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六章 不后退的一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门口已经走进了几个人,就算是丁本军如此的高位,对这个人的到来,他仍惊讶的喝了一声:“老喉-----

    这个老人,一脸的苍桑,整个样子就如一般的老人没有什么差别,但是从他走进来,这种强大的震摄感,却是比丁本军更让人无法承受,甚至连喘息也变得沉重起来,这是一种天生的武者给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或者能淡然冷漠相对的,只有萧秋风,该来的,今天终于全部都来了。

    正好,一次解决,也节约他的时间。

    面对所有的人都对丁本军的恭敬,但是老喉却只是眸中精光一闪,那苍老的模样,在这一瞬间,变得昂扬高傲,带着冷冷的问候。

    “原来老首长也在,老喉今天来,有些私事需要了解。”

    这也不算是问候,只是淡淡如老朋友一样,没有隐瞒,也没有客套,只是简单的告诉一声来意而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我想萧家如此的飞扬跋扈,原来是丁伯在为他们撑腰,这倒也难怪了。”随在老喉身后,慢慢走进来的,却正是庞兵权,他盯着丁本军,脸色并不太好,嘴里叫着丁伯,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这种尊敬的意思。=小 说 5 2 0 首 发==

    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对立的,在这顶级的权力较量中,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?

    老人竟然没有生气,看着这走进来的人,却也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,他转身。面对着萧秋风,很是有暧昧的说道:“年青人,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,你得罪地人不少,不过连老喉也可以请动的人,你也能得罪,看样子,你惹事的本事的确不小。”

    丁本军也没有想到。这个萧家的年青人竟然如此的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不要说项虎。这里任何一个人,都可以把萧家夷为平地,但是萧家却依然存在,这不由的让他心里暗暗的称奇,这个年青人究竟有什么依仗。

    电话很是突兀地响了起来,柳嫣月地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的那一刻。柳嫣月的脸上已经多了几种淡淡的笑意。说道:“风,林家终于忍不住的出手,他们应该以为我们萧家没有还手之力了,这种人。\\\\\不让他们痛入心肺,他们也不会得到教训的。”

    又多了一个林家,丁本军地眼神更是有了火热了。

    想要了解一个人,就可以首先看看他地朋友,或者看看他的敌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看到的已经够多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这一刻,对萧家来说。是烽烟四起。而且以庞兵权与林家的关系,此刻他们地到来。相信林北民已经知道了,他老奸巨猾,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告诉冷锋,让他配合一下,我要林北民知道,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,往往想得到的那一刻,他会付出他想也想不到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云梅想走了,向老人暗示,但是老人却摇了摇头,而是让人搬了个凳子,慢慢的坐了下来,这种好戏,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了,项虎的事,他已经处理了,但是庞兵权的事,却不属于他处理的范围,他很想看看结果。

    老喉还是一惯地冷漠,他轻轻地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年青人,你很不错,比他强了很多,也难怪他们都斗不过你的。**危机中,他那种淡然地平和,不急不躁,似乎把一切都掌握手中的感觉,让老喉也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他天生就不是一个拍马屁的人,何况眼前的年青人,还够不上他拍,但是好就是好,他从不吝啬,就像批评项飞歌一样,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心想法。

    “老喉太客气了,我知道你欠庞家一个人情,其实很早之前,我就已经想领教一下你的三十六式烈焰锁喉枪,今天,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平淡的语气,却有着一种冲天的傲气,就一刻,不光是老喉,就算是丁本军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过,或者也不敢想,在他有生之年,还有人敢挑战枪王老喉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这一切,就发生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如果这年青人不是白痴不知道厉害,那么就是真正的英雄,回头看了看一副冷冰而伤感的孙女,丁本军却突然发现,孙女喜欢这个年青人,似乎并不像想象中荒唐了。=小 说 5 2 0 首 发==

    生活太孤调了一些,难得见识这种年青人,丁本军想着,这个萧家还真是不简单,能与老喉一战的人,绝对可以名扬天下。

    庞兵权冷冷的笑着,有些不屑的轻视,他受不了这里所有对这个男人的祟拜,他要打败他,把他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但是这会儿,他只能用嘴来打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他是谁?你知不知道他一出手,你就会死,你知不知道,你一死,你萧家就会玩蛋,你身后的所有女人,都会为我的玩物?”

