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九章 爱与不爱的选择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顿酒后,老喉已经离去,没有告别,走得悄然无声,就如当日露丝的离别一样,来无影去无踪。

    而萧家此刻所有人都围坐一起,细声的聊着天,大家嘴里说的,当然都是今天一战的精彩,柳嫣月软软的靠在萧秋风的怀里,看着这个男人沉静浅笑的表情,越发的喜爱。

    情不自林的凑上红唇,深情的一吻落下。

    “哇,嫣月姐姐,我们还在呢,你们能不能等下回房再亲热。”几个小女生,很是作怪的戏谑,让柳嫣月本就漂亮的脸上,多了几朵红云,爱这个男人,她已经是情不自禁,难以自控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嫣月姐,多幸福啊,占着萧姐夫一个人,真是羡慕死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也凑了过来,倒没有数落姐姐的情动,如果不是因为身份的问题,或者她也会送上一个香吻,凭这个男人今天的表现,他值得拥有这份奖品的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看到你比武的时候,似乎受伤了,现在身体没事了吧!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还是挺细心的,不过也难得关心他一次,最多的时候,这种细心,都是防着他的。

    老喉的锁喉枪的确名不虚传,那一枪,刺破他的护身真气,让他受到了重创,那一刻,他也以为自己无力再战,但是筋脉里出现了一股绝对陌生的力量。

    那就是武之魄。萧秋风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从大伯地口中听说,而这一次,却是老喉。相信他们对自己的父亲很是了解,一个是亲人,一个是朋友,而他身体的武之魄,也没有逃过老喉地探知。

    不然以老喉的身份,也不会刻意的与他套近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事,你看姐夫像是受伤的样子么?”

    武之魄的力量一动。他的内伤就已经被抚平,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,此刻萧秋风自己也没有全部体会到这种感觉,只是觉得,本来无匹的力量,似乎又更进了一步,百尽竿头,再上一步了。

    不过老喉喝酒地时候,倒是说了一句:“武之魄启动,小风。你的未来不可限量了。”

    想来武之魄触动,并不是一件坏事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不然这里这么多人都要伤心了,当然最伤心的应该是嫣月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小丫头见到了柳嫣虹向萧秋风凑近乎,她们也不客气,纷纷的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事,一件接着一件,但是却让她们把一生都不可以遇见的经历,一一的经历了。

    清香浓郁。四个青春娇丽的小女人,还真是春色怡人,萧秋风有些不堪的问道:“天色黄昏了,你们还不回去。难到家里人不担心么?”

    “萧姐夫,我们都与伯母商量过了,今夜在这里住一夜,就算是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吧,以后就算是我们想住,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地男人,不是他们可以梦想的,他们自认比不上丁美婷的家世。也比不过虹虹的美丽与萧家的关系。所以他们在暗暗失落的时候,决定这最后一次的放纵自己。

    青春的风彩。在这里留下最美丽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萧少,时间不早了,送我一下吧,唉”一声叹息之后,当萧秋风点头放开柳嫣月走到她的身边,她小声地说道:“我得早些回去,家里还有人在挂念着你呢?”

    有人,当然是指林玉环,媚眸闪动间,凤兮已经了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要走,萧远河与田芙也从里间走了出来,田芙已经笑道:“凤兮,有空就过来吧,熟门熟路的,不需要客气,把这里当自己家都可以,你看这些小丫头,个个都很开心吧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伯母,嫣月,凤姐过来,你不会不欢迎吧!”

