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四章 并不乐见的会面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不攻而退,身形已经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,但是这一刻,他已经知道了这个老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能命令军神的人世上只有三个,而通过丁美婷,他想起来,丁姓的,有一个人物,绝可能算得上三人之一,那就是丁本军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丁老,果然,东南还真是没有人需要你给礼貌的。”对这点,萧秋风承认,不要说东南,就算是整个国家,能让丁本军恭敬的,可能只有一人了。

    老人慢走的走了进来,而丁爱婷已经一个箭步,冲到了老人的怀里,打散了他脸上冷冷的神色,对这个孙女,他是真的没有一丝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怎么对我的救命恩人无礼呢,人家都脸红了,真是丢人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妇人摇了摇头喝道:“你还知道丢人,刚才谁说的,要当萧家的媳妇,你妈我听到才脸红呢?”

    丁爱婷把嘴一扁,就带着哭声,很是委屈的说道:“你们、你们一点都不疼我,人家才被那坏蛋绑架,吓得都没有回过神来呢,妈就教训我,呜呜,爷爷,美婷真的真的好伤心哦!”

    田芙在一旁苦笑,还没有回过神来,那盘糕点,可是已经被这小丫头吃了一半了,估计不是伤心,是肚子涨得痛吧!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谁不疼你了,你个小丫头,每次都这么胡说八道。妈与你爷爷从京中赶来,你知道有多担心,真是前世差你地。现在非要折磨人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捏了捏丁美婷的小脸,很是慈祥的笑了一笑,脸抬起来地时候,已经恢复了一惯的冷漠与威严,对着萧秋风问道:“是你救了小婷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哦,爷爷,你不知道,当时多危险啊。那个项虎的王八蛋儿子,把我绑到了别墅,竟然想使坏,如果要不是萧大哥及时赶到,孙女的已经跳楼以保清白了,所以,为了报答萧大哥,我决定就以身相许了——

    “不准乱说,美婷,这事妈作主。我们丁家会好好的谢谢萧先生的,你不要担心。”这个小丫头是丁家的宝贝,就算是要谈男朋友,也要经过全家的认定,既然家世配得上,也要小丫头看得中,而且最重要地,是要入赘。

    这一点,很早之前,他们就已经商量好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还没有说话。丁美婷就已经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老人很明显的生气,当听说项虎竟然私下报复的时候,老人更是怒拍桌子而起:“他敢。我就灭了他——

    众人是又惊又喜,项虎已经是大人物,这个老人说灭就灭,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个东南雄虎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却知道,这个老人的确有这种权力!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商人,竟然知道军神,你好像认识我?”老人怒完之后,却又重新审视眼前的男人。虽然项虎在他的眼里不算什么。但是在上海,还没有人敢如此的不给他面子。把项飞歌打残,他是没有什么意见,而且心里痛快至极,如果是他,有可能一枪就给毙了。

    一说到萧秋风,丁美婷就来劲了:“那当然了,萧大哥可是高手,那天一挑百个废物,把项飞歌剥了裤子,弄了午夜狂奔,人家只是嘲笑了他两句,却没有想到,这人如此地卑鄙无耻,还小心眼。”

    说到小心眼,丁美婷把小指拿出来,比对着,一点点,一点点的,好像项飞哥的心眼,就是这么小。

    妇人一把拉过了丁美婷,很是尴尬的说道:“各位,真是不好意思,我这女儿一向都野惯了,你们不要在意,萧先生救了我家美婷,我们会报答的,萧先生,你需要我们丁家为你做什么,就尽管开口,只要我们能做到的,就一定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妈,什么报不报答,女儿都准备以身相许了,以后这不是一家人了——”

    妇人一怒,喝道:“住嘴,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,一个女孩子,知不知羞,小小年纪,不学好,就学些乱八八糟的东西,不在再说了,马上跟我回去,以后不许你再来上海,喜欢一个有妇之夫,你有脸没脸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她才想起,前几月,清灵那丫头过来拜访的时候,就曾透露过,美婷喜欢上一个有妇之夫,当时他们一家人还以为是开玩笑,却没有想到,此刻一切都是真的,作为母亲,她当然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老人也开口,说道:“小丫头,回到京中,各家俊才任你挑,比这里强多了,再说,爷爷也不喜欢商人,你不要胡闹,不然爷爷就不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地话,让气氛有些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萧秋风说话了,轻轻的语气,带着淡淡的漠然:“丁小姐,你的确应该回家了,这里并不适合你,而且我不太喜欢你地纠缠!”

    这话也有些伤人,至少丁美婷已经有些承受不住,刚才还美婷的叫,这一会儿,就已经叫她丁小姐,她、她才不要这样冷漠的生疏。

    “年青人,不管怎么说,你救过我的女儿,关于项虎的事,我会帮你摆平,除此之外,你还可以提一个条件,或者一件事,我丁本军可以替你做到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就算是再困难的事,也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这一刻,萧远河站了起来,他也不太舒服,既然眼前的老人不喜欢商人,那是话不投机半句多。“不需要了,小风救美婷,也因为这小丫头与我们合得来,老人家不喜欢商人,那就不需要留得太久,免得沾染了我等市侩地俗气,就是罪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知道,这个老人来头不小,但是萧家堂堂正正,从不攀龙附凤,一家人幸福快乐,却也畏任何人。

    柳嫣月也有些无奈地开口说道:“美婷,你还是与你家人一起回去吧,他们好像不怎么喜欢风,风是我最心爱的男人,嫣月姐不想因为你,让他被别人看轻,就算那人是你地父母,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柳嫣月已经很是温柔的走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玉臂轻舒,靠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柳嫣虹也开口了:“婷婷,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但是我姐夫是世上最好的男人,我也站在他这一边,而且,就算你真的做我姐夫的女人,我也不觉得我姐夫哪里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意气用事,但是柳嫣虹的话,却让萧家都有几分惊讶,这个小丫头不是一直与小风对不上眼的,每次总是臭家伙,臭男人的骂,却没有想到,在她的心里,会把小风看得如此之重。

    一个女生说道:“小婷,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,可不要怪别人,那我可上了。”

    丁美婷与柳嫣月是北海学院最优秀的女生,不仅青春美丽,气质更是脱俗,几个女生自觉是没有希望的,所以只是把这当成一场梦。

    那一夜,也只是永生的回忆而已,但是她们对丁家的人,却也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一切的努力都已经白费,此刻的丁美婷哭都已经没有了眼泪,泪水朦胧的眼睛里,含着隐约无力的悲伤,所有的初恋,随着这些冷言冷语的说出,已经变得越来越是缈茫。

    但是,没有人可以帮她,因为这是很现实的事,更何况这个男人,的确是有妇之夫。

    妇人很是尴尬,但是老人却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,却什么话也没有说,最后很是深意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问道:“你真的不需要提个条件,如果你认识我,应该知道,这对你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对一个商人来说,只要他一句话,将会有庞大的利润,虽然丁家并不经商。

    “我救美婷,并不知道她是丁本军的孙女,如果事先知道,也许我不会如此多事,丁首长,不好意思,寒居贫小,就不留你了。”萧秋风觉得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,对他对丁美婷,这都算是一个结果,很不错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萧姐夫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女孩总喜欢做梦,我像你那这么大的时候也做过,梦中,天下美女都归我一个人,但是梦醒之后,却只是一个玩笑,美婷,你的梦是不是也该醒醒了,你有样的家世,喜欢的男人,一定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就像当初不给天颜悦一丝的希望,今天,萧秋风也不给这个小丫头一丝的幻想,这样对她反而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初恋之所以美好,是因为总得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