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八章 武之魄的触动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老喉双眸眯了起来,带着几许寒意的表情,充满了谨慎,他一生征战南北,整个世界都留下了他的脚印,这还是第一次,有种被压迫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男人的年青,让他几乎都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从那黄白交融的刀气,他知道,这已经是巅峰至强的一刀。

    先前的轻视在这一刻,已经全部消失,这个男人至少已经可以称为绝代高手,最让老喉心惊的,是他有着无限的潜力,每一招过后,他似乎就变得更强一些,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这一刀,已经是天理至尊的刀锋!

    老喉的身体变得笔直,就如他手里的真劲之枪一样,站着笔挺如一,然后枪动了,这一次,不是密雨的枪,而是凝重的表情下,一枪而进。

    这已经超出了先天之气的力量,反璞归真,一枪挑动的空气乱流,已经超了出刚才的密雨之势,纯白的枪体已经形成了实体一般,变成了通红,枪头散发着凌厉的刃锋,几乎是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刀枪相碰,刀掀起了狂风,而红色的枪体却已经渗入,犀利无比,萧秋风护身的强大罡气,已经被打开了缺口,一口鲜红的血,已经从他的口中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身形爆退十多步,几乎就在这一瞬间,所有的人都已经惊叫起来,包括退缩一旁的丁美婷也是一样,就算这个男人对她只是朋友之情,她仍然没有办法不去关心他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身形静静的,就伫立在那里。这还是他第一次受伤,这个老人的锁喉枪,的确已经登峰造极,比当日香港佐滕一战地锋芒更盛,如此狂霸的刀气下,他仍可以突破他的护身真气,不愧是京城宗师级的高手。

    血染在他的衣袖上,烈日下。散发着妖艳的光彩。萧秋风双手就很是随意的放在腿的两旁,一种从来没有过地气息,缓缓地在他的身体里流动。

    每一次与高手战后,他总能提高自己,但是这些年来,他似乎就没有过伤。此刻的经历。是一种新奇的感觉,但是那种与之前全然不同的力量,却不是从丹田而起,而是从周身的筋脉内滔然而出。

    它们就像是很久之前就已经蓄积在这里。*****只待他地开发利用。

    力量涌动地瞬间,体内受创的伤处,竟然被抚平,萧秋风抬头的那刻,眼里就如芒光而绽放的灯,连丁本军看到那又眼睛,都有些畏然地惊撼。

    老喉一直没有动,虽然这一枪。他已经胜了。但是这个年青的男人,却似乎并没有败。就如春蚕细茧般的,当他抬头的时候,那春蚕已经化成了蝶,有了一双美丽的翅膀。老喉前辈,恕再下无礼了,你接受一刀试试!”

    刀已经成形,但是萧秋风却一丝未动,心刀果然是心刀,他已经可以用心御刀,而老喉在看到这一幕,整个人已经呆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因为这种气劲的庞大,更因为这种感觉,让他很是熟悉。

    他迫不急街的,喝道:“来吧,不要说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由他先动,手中的枪一晃,六道银色雪花已经飘落,身形前冲,周身强大地力量,带起了草屑飞动,狂风卷所有地杂物,形成了雾般的空中环境,而场中地两人在这一刻,似乎在这种雾中消失了。**

    刀,所以的人只看到刀光。

    雾气中,传来很是恐慌的惊叫:“武之魄------”

    没有错,萧秋风受伤的时候,已经触动了萧家血脉依存的武之魄,在修练的路上,又大大的向往迈前一步,这已经不是先天之气,就如老喉六十年的修练一样,突破了气的境界,返璞归真。

    刀成形,但刀非刀,就算是老喉有再强的修为,却也是没有办法阻挡。

    却也正因为这声惊叫,让萧秋风从那种战的意识中恢复了神识,收回了刀势,但是四周人的仍然感受到山崩地裂的声响,老喉气劲之枪已经被斩断,一只手臂,已经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当雾气退去,老喉已经在兴奋的狂笑,没有人明白他为什么笑,因为他已经说出了一句,没有人敢相信的话:“小伙子,我败了!”

