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五章 惹了不该惹的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项虎已经把人派出去了,也了解那个叫丁美婷出事的经过,感受到老爷子的怒气,他不敢怠慢,把整个市区包围起来,开始大规模的搜索,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时候,项飞歌被人抬了回来。

    没有声音,在司令部的指挥室里,安静的可怕,项虎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,他就是这么一个儿子,此刻已经成了废人。

    “是谁做的?”他的声音,轻轻的,有种渗入心肺的寒冷。

    “东南风流公子萧秋风---

    “包围萧家,我要让他赔命!”

    一直待传令命出去,项虎才重生的把拳头砸在了桌上,脸上冷冰之气,已经染上了浓浓的杀戮,他一生戎马,临到老了,竟然连儿子也保不住,这口气,他实在没有办法咽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他都忘记问了,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儿子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或者在所有的父母眼里,孩子做错任何事,都是值得原谅的,而这个人,必须死。^^小说⒌⒉0 首 发^^

    萧家里,丁美婷已经哭成了泪人儿,只是这一次,妈妈没有像以往一样,安慰她,顺从她,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,三个大人,没有一个人会答应。

    对这萧家的骨气,丁本军还是有着几分欣赏,听了萧秋风的话,笑道:“好,我丁本军从不欠别人恩情,不过你既然放弃,也怨不得我。小梅,带美婷走,叨扰了人家这么久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拉住了丁美婷的手,说道:“走吧,女儿,咱们回去,把这里的一切都忘记。你还是那个快乐幸福的小丫头。谁都会惯爱你地。”

    丁美婷冷漠的松开手,连哭声都已经停止,竟然走到了萧秋风的身前,说道:“我知道,你现在心里一定很讨厌我,但这不是我想的。萧姐夫。也许你不会相信,但我还是要告诉你,我只喜欢你一个人,这一辈子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她轻轻的转头,默默的移动,不想把这种悲伤,让任何人看到,但是却拒绝了妈妈的扶持,因为在心里,有些东西,已经是不可原谅。*****

    老人与妇人都没有说话。被这宝贝地女儿扰得没有了兴致。先前地担心,化成了无奈。女儿看样子,真的长大了,还知道与家长们生气了,但是这一刻,他们没有体会到,这种疼爱的呵护,却已经造成了无法弥补的隔阂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离开萧家厅门的时候,却已经停下了脚步,因为一些人已经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正是凤兮,在他地身后,紧紧地跟着李兴与关刀,接着就后面跟着数个黑衣的壮汉,一个个杀气凛然。

    他们看都没有看三人一眼,就已经冲到了厅里,来不及客套,凤兮就已经朗声的说道:“萧少,项虎已经动手了,军队很快就到,现在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旁的关刀说道:“萧少,他们大概有五百多人,如果真要硬拼,我可以向萧少保证,他们绝对到达不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老人这个时候,却已经有些冷然地慢步踏了进来,他已经被惊讶住了。^^首发 小说 ⑸⒛0 ^^

    “你们胆子很大,竟然想与部队硬拼,看样子,你们不是简单的商人,我丁本军还真是看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兴却不认识这个权势滔天的老人,此刻并不害怕,喝道:“我们也只是为了生存下去,世事但凭实力,公道不在人心,有些事,我们也不想做,但却不得不做。”

    老人轻轻的哼了一声,轻声道:“好一句世事但凭实力,不知道你们究竟有什么样的实力,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------”

    “丁本军-----”但是凤兮观注了很久,却已经惊叫了出来,她其实走进来的时候,就觉得这个老人很是有些眼熟,但是却不想相信,这个地人物,竟然会来萧家。

    老人没有吭声,但是萧秋风却已经点头,解释道:“他就是那个丫头地家人,他们都姓丁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面对着老人的不屑,很是玩味地说道:“丁老,你不需要怀疑,如果此刻我要留下你,你身后的几个人,却是拦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一种浓浓的杀气,已经涌现,几个军神已经不经意的变化着位置,小心的保护着这个老人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没有留下你的必要,不管怎么说,你是我尊敬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了,笑得很开心:“我老头子还真是眼花了,竟然从来不知道,东南会有这般的英雄人物,今天我倒真是要会一会

