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七章 巅峰的王者之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老喉心神一动,这个年青男人的强大,的确也超出了他的意外,低声一喝:“来得好!”人已经如诡魅一般,闪灭而至。

    就算两人在阳光下,迫在眼前,但是四周的人都觉得眼睛不太好用,根本就看不清他们的身形,或者这一刻,两人在阳光下,都蓦然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丁本军虽然不谙武技,但是他一身铁血生涯,当然已经感受到了,禁不住的叫道:“好强大的男人!”这时他才知道,这个年青人并没有狂妄,以这种力量,他的军神分队,的确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什么时候,东南出现了这么一个年青的高人,而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这一趟的东南之行,还真是没有白来,一向爱才的丁本军这一刻,甚至有了收为已用的念头。

    三十六式锁喉枪,已经毫无顾忌的施展起来,老喉真是畅快淋漓,二十五年了,他今日终于可以点燃这柄神枪的光芒,让世人重新领略他锁喉枪的魅力,这并不是传说,而是他真正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日萧远河被绑,就已经见识过儿子的厉害,但是与此刻相比,却已经一个在天一个在地,他看得也是眸子眨都不眨。

    一旁的田芙小嘴张得老大,这还是第一次,她亲眼看到儿子的大发神威,愉悦,担心,还有无尽的惊喜,每一种不同的情绪,在她的心里,同时融升,让她都不知道,自己究竟是开心多一些,还是担心多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话,却很真实:“老公。儿子的武功,似乎比独孤九剑还厉害一点------”

    没有人理会她,因为所有的人都被场中的身影吸引,如果这只是一部正在拍演地电影。那么他们就不是真实的,或者这根本就是在演戏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种时候,有人已经安捺不住,庞兵权不想让这种情形继续发展下去,他知道老喉本就是一个武痴。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无能,或者早被他一枪刺死,然后调头离开,但是这个男人是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老喉已经有了好感,要让他出杀手,就有些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庞兵权却想给他们创造这样地机会。

    一使眼色,四个庞家卫士已经慢慢的向着萧家人移动,实在是这一战。太吸引他们的目光。就没有人发现这种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两个人看到了,他们都很生气,一个是老人。一个是凤兮,都对这个卑鄙的男人恼火,好好的一场武者地比拼,竟然被他拿来利用,让这种战变得虚伪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老人还没有开口,凤兮已经冷冰的低喝一声:“把他们扔出去!”

    这冷喝一出,三条人影已经出现,就连丁本军也有些奇怪。在他们这看热闹的人之外。萧家竟然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小陆子与两个神兵战队队员出现了,巅峰之战还没有结束。小陆子已经有些暴动了,这些王八蛋破坏这种王者之战,实在罪该万死。

    他一个拳头,已经迅雷般的轰了出去,庞家的卫士也不是一般的高手,但是明明看到了拳,却没有逃开,这一拳如铁锤样的击在其中一个卫士的太阳穴上。

    卫士身形飞了出去,然后五官流着血,瘫软在地,不停地抽搐着。

    而另外三个卫士也被两个神兵战队地队员打成了废人,躺在地下,除了微弱的呼吸,什么都已经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吩咐,小陆子已经走到了庞兵权的身边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只有萧少,只有那神般高高存在地萧少,而除此之外,所有的人,除了朋友就是敌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敌人。

    “啪啪-----”一身痞子气的小陆子一到庞兵权的身边,一点也不客气,甩手就已经两记耳光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再敢乱动,就杀了他。”凤兮有着无比的冷艳,杀气凌然,并不比这里任何男人的逊色半分,这一刻,萧家父母,也才知道,这个凤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一个随时可以为了儿子与任何人拼命的人。

