“不行,我要去好好的查查,如果这事是真的,我要亲自去东南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拦住了他,说道:“不必了,我已经查过了,他与龙神没有一点关系,东南萧家,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,乃萧家家主萧远河与其妻田氏生育,这一点,绝对不会假,我只是奇怪,一个商人的儿子,如何拥有如此庞大的力量!”

    这种事,根本不可能有人可以查出来,灵魂易体的事,到现在,萧秋风连自己也没有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爸,你们不要谈那个男人了,想想美婷吧,现在我们要怎么做,才能让她开心起来,她总是这样,这是折磨我的心么?还让我怎么过啊!”

    云梅插开,这一刻,她只关心女儿一个人,也只关心这一件事,什么国事,天下事,让男人去考虑,她只想处理家事。

    “我请清灵过来了,小丫头一向听她话的,只要清灵答应,她就一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卫官已经敲门进来,报告道:“首长,梦小姐来访!”

    老人一喜,应了声:“哦,这么快就到了,快请她进来,走,咱们出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丁家虽然不是军营,但是却比军营的戒备更严格,因为丁家的老人,关系着许多人的生命。

    门口小步的走进一个女人,一个仪态万千青春洋溢的女人,俏脸粉嫩如花,眉如轻柳,淡染红润的嫣色,就如一个纯然淡漠的仙子。

    身穿一件很是时髦的连衣长裙,修长美态身姿,幻发着柔然飘逸的绝美,长发披肩,黑墨如云,倾城之态,从她走进大厅,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眸光,连那一向冷冰如铁的军神,也禁不住的抬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种旷世难寻的佳人,此刻却有着几分急躁,看到丁家的三人,已经让脚步加快,那裸露的玉足,在一双高跟皮靴的衬托下,更是可爱诱人。

    她是谁,她就是梦清灵,她就是京城一梦!

    她已经知道丁美婷发生的事,此刻连一句客套也没有,就已经很是急声的问道:“美婷呢,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丁家人没有觉得她没有礼貌,相反,她的到来,给丁家忧郁的气息中,增添了几分生气,在京中,她本就是一个梦,一个没有办法实现的梦想。

    就算是丁爱国,也试着查过这个女人的身份,但是一片空白,也曾问过老爷子,但是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是不知道,而是没有告诉他,而且警告他,以后不要问关于这个女人的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丁爱国不解,这个女人是女儿最好的朋友,他这么做,也只是为了女儿的安全,但是老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云梅已经上前,很是热情的招呼道:“清灵,你来就好了,快啊,美婷已经回来三天了,都没有出过门,连我也没不见,伯母真是很担心她身体撑不住啊-

    似乎有些恼火的瞪了这三个人,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你们还是真是好父母啊,有了美婷,应该珍惜这种福份,哪里有这样对待自己孩子的,唉,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了,我去看看她吧!”

    丁爱国想反驳一句,但是看着老头子点头应是,小心翼翼的,他也只能乖乖的把嘴巴闭上了。

    其实她早就应该来的,但是正凑巧,这些天因公外出,也没有想到,事情竟然如如此严重,三天不出房门,已经不是以前的耍小脾气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上,除了那个男人,丁美婷最需要的人就是这个姐姐,她不见爸妈,不见爷爷,因为他们葬送了她一生的幸福追求,但是没有拒绝梦清灵的进入。

    “清灵姐,美婷要死的,美婷真的要死了-------”痛哭的声音,打破了丁家这三天来的安静,让门口焦急的三个大人,都心痛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慢慢的哭声已经停了下来,房中的两人似乎在小声的聊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