    有了这个老人在,而且是丁美婷的家人,那就说明,项虎的事情,自有他们摆平,凤兮向李兴摇了摇头,李兴领悟,与关刀一起离开,当然也把所有的人成员一起带走,他们留下来,已经没有作用了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响起了很杂乱的声音,一波又一波的紧张气氛,把萧家人弄得一惊一乍的,很是有些不平静,特别是几个小女生,相互拉着手,身体都在颤抖,这些事,对她们来说,实在太过于惊吓。

    “萧少,他们来了------”其实凤兮不说,所有的人都已经看到了,一列全副武装的军队已经闯了进来,立刻把萧家国周团团的围住,而一辆军用吉普,此刻已经开了进来,车里坐着,死气沉沉的项虎。^^首发 小 说 5 2 0 ^^

    不过项虎并没有下车,而是一个看似指挥官样的军人,领着十几个士兵已经冲了进来,喝道:“所有人听着,我们在执行军务,抓捕一个叫萧秋风的人,这是军部的拘铺令,胆敢阻扰抗令,就地击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罪名?”老人第一个开口,虽然对这个萧家没有什么好感,但是不管如何,这件事,却是因孙女而已,他应该帮他们解决掉。

    这名军官此刻才看到这个老人,很是有些惊讶的愣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走近,很是轻声的问道:“是、是丁首长么!”

    像他这种级别的人,当然没有机会见丁本军的面,但是作为国家军部的最高将衔的大人物,他们从各种资料中,见得太多了,所以越看越像,才开口如此怯怯的发问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?”身边一个军神卫士已经有些怒了,手一伸,就已经把那张军部的拘捕令扯了过来,恭敬的递给了老人,而那军官这一刻知道,眼前的老人,绝对就是他心中认定的人物。

    连吭也不敢吭一声。

    “致兵伤残,好大的罪,不知道是致哪个兵伤残,我这老头子可不可以见见------”

    老人的再一次开口,这个军官已经不再怠慢,立刻报告道:“首长,是项司令的公子项飞歌,他今天在别墅里被人打成了植物人,据目据者说,就是萧家公子萧秋风动的手!”

    老人冷冷的一哼,问道:“那你们知不知道,为何项飞歌会被人打成这样?”

    军官呆了一呆,这一点上面可没有说明,立刻又道:“首长,这只有项司令清楚,这是项司令的命令,我们只是接令抓人。”

    老人已经大声的喝道:“叫项虎进来!”

    其实项虎在车上等着,里面这么久没有动静,已经在几个士兵的护卫下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首长,你、你也在这里!”看到了老人,他有惊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不在这里,就不知道你项虎是如何的威风,国家给你的权利,你就是这样的使用,你知道你犯了哪一条军纪?”

    项虎连一句也不敢争辨,立刻站得毕恭毕敬:“首长,项虎知道,但是我儿子被萧家公子打成废人,断了项家的香火,这个气,我忍不下去,而且飞歌也是有军籍在身,我这样处理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老人面前,他没有一丝的欺骗。

    “那我孙女呢,难道就可以被你儿子污辱,然后我就不管不问了?”老人站了起来,摇了摇头,说道:“项虎啊,项虎,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,但是这一次,真是太让我失望了,我本想小事化了,不想因私废公,但是你实在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项虎才知道,报告说的儿子抢萧家公子一个女人,而这个女人,竟然是首长的孙女。

    “来人,御下他的配枪,立即拘禁,押回京再作审讯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两个军神已经上前,啥客气没有,动手就已经解下了项虎的枪械,而且摘下了他的帽子,对这个老人的命令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所有士兵,没有一个人敢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