    她知道,高手相斗,毫厘之间,这一刻不容任何人打扰。

    她已经把这个男人地命看得比她地还重要,她可以死,但这个男人必须好好的活着,至少要比她活得久些。

    庞兵权吓得脸色惨白,他并不是傻子,知道凤兮地话并不是开玩笑,有些颤抖的身体,却是不敢再动。

    因为两个神兵队员已经紧紧的站在他的身边,只要他稍稍的有动弹,不需要怀疑,他会被秒杀。

    小陆子邪邪一笑,很满意这个男人的表现,在这里,萧少才是主人,所有的人,都必须按照他的规矩办事,不然,就只有死。

    丁本军身后一直站着四个军神,但是此刻,一个军神轻轻把手五指交杂组成了一个奇怪的手势,而手势一变,三个军神已经把保护中的老人围得更紧。

    丁本军已经感受到了,这被称为最威严的军中力量,似乎已经受到了某种挑战。

    小陆子却已经笑着走了过来,并没有一丝的敌意,笑道:“你们不用太紧张,我们现在不是敌人,听说你们堪称军中之神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切蹉一下,不要误会,只是过过瘾而已,因为一般强大的敌人,都没有我小陆子的份,在神兵战队里,我小陆子实在太弱,没有这样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四人神兵只是谨慎的相护,这是他们的职责,但是老人很明显的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,年青人,都可以算得上是高手了,有没有兴趣去军中谋个差事啊!”虽然萧秋风还没有开口,但是这种厉气凌然的高手,能招揽一个,也是一份力量。

    丁本军在军中四十六年,小陆子不可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老首长真是太看得起我了,你这话这会说说无妨,不要被那几个变态听到,不然我铁定在要床上躺几个月了。”他说的那几个变态,当然是指李强兵与铁柱他们,如果让他们听到有人这么的称赞他,一定会挑战他的。

    挑战?***,也不过是找个理由揍他而已,在这两人的面前,他连还手的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哦,他们真有这么强么?”丁本军内心越发的惊奇,连他身边军神都视为压力的高手,竟然还有害怕的人。

    小陆子不屑的说道:“强?强个屁,只是比我强些罢了,与萧少一比,他们也是垃圾,就知道欺负我们小的,在萧少面前,连屁也不敢放一个。”

    丁本军已经有些吃惊,有一个老喉已经是不得了,此刻这个年青人与老喉战在一起,已经是难分胜负了,如果再多几个这样的高手,天下还谁可以与他们争锋一种狂迈的笑声,已经打断了所有人的沉迷,老喉身形爆退十多米之多,手中的气劲之枪,已经散发着一种火焰般的金光,大声的叫道:“年青人,你竟然对我老喉留手,今天,我真要好好的秤一秤,你究竟隐藏得有多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敢想,会有人在老喉的攻击下,还敢留手,这已经是一种奇迹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中爽朗一笑,说道:“老喉前辈不也是么,好吧,前辈既然这般的豪爽,秋风也不能让你失望,就接下我的三记霹雳刀气吧!

    “好,好,来吧,我老喉今天才真的长了见识,原来东南真是卧虎藏龙,竟然有你这种高手,老喉白活了这么大把年纪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罗嗦,冷然的一声轻喝:“刀心-----”刀心一出,白色的莹光,已经旋绕在他的周身。

    老喉惊然而叫:“先天真气,你竟然有先天真气!”

    他爽快的脸上,已经多了几分严峻,一种冲天豪气的声音传来:“百变穿扬,枪穿喉-----

    这已经是穿喉枪第三十七式的神秘招式,枪幻化成形,形成了枪雨,雨过暴风起,一时之间,阳光下的草坪已经狂乱震动,似乎末日的来临。

    刀枪相触,发出“哧哧”声响,两道白芒一闪而灭,但是两人交触的那地下,却已经被强大的真气掀起了大块的草皮,泥石纷飞间,两人又分开十米之远。

    老喉这一刻的战意,才真正的达到了巅峰,大叫道:“来,来,再来-------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武痴,这一刻,在他的眼里,只有这种无敌的拼斗,估计就算是世界真的未日,估计他也不会理会了。

    凌厉的刀气,又一次凝聚,萧秋风没有让这个老人失望,那白芒夹杂着金黄的刀心,已经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刀,当日就把佐滕三郎分尸的无敌刀劲,而此刻面对着老人,奔雷而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