    战前的刺激,就是为了打乱这个男人的信心,打击他的势气。

    “啪------”的一声,一记耳光,已经落在他的脸上,这并不是萧秋风打的,而是站在萧秋风身边的凤兮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一个废物,哪里知道真正的男人,就算是死,也不会让自己深爱的女人受辱,如果他真的没有信心,你会是这里第一个被杀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凤姐,不要与畜牲说话,他不过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狗,想刺激我姐夫,凭他还不配。\

    庞兵权阴森的眸子多了一种**的杀戮,虽然只是一闪,但是却已经被萧秋风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庞兵权,我此刻不想杀你,但你不要逼我,不然就算是庞昌明在这里,你一样会死。”

    被这戾气眼睛一瞥,庞兵权气势大减,身形微微的后退了两步,把这种面对的阵式留给了老喉,他们才是今天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让庞兵权很失望的是老喉已经轻轻的说道:“年青人,就算你今天败了,老喉也不会杀你,我老头子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,或者只有萧秋风才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高手太寂寞的,难得碰上一个对手,更何况还是脾性相同的高手,他们不仅可以为成对手,更可以成为知已。

    后院,有一片很大的草地,虽然阳光强烈的照射,但这种强度,却被这种无形的战意所掩盖,所有的人,都在看着萧秋风。

    丁美婷也静静的站在一角,她的心已经被这个男人占据,虽然有些刻意的避开众人的眼光,但是那种忧伤的情绪,却没有逃过众女的眼睛,只是这一刻,却没有人上前与她搭话,有些事,需要自己有勇气去打破。

    老喉静静的站在那里,就如一座山,无人可撼的高山萧秋风也静静的站着,淡漠如海,浩瀚千里,让人没有办捕捉到他的深浅。

    他们在战,但是他们同时却都在享受着这抹战的畅快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老喉三十年来,还是第一次忍不住的出手,年青人,你小心了!”这种诱惑的战意,就如一个染了酒瘾的酒鬼,在禁酒三天之后,突然看到面前一瓶百年的茅台。

    没有武器,但是力量到了他们这种境界,武器都已经是一种负累。

    枪,气劲凝聚的枪体已经白芒闪动,虑幻成风轮一般,形成无处不在的杀戮。

    三十六式锁喉枪,却没有人知道,三十六式也是一个虚假的数字,因为从他在大众的眼前出现,就没有人可以迫使出最后的两枪。

    这套三十六式的锁喉枪法,真正的招式是三十八式。

    萧秋风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他知道眼前的老人,是一个比佐滕三郎更强大的高手,他的内劲修为,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没有想到败,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战,浓浓的战意。

    就算是败,也是一种荣耀,因为这个人曾经是他的师傅,而且这一战,他一定可以再提高自己。

    气劲凝聚的枪体一掀,横扫千军的疯狂,老喉也变得,变得轻盈起来,与他老人枯老的身体绝对不相配,但是,这才是他真正的本质。

    就算他再老,他的力量,在举手投足之间,无人可以媲美。

    萧秋风身体不退反进,影子身法一瞬间而动,口中发出凌然的喝声:“枪心-----”

    剑有剑心,刀有刀心,而枪业有枪心。

    与老喉一样的白芒精光一闪,所有的人都盯着,不敢眨眼,连丁本军从也凳子上站了起来,生怕错过这一战的精彩。

    他也了解,这一战,不管这个年青人是胜是败,他都已经是个了不起的男人,而他,就是见证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