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八章 各怀鬼胎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东南某处,庞兵权端着酒杯,眼里冒着恨意的光芒,身体颤动,皆因为那种愤怒已经无法压抑。

    “庞兄,你不要这么生气,这一次我们请来的帮手,一定可以为我们出这口气,还是庞伯父有面子,这种高手,也可以请来。”

    在一旁说话的,正是自以为潇洒的项飞歌,上次马路上一战,他被那个如魔鬼般的男人剥得精光,这种耻辱,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。

    因为就算是他想忘,也不能,那一吓,他已经不定时的萎缩,面对着床上女人的耻笑,他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无限的污辱,所以,这愤然的恨意,他一直压抑着。

    庞兵权更是如此,在林家那一脚,到现在,还没有完全复原,他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碰女人了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,有着相同的遭遇,这一刻,因同样的目的,聚到了一起,对付着他们共同的敌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,萧家,风正集团,这一次,他们会把这一切,统统的毁灭。

    门开了,一脸谄媚奴才样的林凯跃已经走了进来,向着两个世家公子讨好的说道:“庞公子,项公子,在下已经把两位的计划与家父说过了,他会全力的配合,打击风正集团,让他们萧家在东南没有办法呆下去。”

    庞兵权阴险一笑,叫道:“很好,凯跃。咱们大家都是兄弟了,以后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整个东南都是咱们地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错,庞兄,以前有东南四大公子,今天咱们也可以被称为东南三天王,只要灭了萧家,以后在东南,没有哪个人敢对我说个不字!”

    能这样说话的,当然是被萧秋风教训了一顿。但自以为是性格却没有丝毫改变的项飞歌了,如果萧秋风知道,一定后悔当初地教训,是不是给得太轻了。

    林凯跃笑道:“那是,那是,由两位大佬坐阵,东南还能掀起来什么浪来,哦,对了,还有那位司马。他好像也不太好惹。”

    朝中有人好当官,司马家族在京城很是有些地位,东南也是司马家的大本营,林凯跃有几次求上门办事,却都是吃了闭门羹,此刻很是不经意的提起,想借这两个有势力的世家子弟,好好的替他出出气。

    “林老弟说的没有错,司马这鸟东西,当日也是嘲笑的人之一。我不会让他好过,只是这司马还算是有些势力,对付他的事,我们还得暗中进行。”

    项飞歌马上想起来。当日在天颜悦庆功宴会上,司马洛也是不给他面子地人之一,当然还那几个女人,他会一个一个的清算。

    庞兵权喝了一口酒,平静内心的冲动,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司马家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只要搞定了萧家,搞定了那个萧秋风。整个东南就是我们的。到时候想怎么玩司家这吊货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庞大哥说得对,来,小弟敬酒一杯,祝这一次咱们的计划马到成功,萧家死无葬身之地——”

    这种厚颜无耻的讨好,正拍到爽处,这也正是庞兵权与项飞歌心里期望的,一时之间,三人的酒杯凑在一起,一饮而净,然后相视一眼,狂声的放笑出来,似乎所有地恨,都在这句话中,得到了解脱与发泄。

    东南十大集团中,萧家的风正集团排名第一,此刻听闻萧家与柳家相融,势力大增,所拥有的财力,几乎是另外九大集团的总和。

    当然事实上会有些出入,但是这种传说,却正是表明萧家的财富积蓄的程度,这已经让林北民很是眼红。

    从儿子的口中知道了庞兵权与项飞歌的计划之后,他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,对这些年青人来说,只是要出出气,挽回面子,但是对他来说,却是数千亿计的财富,光想想,他就已经陶醉了。

    世上来来往往的人,其实只有两种,一种为名,一种为利,而林北民天生对财富有着财主般地吝啬,他不穷,林家的财富,大半都掌握在他的手里,就算是无尽的奢华,他这一生也用不完,但他地**无没有止境,每天都在追求着利润的增加。

    或者他并不只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心里略有些变态的**,追求财富已经成了他生存的目的,离开这些,他就会成为行尸走肉,所以只要活着一天,他就会无止境的追求这份快感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中,他可以抛弃亲情,抛弃论理道德,更可以践踏世上的一切准则,只为达到自己的目标,他什么都可以牺牲。

    把林秋雅赶出林家,只是他地第一步,而现在,并吞萧家,却是他地梦想。

    集调了林家整个东北商业人才与资金来到了东南,配合着两大公子的计划,开始打击风正集团每一项资金链,要让他们顾此失彼,然后廉价收购,这就是他地打算。

    在庞兵权他们没有动手之前,这种计划,是一步一步的进行,把这种打击的力度,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,因为林北民并不是傻子,在没有绝对成功条件形成之前,他不会干傻事,不要说这一次会动用林家庞大的资金,一旦损失,就会上千亿的流失,就算是损失一分钱,他也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而庞兵权与项飞歌需要对付的,当然不是风正集团,而是萧秋风,只要萧秋风一倒,萧家在东南根本就没有立足之地,想不跨也不成。还有那个林家的女人,他一定会让她们后悔,后悔当初对他的拒绝。

    萧秋风这些天也在静静的等待着,柳嫣月会把每天的运作报告拿回来,让他过目,然后被安慰之后,第二天又如无事一般的去上班,见不到一丝紧张的样子,但是却不知道,凤兮却已经在整个东南布置着准备工作,所有的眼睛,都盯着庞兵权与项飞歌,任何的动作,也逃不过萧秋风的掌握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都没有什么动静,萧秋风很是不解,以这两个废材,如果他们背后的老头子不出面,实在一点挑战性也没有,玩了这么多天,竟然鸟东西也没有玩出来。

    对林家的打击,这更是没有挑战性,商业上的东西,他有一个称为神的大伯在,这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悬念,之所以没有动,是因为大伯说过,让那些人多玩几天,然后收拾起来,他们才会觉得痛。

    所以他把全部的精力,都放在庞兵权与项飞歌身上,是希望他们能玩大点,然后给他找一个杀他们的理由。

    萧家在东南,不允许有任何威胁的存在,这两个人既然想玩,那最好就一下子给玩死,萧秋风实在没有太多时间与他们浪费。

    舞来电话了,声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思念。

    “风,舞想你,好想——萧秋风无奈的苦笑一下,还没有开口,舞又说道:“风,这一次香港的事是你闹出来的,傲天盟,很不错的名字,我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你取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深深的了解他,这都可以猜得到,不愧是他最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舞,我也想你,可是对不起,我现在还不能去见你。”在没有彻底的控制一切之前,他不能轻意的撩拨这些巨头,不然他自己无法自保,还会害死很多人。

    舞叹了口气,说道:“风,舞没有怪你,只是想你,真是有些辛苦,放心了,舞会忍着的,舞相信,很快有一天,你会来京城,那时,我们就不会再分开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说道:“是,我们不会再分开——”

    “风,你最近小心一点,你的事好像已经有专门的人在搜查,安全部还特别的为你一人建立了档案,这种待遇,可真是不低哦!”

    虽然以一种戏谑的语气,但是萧秋风可以知道,他的一系列行动,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,也许有些隐藏很久的老家伙,都已经开始忍不住,想出来动动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应道:“知道了,舞,我会小心的,你自己才要注意,如果真的需要我,就算京城是龙潭虎穴,我也会马上冲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种安慰,舞的心情欣悦了许多,与萧秋风细语着温情的爱语,一时之间,竟然坠入了幸福的气息中。

    “风,你看,人家又被你诱惑了,都忘记告诉你正经事了,老喉去你们东南了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