    他败了,他竟然会败,武界中,堪称领军的锁喉枪竟然会败在这个无名小足的手中,丁本军就呆在那里。\\\\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都是老喉前辈手下留情,这一战如果真是生死之战,也许秋风早就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不可否认,在他还没有触动武之魄的时候,那凌然的一枪,绝对可以让他致命,但是老人退了,他需要的是对手,而不是杀人,这才是真正的宗师。

    萧秋风做不到,他学习的,就是杀人的方法,与这个老人相比起来,有些汗颜。

    老人却不悦的说道:“你竟然是他的后人,我败了也不丢脸,小风,叫我喉伯吧,这一次的东南之行,我老头子也不是虚此行了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,不需要说出来,萧秋风已经知道,这个老人看出了他的身份,因为他的父亲,萧迈飞,也拥有武之魄这种千古难得一见的奇脉之身。

    “喉伯-----!”

    与这样的高手相近,这也是萧秋风渴望的,虽然他不管世事,但是影响力却是无人可及,光是这声喉伯,某些人在对付他的时候,就会先想到,这个老人的存在,对未来的京中之行,有莫大的好处。=

    但是老喉却不介意这些,对萧秋风的爽快很是满意:“不错,果然不愧是萧家子孙,我老喉心里也快慰得很,小风,今天我们喝一杯吧,等你来京城,咱们把怀痛饮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点头,而老喉此刻已经走到好庞兵权的身前,淡淡的说道:“兵权,当日欠庞家一个人情,今日一战之后,我再也不欠你们庞家的,你走吧,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神兵战队队员给他的那种沉重压力才解除,庞兵权颤抖的身体轻松了许多,喘了几口气,连一句话也没有说,看了看萧秋风,就已经急速的离去,此刻他已经知道,这个男人,并非他可以对付。

    “老公------”兴奋不已的柳嫣月已经冲了上来了,娇柔妙漫的清香身躯已经投入了萧秋风的怀里,抱得很紧很紧。

    “姐夫------”

    “萧姐夫------”

    “小风--------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把关怀毫不掩饰的送给这个男人,对这些小女人来说,他已经不仅是黑马王子,简直就是英雄。

    萧远河也走了过来,说道:“好了,好了,没有听到这个老哥想要与小风喝几杯么,老婆,还不去弄几个下酒的菜。”

    田芙点头应是,这一刻,她自是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丁本军与丁美婷母女三人没有人理会,胜利的喜悦,所有的人已经把他们疏忽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走吧,我跟你们回京!”既然在这里,已经没有希望,丁美婷不想让自己看着更难过,她伤心的并不是这个男人对她冷漠,而是两人明明相对,心却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丁本军慢慢的站了起来,连招呼也没有打一声,就已经转身,他当然也知道,因为先前的态度,这个商人之家,已经不再欢迎他们。

    云梅也没有开口,只是小心的守着神情有些恍惚的女儿,回头看着那拥抱在一起的家族幸福快乐,她有些怀疑,这件事,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。

    这不仅是她在思考的,连丁本军也在想着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伯母,我一直留恋着你的菜色,今天我可是要打扰了。”凤兮也没有走,虽然有些冒失,但是内心深处,却也渴望着与这个男人分享着成功之后的快乐。

    风正集团金融部的冷锋也来了电话,林北民投下的三千亿资金,也被卷走了大半,如果不是这老狐狸感到不对劲,突然的回收,他可能会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一战,萧家终于走出了困难,而柳嫣月也是喜不自禁,对着小妹笑道:“小虹,你知道么,你的嫁妆已经番了十倍,如果你看上哪个男人,也算是他走运,白白就可以得到五百亿。”

    “哇,虹虹,你发了,大富婆也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男生就好了,我一定死皮赖脸的追求虹虹,一定要把她追到手为止!”

    兴奋的快乐气氛里,任何戏谑的话都可以不经过大脑的。

    柳嫣虹羞得不行,追着姐姐嬉打,银呤的笑声,一时之间,漫延着整个萧家庄园。

    今天,这里不会寂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