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九章 老喉的到来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放下了电话,萧秋风还都没有回过神来,老喉,他竟然来到了东南。

    老喉并不叫老喉,这只是龙组对他的一种尊敬的称呼,因为他绝对可以让龙组任何人尊敬。他的真名知道的人并不太多,但是萧秋风知道,他叫浓冰烈。

    而且他是龙组三大创始人之一,一把烈焰枪出神入化,锁喉至命,几乎未逢对手,老喉的称呼,也因此而来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浓冰烈是龙组成员的师傅,就算这个称号有些托大,但说是教练,却一点也不过分。

    萧秋风身上有些东西,都是他调教的,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,此刻却突临东南,让萧秋风有些诧诧的惊奇,而且连舞也不知道他此行的目的,就更让人费解了。

    牵一而动全身,能让浓冰烈离开国安部,南下的事情,当然就不可能是一般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上,如果说能让萧秋风敬重的高手,除了义父龙飞之外,老喉就是另外一个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两人,再加上自己的父亲,就是龙组三大支柱,正有了他们的存在,龙组才可以发展到今天的规模,成为军中之外的另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萧秋风都相信这种高手的品德,修身修心,然后才是修武,武学境界的提升,与心相若,老喉他们能达到今天地境界。当然不能是邪恶之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突然到来,让萧秋风隐隐的感觉得到一种忧虑,因为东南此刻正是乱势渐起。风云际变,老喉地南下,为这件事,增添了更多的变数,从心里,萧秋风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担扰此刻已经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天鹅酒店,第六层最豪华的包间里,此刻洋溢着欢快的气氛。庞兵权与项飞歌很是殷勤的讨好一个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已近古稀,但是精神矍烁,眸光如炬,那泛滥的光芒,就如两盏灯,可以看透眼前两个男人地心。

    他已经老了,有些事,他并不想插手,也不想管,他只是一个武者。但是这么多年,浪荡官场之上,有些事看多了,也看得有些淡了。

    不求名,不求利,如果不是那分盛情,他早就已经退出龙组,云游四海了,当然,除这些之处。他对一手创建的龙组,也带着几分依恋,所以不忍离去。

    为了招待这个老人,庞兵权已经花费了很大的心力。因为老头子在电话里特别的交待,对这个老人要绝对的尊重,因为请动他,的确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就算老头子不交待,庞兵权也不敢对这个老人无礼,因为神枪惯喉的厉害,他早就已经听到传闻了,无风不起浪。这种超级高手。他没有试验的胆量。

    项飞歌也在一旁小心的侍候着,只有那可怜的林凯跃。连侍候地权力也没有,守在一旁,专门当起了应声虫。

    “凯跃,去看看,珍品鲍做好了没有,老先生可是没有等他们的时间。”庞兵权一开口,林凯跃马上应是,立刻冲出去催促上菜了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你来东南一趟不容易,这些都是东南最出名的一品菜色,你尝尝。”项飞歌很是讨好的献媚道。

    老人轻轻的抬头,看了看项飞歌一眼,说道:“你就是项虎的儿子吧!”

    “对、对,老人家知道我家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人说起自己老头子的名字,项飞歌觉得很有面子,但是老人下面的话,却让人有些不太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项虎也算是一条汉子,但是虎父犬子,没有想到竟生你这般的儿子,品性体格皆是奇差无比,实在辜负了虎之名。”

    项飞歌脸色有些尴尬,但不敢生气,一旁的庞兵权立刻接道:“老人家说得是,我等都是一些纨绔,哪里可以与父辈地英名相提并论,这不是实在没有办法,才请你老人家出马,帮我对付这个东南败类么?”

