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七章 跳梁小丑的闹剧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一行到达上海虹桥机场,早就已经有人在等着他,凤兮身穿一袭长长的棉袍,慵懒的风情里,带着几抹冷艳的冰寒,那风韵的魅力让人吸引的时候,却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但是当萧秋风的身影出现在通行道里,她脸上多了一种冰雪融化的温情,不自觉的上前,不做作的拥抱一下,凤兮就已经放开了,因为此刻不是温存的时刻,东南出了一些事,她需要马上让这个男人知道。

    车里,萧秋风问道:“凤姐,好像出事了,说吧,我听着呢?”

    凤兮的神情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,能让凤兮皱眉的事,当然不可能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在香港的事,我听说了,不敢打扰你,京城庞家最近调了很多人来东南,似乎想把林家失去的面子讨回来,而且林家似乎也在谋合,听嫣月妹子说,风正集团损失不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在沉思,庞家的事,他知道,早晚要解决,但是没有想到,庞家这废物如此的迫不急待,还有林家,这果然是老太爷的意思么,如果真是,那么他也不会客气了,在林家,唯一需要给面子的是林秋雅,此刻连她也被赶了,实在不需要顾忌。

    以前因为林家的庞大,萧秋风一直不想与他们为敌,多一个朋友,总比多一个敌人好,但是现在看来,他与林家,已经没有办法成为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他们之外。萧少,咱们还有一个很大地麻烦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麻烦对他来说。已经不再嫌多,问道:“是吧,又是哪个人不安份,给我们美丽的凤兮大姐惹麻烦了?我来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凤兮真的很担心,可以说只从这个男人走后,这些事,就一件一件地发生,她生怕自己控制不住。让这个男人失望,但是此刻这个男人身上自然的融现一种自信与平和,让她心里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虽然那与爱无关,但是与他在一起,她就觉得很是舒心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世上没有什么事,可以难到这个男人,香港虽然她没有亲临,但是那一战的辉煌,她却知道得一清二楚。那如神般的存在,不仅在傲天盟的人心中永存,在凤兮心里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很是有些俏皮的白了萧秋风一眼,媚媚的娇美融化了寒意,整个人就如一团火,诱惑着男人地每一抹冲动。

    “还有项飞歌,听说你为了给兄弟出气,狠狠的教训了他,他现在已经与庞兵权联合起来,准备给你难堪。而且会对付萧家与风正集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凤兮似乎已经有些生气了,还没有等萧秋风开口,就已经问道:“萧少。有个问题,凤兮很想知道,在你的眼中,究竟是你的女人重要一点,还是你的兄弟重要一点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萧秋风还从来没有想过,沉呤了片刻,看到凤兮一副很是关注的表情。笑了笑说道:“人们不是常说兄弟如手足。女人如衣服么-------”

    凤兮嘟起了嘴,瞪着萧秋风。似乎对他的回答很是不满,而且有些气得直喘气,贝齿咬着唇边,有种想哭的冲动,在这个男人的心里,女人竟然是这般的没地位么?

    “不过对我来说,就算是断了手脚,这衣服还是要穿地,难道还能光着身子到处跑啊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凤兮不抑的笑了,冲着萧秋风喝道:“对什么对,你本该被惩罚,光着身子到处跑的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比喻恰不恰当,凤兮终是知道,这个男人,对他的女人的看重,还是胜过一切的,这就够了不是么?

    一身的压力,在这个男人的身边,立刻就轻松了下来,尽管情况依旧没有一丝的改变,但是这个男人的笑容,总能让她充满了动力,这时,就算面对着天地沦陷,她也有足够地勇气面对。

    也许,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神秘力量吧,凤兮偷偷的瞄着这个男人俊雅的脸庞,越发地控制不住这种蠢蠢欲动的春心波荡。

    以前对爱情的轻视,让她一直认为,那些痴男怨女,为爱情要生要死的折磨实在有些好笑,但是现在身处其中,才知道,那是一种没有人可以阻挡的魔力,明明知道前面是一个陷阱,也奋不顾身的往下跳。

