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一章 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做你的小老婆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来人,把军神分队给我调出来,我要去一趟上海!”老人也没有安慰妇人,只是把怒意狠狠的发泄在桌上,几乎把一桌的资料全部掀飞。

    中年军人一愣,有些吃惊的叫道:“爸,这------”

    老人却已经抬起了手,制止了他的发问,说道:“我孙女都被人劫持了,我丁家还不动一动,还真是要被人家小瞧了,我倒要看看,哪个龟孙子更敢我丁本军的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跟你一起去,我真的好担心美婷。”

    老人点头,一句话也没有再说,就已经稳健的走了出去,而妇人更是跟了上去,只留下中年军人,也就是丁美婷的老头子,一脸的无奈,军神一动,肯定又要闹出一大堆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不过敢劫持我们丁家的孩子,也算你们有胆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接到了凤兮的电话,在云东路发现了这辆小车,而且已近驶向了郊外,从这一刻到事发,时间正好二十分钟,以凤兮在上海安排的势力分布,绝对没有什么事可以逃得过她的眼线,这一点,萧秋风非常的相信她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然他也不可能把神兵战队所有人调出去,就把萧家孤零零的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车子急速的移动,萧秋风已经冲了出去,云东路是环城路,那里属于市里僻静的郊外。除了大型地高级别墅,没有商业区与闹市区,是有钱人居住的最佳地段。而那辆桔色的小车开向那里,说明还真是一点也不担心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看样子掳走丁美婷地人,并非一般的人,但他与萧秋风一样,皆不太明白,这个小丫头的身份,如果知道,他一定会后悔今日的举动。

    先前的挣扎。到力气的用尽,丁美婷已经懒得再动,她知道,就算是再挣扎,反正这个时候也逃不掉了,干脆连吭也吭,集中精力想脱身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里是市郊,她一眼就看出来了,行人并不多,就算是大声的呼叫。也不可能有人听得到,自己被劫,几个姐妹一定报警了,但是这件事靠警察,鸟用也没有,对了,虹虹一定会告诉萧姐夫,如果他来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丁美婷什么人都没有想。只是想着萧秋风,那一夜,见识了萧秋风地霸道之后,她就知道。世上没有事他是处理不了的,也没有什么人,是对付不了的。

    如果他想救自己,一定就没有问题,想到这里,她还真是放心下来,只是小脑袋不断的四处回望,希望那个身影而凭空出现。救她这个小公主于危难之中。然后她以身相许,团结大结局。浑然就忘记了,自己此刻被人家强行的绑着。

    车子在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,两个戴着墨境装酷的男人,已经把丁美婷拉了下来,毫不怜香惜玉的推着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要的人我们已经带来了!”敲了敲门,其中一名墨镜壮汉已经大声的禀报道。

    门开了,看到这个男人,丁美婷很是一惊,破口就骂道:“原来是你的这个变态狂,没事就喜欢晚上裸奔地畜牲。”

    没有错,他就是项飞歌。

    此刻上身搭着一件还没有扣起的衬衣,透过门缝,床上躺着一个沉眠的女人,似乎好事才完,此刻性趣正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,小妹妹,既然知道我是变态,你就知道我马上要与你玩的游戏了,兴不兴奋?”变态,他何止变态,他都已经要疯狂,一想到今天可以狠狠的虐待这个女人,他就已经兴奋了,此刻床上躺着的就是他的保姆。

    眼里多了一种兽欲的呈现,项飞歌大声的喝道:“把她推进来,你们在门口守着,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两个黑镜壮汉应了一声,丁美婷已经被推了进去,门“啪”的一声,已经锁了起来,房间里,飘散着一种淫荡地气息,床上的女人不是在睡,而是赤身**的尸体,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被掐死了。

    脸上还泛着惊讶地不堪,美丽的身体,有着一种残酷的美,这根本就不像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丁美婷这一刻,才真正的害怕,这个男人疯了,疯子是没有理智的。

    “项飞歌,你这王八蛋,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,我告诉你,你敢对我无礼,你全家都会给我陪葬。”丁美婷大声的喝道。