    有骗又讨好,不管是什么方法,他们只想达到最终的目的,让这老人帮他对付萧秋风。

    “庞公子,老喉昔日欠了庞公一个人情,所以这一次前来,只是还他一份人情罢了,我虽然数十年来从未杀人,但可以帮你们对付他,仅此而已,你也不需要太客气。”

    老人说完,桌上的菜未动,却已经站了起来:“一天风尘,老朽实在有些累了,就不在此多呆了,先休息去了。”

    项飞歌当然有些怒,但还没有等他发作,庞兵权已经踢了踢他地脚,两人一起站了起来相送。

    “是,是,老先生教训的是,是我们这些晚辈失礼了,竟忘记了老先生长途疲惫,老先生尽管在这里休息,有需要你老的帮忙,小子们会来禀报的。”

    老人已经离开,这个时候,林凯跃才催着菜品上来了,一看老头子不见了,惊问道:“庞兄,他人呢?”

    项飞歌年少气盛,被庞兵权压着,刚才没有发作,此刻已经怒不可揭,喝道:“什么东西,连我家老头子也没有这般的教训我,他以为自己是谁,看到这种老东西就讨厌,装什么B,本少爷才没有兴趣拿脸贴他的冷屁股。”

    面对项飞歌的怒意,一旁的庞兵权却很是兴奋,亲自倒了三杯红酒,举杯笑道:“其实咱们应该庆贺一下,萧秋风这王八蛋,一定嚣张不了多久,由这老人在,十个他都能被摆平。”

    “飞歌,不是我说你,刚才不是我拦你,你就惹事了,这老人不是你能得罪地,不然你就算是死了,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项飞歌有些不服气,说道:“看他老成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别人吹出来地,还能不能打,抛开这些,他的态度,也实在让人恼火。”

    庞兵权哈哈大笑起,说道:“不然怎么叫高手呢,飞歌,这老人虽然脾气不是太好,但是身手绝对不虚,我可要警告你一句,在东南,只要他说地话,你一定要听,明白了么,这关系到咱们的大计。”

    听到大计,项飞歌才不得已的应道:“那好吧,我就不与这老头子一般见识,只要他能替我们干掉那个风流公子,出这口恶气,就算是让我叫他爷爷,也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庞兵权很是满意的点头,说道:“这才对嘛,大丈夫成事,能忍人不能,这点委屈什么,只要咱们计划成功,那就什么气都出了,你们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林凯跃马上讨好的说道:“对,对,庞兄果然大气,非我等能比。”

    唉,无耻之人凑在一起,当然说的是一些无耻之话,但是萧秋风却绝对不会想到,这一次除了对付萧家,项飞歌还把矛头对准了另外的几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就是当日在宴会里,戏弄他的五个小丫头,更何况对他赤身**的鄙视,更是让他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忘记的耻辱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个叫丁美婷的小丫头,他会让她后悔那天所说的每一句话。

    庞兵权倒没有这么多心思,只是想证明自己的庞姓权威,在林家丢的脸,他要一次的讨回来,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,得罪他的人,结局都会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当然要夺回属于他的女人,林秋雅的美丽,早就深深的印在他的心中,不可自拔,在弄死这个男人之后,林秋雅也会是重新回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而林凯跃却是更简单了,若论商业上的势力,他还是可以让风正集团难堪难堪,但是若论打架斗殴的势力,他却什么也没有,唯一当个狗腿子,给眼前的两位公子当差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觉得这是什么丢脸的事,因为这是老头子林北民的命令,这两个人的行动,必须要一一的知道,以便在最有利的时机,攻击风正,绝对不能把这块肥肉送给别人。

    有了这巨大的利润存在,就算是当狗腿子被人嘲笑,他也不会在意,再说了,阴森的心思里,他不还有更多的幻想。

    如果萧家真的玩了,那么那个芳誉东南的百合,一定就孤影无助,正是他的大好机会,而且那个柳嫣虹,这等俏丽的姐妹花,想想都会让人冲动的。

    果然是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物以类聚,这一刻,表面的堂皇,却也没有办法掩饰他们内心的卑劣,三个无耻的男人,喝着红酒,兴奋的畅快中,想象着自己各自**的心事,真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好像这一切,就近在眼前,马上可以变成现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