    柳嫣月浅浅一笑,说道:“哪里会,凤姐,咱们交往了这么些日子,我心胸有这么狭隘么,放心吧,不论何时何地,只要你来,我都欢迎,我想,风会更欢迎的。柳嫣月沉迷情海之间,却也并不是傻子,有些东西,她已经暗暗的有了一种领悟,就凭凤姐今天临危而来,在比武地时候,那不经意流露出来对这个心爱男人的关心,她如何还不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有说出来,有些事,她只当作没有看到就好,不管何时,她都会记得舞姐临走给她交待的,此刻她越来越发现,舞姐的先见之明。

    车慢慢的驶出了萧家,凤兮沉稳的表情,慢慢的开朗起来,现在她与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,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,不再是冷冰如霜地凤姐,而变成了花样柔美,妩媚诱人地女人凤兮。

    “凤姐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她在萧家最危险的时候,不离不弃,还是比战中,那娇怒地发泄,这个女人,都值得他相信。

    凤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说什么谢谢呢,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个么,萧少,凤兮真的很想知道,在你的心中,凤兮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人?”

    什么样的女人?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这个从来没有细想过,但是与这个女人交往了这么久,却越来越发现她美丽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很多东西,凤兮与十三妹很像,至少对朋友,有着足够的义气。

    她聪明,美艳,高贵,一般人很难靠近的那种女人,也好在他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所以从刚开始,他就自动的忽略了这些,因为在他的心里,再高贵的女人,也是可以拿来亵渎的。

    “凤姐,你是一个美艳而又忠诚的女人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对萧秋风的话,凤兮微微的有些失望:“仅仅就相信?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凤姐,在这个世上我相信的人可并不多,但是对你,无条件的相信,就算有一天,你真的出卖我,我也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凤兮脸微红,轻轻的嗯了一声,然后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看你说什么话,就算是我死,我也不会出卖你,不然玉环她们还会放过我么?”

    凤兮说着已经抬起了青葱般的修长玉手,很是羞喜的娇嗔道:“就凭这枚戒指,凤兮的心都已经不会再有别的想法了,萧少,你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凤姐,这只是一个礼物,你不要想得太多,施艳她们都有,我一视同仁,你可千万不要想着,这就是订婚戒指,没有这么大的意义的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话,对戒指的概念,萧秋风这两天才弄明白,还是柳嫣月给他解释的,听完后,他就有些后悔了,那五枚戒指就不该买,就算是买了,也不该送。

    凤兮望着前方,眸子里多了一种失落的表情,轻轻的问道:“如果凤兮真的在意这份认定呢?萧少,这戒指可是你偷偷的给我戴上的,凤兮没有逼你,也不会逼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本来想说,自己真的做错了,但是一种晶莹的光在凤兮的眼解溢动,那是伤心的悲绪,在心里愁结。

    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情爱的纠缠,有些时候,比真刀真枪的干还让人更累。

    有了舞与柳嫣月,萧秋风以为这一辈子,他已经满足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有了露丝,那是一种怜爱到疼惜,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割舍,看到此刻的凤兮柔软无力的伤意,他恍若看到了那一夜,一个人偷偷躲在墓地里哭泣的露丝,一种无法言喻的心软,融化了那抹无奈。

    再坚强的女人,也有疲惫的时候,凤兮此刻的模样,不就是另一个露丝的翻版么?

    心情极度犹豫之下,萧秋风没有说话,但是一只手却已经伸出,搭在了凤兮的肩膀之上。

    身体慢慢的倾斜,慢慢的投送入怀,那玉容娇美的脸,真的已经有了泪痕。

    “其实、其实我要的真的很少,萧少都能给玉环,为什么就不能分一点点给凤兮,难道凤兮真的就不值得萧少疼爱一分么?”

    “凤姐,你是一个天娇凤女,应该有着自己最幸福的生活,你不该,不该有这种想法,真的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选择,女人的心就是如此,明知道情爱这是一个陷阱,会葬送一生的美丽与青春,但是我们却还是心甘情愿的陷下去,萧少,吻我好么!”

    什么话也不想再说,有些话也不需要再说,彼此知道就已经够了,凤兮的话,却已经说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玉脸昂起,红润的唇带着湿湿的暖气,凑到了萧秋风的嘴边,媚眸已经轻轻的闭起,把这一种诱惑的春色,让萧秋风来选择,究竟是占有或者拒绝。

    对凤兮来说,却是爱与不爱的选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