    项飞歌根本就没有听到,他心里只有疯狂的念头,他的手已经解开了丁美婷地绑绳,嘴角无意识地说道:“绑着手,多麻烦,玩起来,真是不过瘾,女人只有反抗,才能让男人升起**。”

    手一松,丁美婷已经一巴掌拍了下去,大声的叫道:“王八蛋,我要见项虎,见你家老头子,赶快放了我,不然你会后悔地。”

    项飞歌捂着脸,阴森的脸上已经显露出邪恶的笑,骂道:“臭婊子,你敢打我,信不信我杀了你,乖乖的让老子玩爽了,说不定老子还能留你一条小命。”

    自从那天被萧秋风剥体示众之后,他的性格被刺激的就如他的下身一样,时疯时狂,时好时坏,这一刻的他,就如吸了太多的迷幻药,根本就听不进丁美婷的话,只知道,这个女人要被无尽的蹂躏,才能满足那变态的

    “滚,滚开,萧大哥,萧姐夫,萧老公,你快来救我啊,美婷要死了-------”看着这个男人已经没有理智,丁美婷已经知道,说再多也是废话,就算是让这个男人知道,她是丁本军的孙女,估计此刻他也不会放过她了。

    害怕的恐惧,没有刚才那样的随意,此刻才知道,人世间最悲惨的事,竟然沦落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爷爷,爸爸,妈妈,女儿真的要死了,你们还会记得我么?

    “萧姐夫,就算是死了,我也要缠着你,谁让你不救我的。”丁美婷喝着,已经一个翻身,跳上了窗台上,对着冲过来的项飞歌说道:“姓项的,你敢过来,本小姐马上跳下去,就算是死,也不会让你占一丝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项飞歌没有想到这个小女人如此的强硬,身子呆了一呆,阴阴的笑道:“有种就跳下去,老子玩女人有些腻了,今天就奸奸尸,说不定更爽!”

    “跳啊,跳啊-----”项飞歌一点也不担心,反正不管死活,他都不会放过这个女人,没有人可以这般的嘲笑之后,还有活在世上,他是项飞歌,东南军区的项少爷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要死,萧秋风更要死。

    “滚,滚,不要过来,你们畜牲-----”看着项飞歌向窗边靠近,丁美婷已经掀起了窗边的花盆,一盆一盆的砸了过去,但很可惜,这并没有太多的作用。

    最后一盆花已经扔了出去,项飞歌却狂笑的冲了过来,手臂伸出------

    丁美婷满脸是泪,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,终于遇到了世上最卑劣的禽畜,心里默默的把家里人念了遍,头猛然一摆,就算是死,她也不会让这个禽畜占她的便宜。

    紧紧抓住栏杆的手,已经慢慢的松开,她知道,自己就要死了,她要用死,来撼卫她的尊严。

    不过她知道,这个男人也一样会死,爷爷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萧姐夫终是没有等到,他或者从来就只是把她当一个小丫头,从来不知道,她喜欢他,已经爱上他了。

    “萧姐夫,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要做你的小老婆-----”手放开,身体已经晃动着离开了窗台,向下沉落。

    萧秋风这一刻,心都差点被吓了出来,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的性格如此刚烈,如果他晚来一步,她估计真的要香销玉陨了。

    项飞歌也是一样的,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说到做到,真的跳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玩过的女人,先前哪个不是要死要活,但是最后又有哪个真的自杀了,拿了钱后,一个个不是都活得好好的,女人,在他的眼中,都是欲拒还迎的代言词,玩过之后,用钱就摆平了。

    身体在飘,有种飞的轻灵,丁美婷问自己:“这就是死的感觉么?”

    但是为何萧姐夫的脸庞会在她的眼里晃动,难道生前的愿望,死后就真的能实现么?

    “萧姐夫,我好想你,生前不能在一起,死了能在一起,美婷也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先前遗撼了一次,丁美婷才不想,死后还要遗撼,她已经扑到了萧秋风的怀里,紧紧的抱住,生怕一放手,这个男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猛的一巴掌,已经拍在了这个小丫头的屁股上,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,就算需要安慰,也要让他把这个男人教训完之后再说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