    她也就成了一个蠢女人,为一个男人失眠,为一个男人而牵挂,为一个男人失去自我。

    凤兮无奈的笑一笑,接受了自己这种改变,因为她知道,自己只有这一次爱的机会,绝对不会重来,所以她需要珍惜。

    凤兮没有跟着萧秋风回去萧家,而萧秋风也把小陆子与几个神兵战队地队员留了下来,此刻凤兮正需要这种力量。

    “凤姐,不管面对地是什么,你要答应我一件事,都要让自己安安全全的活着,我喜欢欣赏你地美丽。”

    凤兮轻轻的点头,绝美的眸子里多了一种感动,这也算是一种关心,这个男人终于开始感应到她的存在,不是么?

    回到了萧家,情况好像并不太好,林秋雅还是一惯的优雅,一样的温柔,看到萧秋风,一句话没有说,就已经投怀入抱,享受着离开之后团聚的心情激动。

    “风,你这一出去,又是十多天,嫣月好想你。”不仅想,而是刻骨铭心的盼望,因为风正运作的被打击,她承受着双份的压力,需要这种关心的呵护与滋润,更需要这个男人强有力的拥抱与保护。

    田芙却是一脸的阴色,急得骂道:“你个小兔崽子,每次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,家都不管了,你知不知道,这段时间,风正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萧秋风在柳嫣月的脸上亲了一口,笑了笑说道:“知道了,妈,我这回来,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么,放心吧,那些人变不出什么花样的!”

    柳嫣月心里也担心忧虑,但是并没有准备这一刻就说出,因为心爱的男人外出奔波,一定已经很累了,但是没有想到,他竟然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风,你知道了-----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才是凤姐去机场接我的,她已经把这些事告诉我了,嫣月,辛苦你了,发生这种事,你应该给我打电话的,你应该知道,不论我在哪里,只要你有困难需要帮助,我都会马上赶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对不起,嫣月只是不想每件事都麻烦你,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没有用啊!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说道:“嫣月,你是我女人,女人被男人照顾是应该的,你不应该有这种想法,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老公,谢谢你,我明白了,嫣月现在觉得好幸福!”

    田芙在一旁已经大声的叫了起来:“喂,我说你们两个,亲热完了没有,当我们不存在是吧,我可告诉你们,我的眼睛一直很好,可是看得很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羞红着脸,这才挽住萧秋风的手臂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然后贴在他的身边,把所有的问题,丢给了这个男人解决,他才是一家之主,更是她一生的依靠,她无力的时候,当然只有靠他了。

    萧远河开口问道:“小风,你知道了就好,对方来势汹汹,好像要彻底的打击萧家,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么?”

    “几个跳梁小丑,爸,这事我来处理就好,你不用担心了,萧家一向沉寂,这一次,要让他们看看,萧家不是什么人想惹便能惹的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还有些担心,说道:“小风,你得前思后想的考虑好了,我听说这一次林家也参于其中,怕是不太好惹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淡淡的点了点头,回道:“以前有林秋雅在,大家是朋友,所以并不想与林家为敌,现在秋雅已经走了,如果林家还敢对萧家不规矩,我就不会客气了,要让他们知道割肉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田芙却是很高兴,儿子回来了,家里又有了主心骨,不像这个没有用的老头子,什么事也做不了,只是每天在担心,担心又解决不了问题,只是徒增烦恼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还是儿子有本事,在他手里一切都没有问题,小风,不用客气,这些人真是欠教训,需要给些厉害他们看看了,不管做什么,妈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儿子,田芙从以前的腻爱,到现在都已经变得有些祟拜起来,只要他做的,她都认为是对的,无条件的支持,甚至连那凤兮也是,她心里都已经暗暗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只要是儿子的女人,她都会满心欢喜的接受,还得悄悄的瞒着柳嫣月,为了儿子,她只能这样自私一回了。

    距离又拉近了,同志们,奋斗,再奋斗吧!